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Translate

2016年12月26日 星期一

魔共不除 冤案難止

愛玩遊戲的人,都熱中斬妖除魔,匡扶正義。然而,當魔鬼就在身邊卻不自覺。中華大地上,遊蕩著演技最「高超」的魔鬼,它觀之無形,聚之成精,無聲無息緊附在中國人從生到死的路上。它,就是撒旦的最後一個人間代理——中國共產黨。
文/九天劍
聶樹斌案21年昭雪
聶樹斌生前雞都不敢殺,反被共匪頭目張越、許永躍,中共河北公檢法,一眾體制馬仔扣上「強姦殺人」罪名,活生生殺了,不僅殺了,黨喉央視、無良「叫獸」洪(不)道德,還掩蓋官員罪責,繼續侮辱聶和其家族,不僅侮辱,某些拍馬屁的掮客醫官還將他開膛破肚,挖走器官,安入某高官腔子裡延命。
這種駭人聽聞,令全人類難以置信的群體罪惡,竟能延續21年,逍遙於共黨自定法律之外。若不是被害人父母、正義律師、敢言記者、良知網友,乃至真凶王書金堅持、數千日的抗爭堅持,聶案或將沉冤千古。
怎麼看,那夥賊黨匪寇都不是人類——完全失去了人的屬性和做人的資格。連人中的強姦殺人犯王書金都不如,狗心狼肺都沒有,怎麼至今還能堂而皇之的活著,遊走人間!
聶案昭雪了,無人喝彩。受夠了魔共煎熬的國人,淒苦的心已經無法轉而歡笑。

12月3日,聶樹斌母親張煥枝(前排右一立者)、聶父聶學生(拄枴杖者)、姐姐聶樹惠(左二蹲者)以及鄉鄰等,前往聶樹斌墳頭給他上墳。(大紀元資料室)
重新掩埋了聶樹斌的幽魂,國人忽然想起李樹斌、張樹彬、劉樹彬……於是,憤怒的潮水暴漲……
中共治下冤案叢生
網友「拖拉機司機」撰文〈世界之最之中共冤案〉,一鍋起底了49宗「樹斌」案。他說,在共產黨的「英明」領導下,中國取得了空前的偉大成就,屢獲「世界之最」殊榮,單單是冤案冤獄數量便是世界第一:

