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Translate

2016年12月28日 星期三

像美國「大選」,中國誰有資格競選?

近段時間,美國大選波瀾不斷,雖然對美國人民生活並無什麼影響,可對無數域外「觀眾」,卻像是「看大戲」一般,一波三折,峰迴路轉高潮迭起。感覺美國大選,越到最後越是熱鬧,這就是美國大選:好看。
瘸子裡面挑將軍
將來有一天,天可憐見,或乾脆就是上帝旨意,讓中國大陸真的實行民主,如果像美國這樣「大選」,可以深挖競選者「醜聞」,想必沒有一個人能走到最後。那麼,你說怎麼辦?就不實行民主了嗎?就不競選了嗎?就不要總統了嗎?也不。活人不會讓尿憋死,這個所謂「文明古國」早就有句妥協中庸的話在那等著,即瘸子裡面挑將軍:在所謂「有資格」競選者中找一個爛得少點的人就是了。
為何會有此一說,就因為當一個社會在爛污泥中浸泡了幾千幾百載,而且越到後來,污泥越污,社會越糟,這個時候你很難還能找到一個「潔身自好」而又有資格擔當管理一國之人物來競選總統──可能嗎?北宋周敦頤《愛蓮說》中的「出淤泥而不染」,只不過是他的理想罷了。
很多人都知道,隸屬大陸南陽地區有個內鄉小縣,至今仍較好地保留著清朝縣衙舊址,近二十年前本人曾參觀過。現在你跑去看看,讀一讀那門柱上樸實無華的楹聯,再對比一下當今所謂「縣人民政府」,就一定不難明白民眾到底願意生活在哪個朝代,願意在哪種官員的統治下討生活。且看那楹聯所書:「欺人如欺天毋自欺也,負民即負國何忍負之。」「得一官不榮,失一官不辱,勿道一官無用,地方全靠一官;吃百姓之飯,穿百姓之衣,莫以百姓可欺,自己也是百姓。」今天的官員,即使作秀,也說不出這種話來,因為有幾個官員坐上官位之後還會想到「自己也是百姓」呢?

說的是人情道德
一九四九年前,單是打秦嬴政算起,這個國家也已經專制了兩千餘年,一個又一個朝廷,一個又一個皇上,從沒聽說過什麼叫競選。那時候管理國家,除了暴政,就是靠「自律」。幾千年來,民有民的自律,官有官的自律,就連皇帝,大部分多少也還是有點自律,否則,漢武帝也不會下「罪己詔」,而且中國歷史上下罪己詔的皇帝也有好幾個。
可一九四九年後的皇上,雖比先前那些皇帝更懂得「如何做皇帝」的道理,可懂得歸懂得,懂得未必會照著去做。否則,這個國家在這幾十年裡也就不會流傳一句「說的是人情道德,做的是男盜女娼」。至於「自律」嘛,那位毛皇帝的辭典中根本就沒有這詞條。
於是,在紅旗下,經過打右派、浮誇風、餓死人、年年月月天天講階級鬥爭,再到文革──特別是文革十年之後,這個國家殘留下來的道德也就所剩無幾了。這時,偏偏又緊跟著一個雖然讓人能吃飽肚子卻不講民主法治的所謂改革開放,於是由文革一脈相承下來,官風民風,像是洪水猛獸,就再也管不住收不住嘍,如此這般,一個被稱作「文明古國」的中華民族,一舉成為這個世界上最大的腐敗國家,導致整個社會潰敗到無可救藥。諸位看官,有誰有勇氣站出來告訴我,這個社會還有哪行哪業沒腐敗嗎?最不能腐敗的教育、司法、醫院,也早已是中國百姓口誅筆伐的對象了。

官員無羞恥之心
所以說,本人很想改一改那句話,即一個士兵,如果就只是為了想當將軍而表現如何如何,此人真的未必稱得上「好士兵」。就像一個僅僅是有著公務員身份的人,如果他的表現進步就是為了當官,這絕不是真的要進步,而且很危險。特別是對我們這種似乎就是為了製造腐敗官員的制度而言,凡進步就是為了加入中共,而加入中共正是為了好做官,這個人將來就一定是腐敗分子,說得再嚴重一點,就是個魚肉百姓的東西。
尤其是積大半生所見所聞,在這樣一種制度下,又是這麼一個民族,凡所謂積極投靠「組織」,想混個一官半職者,沒幾個是好東西;而如果某人在官場又如魚得水,那此人一定是個十足的痞子。這當然不能全怪個人。在中國官場,如果不是痞子,那官也一定做不下去。
中國官員的臉皮都早已練出來了,足夠厚。這麼多腐敗官員所謂「畏罪自殺」者大概不足萬分之一。試想,如果是在羞恥之心奇重的日本,反腐敗以來成千上萬大小腐敗官員,估計至少要有一半自殺。他們為什麼要自殺,就因為怕醜,無臉見人。
可中國官員不怕。你看前中共政治局常委、政法委書記周永康,在法庭上看到他,最多也不過是成了「白頭翁」,說認罪悔罪,臉上毫無羞愧之色。最近看中共自己弄的反腐視頻,一個個坐牢官員面對記者採訪,面對鏡頭,談起來都坦然得很,臉上無一絲愧意。要知道一個個都是廳局級,坐牢前人五人六,呼風喚雨,按他們在任上對下級要求,特別是對照這些人在台上講話做報告時說的那些話,早應該羞死了!為什麼沒有羞死,就因為他們臉皮太厚,早已失去孟子所說的「羞醜之心」。

還怎麼紀念孫中山
今年是孫中山先生誕辰一百五十周年,其實上面這些意思,在當年中山先生講話中就包含有。在孫中山看來,雖然共和國的「皇帝」也是國民,可被壓迫了幾千年的奴隸,一旦站立起來,讓他們像皇帝一樣「當家作主」,也是做不好的。中國封建專制幾千年,國民一下子要站立起來做主人,能行嗎?而執政者,一下子就能自覺自願的做國民的行政代表嗎?所以,民國沒有別的辦法,只好靠督導的手段,去督促國民來學會做好主人,同時,也是教育培養那些國民的代表,自覺自願的接受國民的監督,這就是孫中山當年為什麼要強調「訓政期」。
孫中山的意思,不論做官做民,都需要學習:官員要學習如何做僕人,受民眾監督,而民眾要學習如何做主人,做一個合格的公民──大家都要學習如何習慣民主生活。然而從中山講這些話算起,轉眼又是一百年過去,中國還是站在民主世界大門之外:民眾習慣奴役,官員害怕民主。所謂共和國,其統治方式統治手段與封建時代不說毫無二致,也沒太大區別。這一點,在這次宣佈國家領導人為「核心」這件事上,可再次得到印證。正如不久前有人採訪中國獨立作家江棋生時他所說的那樣:中國開會不是討論事情,而是在開會前都「討論」定好了的,開會就是過過場,「無非是,利用這個會議公佈而已。會議本身,不可能再有嚴肅的討論、再有認真的交鋒,這是他們的慣例嘛。要有什麼事兒,都基本上解決完了,再開這個會」。如此這般,中共,你還紀念個什麼孫中山!

來源轉自:
【2016年11月號 動向 總375期(大陸)閔良臣】
(注意:帖內文或圖片中可能含有厭惡性簡體字;本站維護中華文化,堅決行使正體字。版權歸著者所有。所有評論非本站立場,有疑似影射幸勿對號入座。)
【其他.相關】: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