Google.Translate

2016年12月14日 星期三

宋林案牽巨貪 選舉又失利 中聯辦要解畫



【評論文章 漢江泄】
自梁振英自行了斷「連任特首」之路後,全城振奮,高呼香港有希望。隨後,中聯辦主任張曉明接連缺席兩項公開活動,港人熱切關注,但不是記掛他,而是希望他從此消失,因此乃另一喜訊,意味中央核心整頓中聯辦的烏煙瘴氣作風,決心改變香港混沌的政局。據講,有人曾見張曉明北京遊,觀看如常升起的太陽,但心情或不一樣。已被檢察機關起訴的前華潤(集團)有限公司總經理宋林案件牽更複雜的巨貪,而中聯辦運作也掀起不少疑團;加上「小明」任內,建制在四個選舉都失利,內地不同部門也需要進一步查問。
梁振英於上周五(9日)宣布不角逐連任後,其密友張曉明繼上周六(10日)臨時缺席工展會。

缺席大屠殺死難者公祭日
昨天上午,特區政府在海防博物館舉行「南京大屠殺死難者國家公祭日」紀念儀式,梁振英率官員出席,全國政協副主席董建華、解放軍駐香港部隊參謀長何啟茂、外交部駐港公署副特派員胡建中亦有到場,但張曉明竟然缺席,由殷曉靜代為出席。
「小明」去哪兒呢?這是香港網絡的熱門話題,政圈中人也奔走查問:是雙規?是開會?是旅遊?網民更妙話連篇,說他轉行去寫書法,因可賣得逾千萬元;有說他去了「曬太陽」;有說中紀委約他飲咖啡;也有網民說要問問《成報》漢江泄。筆者先旨聲明,小明不是本人密友,也非同道,不知他近況,但據探子回報,曾在北京見過小明的蹤影,而內地有關部門對中聯辦運作也感興趣,或者會約訪,有不少事情要向他請教。
其中,前華潤高層宋林案,更與張曉明有關聯。檢察機關早前的公訴(即香港的「落案起訴」意思),指控宋林利用擔任華潤(集團)有限公司總經理、董事長等職務上的便利,為他人牟取利益,索取、非法收受他人巨額財物;利用擔任華潤創業有限公司總經理、華潤(集團)有限公司董事長等職務上的便利,非法佔有巨額公共財物,依法應當以受賄罪、貪污罪追究其刑事責任。
起訴內容所述的「他人」是誰呢?宋林為哪人牟利益呢?收受誰的巨額財物呢?雖然未有提及,但肯定當局已掌握證據。這些「他人」的身份,待宋林被庭審時,就會揭盅。

挾查宋林影響梁特管治威信
據了解,在中央層面,有「大老虎」阻止調查這宗案件,在香港,張曉明及前港澳辦主任廖暉也涉嫌向宋林提供「保護傘」,有人以中聯辦名義向特首梁振英推薦出任特區政府多項公職,包括廉署道德發展諮詢委員會主席、特區政府經濟發展委員會委員及香港太平紳士;期間,有人向中央核心施壓,揚言調查宋林會影響梁振英管治威信,影響「一國兩制」和香港的繁榮穩定,影響特區政府的公信力,結果令到宋林案拖延逾年。
張曉明與宋林關係深厚,80年代已認識,有說宋林被揭以他為首的華潤高層,一餐飯豪食逾百萬元、出差是坐包機等,揮霍無度。在宋林案件,張曉明的角色為何,尚待了解。然而,從黨治來說,張曉明作為高級幹部,必須忠於職守、敢於擔當、積極作為;監督就在眼前,自重、自省、自警、自律意識明顯增強,然而單看擺在眼前的材料,似乎值得商榷。
除了生活作風及政治紀律外,工作表現也是重要檢討項目。張曉明本身長期從事港澳問題研究,本是合適人選派駐香港後,結合親身感受,以及與香港社會各界溝通後,向中央作出更精準而符合國情港情的意見,惟事與願違。

虛報選舉成果 未有敢於擔當
張曉明於2012年履新後,歷經四次重大選,包括去年年底的區議會選舉、今年1月立法會新東補選、今年9月立法會選舉,以及前日(11日)的特首選委選舉。不過,每次選舉均見中聯辦「協調」建制失敗、製造建制陣營之間矛盾、泛民成功搶灘,奪得議席數目增加,甚至「播獨」,把「偽港獨派」送進議會。
張曉明作為中聯辦主任,雖非要負上全部責任,但最肯定的一環,是長期駐港都未能準確分析形勢,提供詳盡及公正的資料予中央核心作研判,只顧虛報選舉成果,指示「西環喉舌」《文匯》及《大公》製造有利輿論,自命「大獲全勝」。故此,張曉明必須問責。
「小明」何時回來?再露面是否等於沒事?這些訊號僅能參考,因今時今日內地抓問題官員是快狠準,例如「上午亮相,下午被捕」的情況比比皆是。

來源轉自:
【2016年12月14日訊】
(注意:帖內文或圖片中可能含有厭惡性簡體字;本站維護中華文化,堅決行使正體字。版權歸著者所有。所有評論非本站立場,有疑似影射幸勿對號入座。)
【其他.相關】: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