有大陸網友起底了49宗「樹斌」案,稱在共產黨治下,單單是冤案冤獄數量便是世界第一。(AFP)
【冤001】內蒙古呼格吉勒圖(「強姦殺人」,被槍決,9年後真凶現身)
【冤002】河北聶樹斌(「故意殺人」,被槍決,10年後真凶現身)
【冤003】河南魏清安(因「強姦」於1984年被槍決,一個月後真凶落網)
【冤004】湖南滕興善(「殺人碎屍」,被槍決,16年後死者「復活」)
【冤005】湖南楊明銀(「殺人」,入獄10年後,因另有真凶被宣判無罪)
【冤006】湖南姜自然(「故意殺人」,被關押6年後,被宣告無罪)
【冤007】湖北佘祥林(「殺妻」,服刑11年後,妻子現身,無罪釋放)
【冤008】湖北黃愛斌(「故意殺人」,被判處死刑,羈押4年後獲釋)
【冤009】湖北吳鶴聲(「故意殺人」,被判無期,4年後真凶落網)
【冤010】江西塗景新(「貪污」,被判死緩,蒙冤7年被宣告無罪)
【冤011】江西葉烈炎(因「爆炸罪」2002年被羈押941天後,無罪釋放)
【冤012】江西費志標、費琴(「兄妹殺人案」,被判無期,2年後被宣判無罪)
【冤013】河北徐計彬(「強姦」判刑8年,15年後發現血型相悖被宣判無罪)
【冤014】河北宋保民(「強姦女青年」,冤死獄中,7年後被宣判無罪)
【冤015】河北徐東辰(「姦殺少婦」,4次被判死刑,羈押8年後被宣判無罪)
【冤016】河北劉前(「強姦未遂」,含冤9年後,被宣告無罪)
【冤017】河北李志平(「故意殺人」,兩次被判死刑,蒙冤23年)
【冤018】河北陳國清等4人(「搶劫殺人」,5次被判死刑,3人死緩、一人無期)
【冤019】河北李久明(「故意殺人」,被判死緩2年後,因真凶到案被無罪釋放)
【冤020】河北孟存明(「強姦女老師」,蒙冤10年刑滿釋放後被宣判無罪)
【冤021】河北王思堂(「涉嫌殺人」,判刑20年,出獄後上訪20年獲無罪判決)
【冤022】河北王蘭歧、王蘭軍(「特大殺人案」,蒙冤3年,母親氣絕身亡、父親精神失常後,被無罪釋放)
【冤023】河北劉俊海、劉印堂(「故意殺人」,關押15年後無罪釋放)
【冤024】河南張振風(「搶劫、強姦」,判處死緩,三年後因真凶被擒而獲釋)
【冤025】河南黃新(「故意殺人」,四年煉獄後被宣告無罪,真凶10年後浮出水面)
【冤026】河南秦艷紅(「姦殺少婦」,判死刑,羈押4年後因另有真凶後被無罪釋放)
【冤027】河南張紹友(「強姦殺人」,被判死刑,8年後因真凶出現宣告無罪)
【冤028】河南胥敬祥(「搶劫、盜竊」,蒙冤13年後被宣判無罪)
【冤029】河南趙作海(「故意殺人」,判死緩11年後「死者」現身,被宣告無罪)
【冤030】河南張從明(「搶劫殺人」,入獄近6年後被宣判無罪)
【冤031】河南王俊超(「姦淫幼女」,入獄6年後被宣判無罪)
【冤032】安徽四少年(「故意傷害致人死亡」,逼供認罪關押百餘天後,真凶歸案)
【冤033】安徽劉志(「殺人、強姦、搶劫」判13年,入獄6年真凶主動供罪)
【冤034】安徽趙新建(「故意殺人」,兩判死刑、改判死緩8年後真凶落網)
【冤035】雲南陳金昌(「搶劫殺人」,被判死緩2年後因真凶落網而獲釋)
【冤036】雲南杜培武(「故意殺人」,含冤2年,真凶落網後被無罪釋放)
【冤037】雲南孫萬剛(「姦殺分屍」,被判死緩8年後獲判無罪)
【冤038】雲南王樹紅(「姦殺賣淫女」,被打殘蒙冤299天,後因另有真凶而無罪釋放)
【冤039】雲南尹用國(「故意殺人」,兩次被判死刑,關押555天後宣告無罪)
【冤040】吉林孫邵華(「殺死3人後點火焚屍」,被判死刑,服刑11年後無罪釋放)
【冤041】吉林王海軍(「殺妻」,蒙冤19年後因真凶落網被宣判無罪)
【冤042】吉林於奎亮(被「推理」成殺人犯,3次判死,押7年後釋放)
【冤043】遼寧李化偉(「殺妻」,被判死緩,羈押14年後真凶落網)
【冤044】遼寧李德田(「傷害罪」,被判12年,因獄中巧遇真凶而被宣告無罪)
【冤045】遼寧孫學雙(「故意殺人、強姦未遂」,判處死刑、無期徒刑,關押1589天後無罪釋放)
【冤046】陝西嶽兔元(「故意殺人」入獄,「死者」在下葬一年後突然生還)
【冤047】陝西高進發(「姦殺幼女」,兩次被判死緩,3年後被無罪釋放)
【冤048】陝西吳志峰(「殺人」,被羈押472天後證據不足釋放,要求賠償遭拒)
【冤049】廣西王子發(「搶劫殺人」,死刑、死緩,6年後真凶自首,今仍坐牢)
這麼冗長的清單,都是由奪命、牢獄、酷刑、血淚所書寫。
看過聶案相關報導後,面對森冷的嗜血殭屍,我實在沒有底氣展開這清單裡的任何一宗。哪位欲探究竟,敲入關鍵字時務請慎入。這也是我萬分欽佩馬雲龍、鄭成月、李樹亭等鍥而不捨地昭雪聶案的諸位豪傑的緣由。
以上49宗奇葩案件裡的「罪犯」,許多聽來耳熟,原來他們曾在中共司法幫凶央視審判中露面。然而,真相證明他們都像聶樹斌一樣,是當代竇娥、楊乃武一樣的含冤飲恨者。
事外人看了聶樹斌案,出於人性天然,會不勝唏噓;但,非當事者很難感悟親人惡死,以淚洗面,冤怨塞胸,生不如死的地獄心境。看了上述幾十案,我們方才知道,聶案不過是冰山一角!
這一切罪行的源頭,毫無偏差地指向那個撒旦代言人。中國人說:冤有頭債有主,作惡者必遭天報。我想提醒大家一個不可忽視的年代:以上惡案,除個別更久遠者外,幾乎都在江蛤蟆及其幫凶執政期發生——那個淫蕩貪官鵲起,維穩殺人隨意的中共最爛「特色」期!

網民整理出的49件中共冤案,除個別更久遠者外,幾乎都在江蛤蟆及其幫凶執政期發生。(大紀元合成圖)
魏清安冤案源頭
河南小夥兒魏清安被槍決時年僅23歲。刑場上魏清安悲憤大喊:「這個案子天長地久,總有一天會弄清楚的……」聽到喊冤,現場負責人下令暫停執行,緊急請示河南省高院分管領導……
你猜那個共匪領導怎麼說——從被害人(劉某)陰道內提取的分泌物,經化驗與魏清安血型(O型)一致,說明判決不可能錯誤。結果,小魏被槍決。連血型和DNA都分不清,還號稱高院領導,就敢下令殺人,誰給他的膽兒啊!(後來查證真凶血型也是O型!)
我就想,這個狗屁領導如果湊巧也是O型,現在就該拉出去斃了,以命還命!
魏清安在什麼情況下承認強姦、搶劫的,至今仍不為人知。唯一的線索是,魏清安被處決後,家人從看守所取回他蓋的被子,拆洗時,發現被子裡面縫了一個小魏手寫的紙條:「爸、媽,我對不起你們,我沒有作案,他們非讓我交代,打得受不了,我只好按照他們的要求說。」
看了這個縫在被子裡的絕筆,我們聯想到聶樹斌極為相似的解密供詞。中共警察為了破案率和自己的飯碗、升遷、獎金,外帶掩蓋自己的無能、瀆職,不惜把好人酷刑成罪犯,造下無數莫須有的罪案。他們無節制作惡時,所倚仗的只有一條:黨給我的權力!因此他們隨便威脅記者、律師、家屬、正義公眾,明明錯了卻百般抵賴、掩蓋、造假、避重就輕、推卸責任且毫無顧忌……惡魔共產黨把他們變成一個個小鬼。

聶樹斌案不過是在江澤民主政時期眾多冤案中的冰山一角!(Fotolia)
小魏臨刑前的預言很快變成了現實——隔月,洛陽市公安局抓獲了嫌犯田玉修。被判死刑的田,就要拉去刑場時,良心發現,向洛陽市公安局主動供述了他強姦、搶劫劉某的犯罪事實。再審程序一拖將近三年。最終,中共最高檢、最高法聯合發文稱:「魏清安實屬冤殺,應予平反,並做好善後工作。」賠償了3.3萬元。有關部門給魏清安的妻子、女兒以及他的一個弟弟共3人解決了農轉非戶口……這就是一條人命的代價!濫殺無辜的警察、法官、檢察官和那位狗屁領導呢,報導沒提。就像我說的,他們可能至今還沒事人似的吃喝拉撒掙錢泡妞繼續作惡呢!
報導很長,我強忍著激憤和悶淚看完。
如果不怕受刺激,各位看官可以點擊這個鏈接
http://baike.baidu.com/view/3986513.htm。我相信,看了大陸《法治周末》記者郭國松對魏清安因「強姦」而被處決冤死的詳盡報導,只要你是個人,胸中還有人心,體內還淌著人血,感官中還有一絲人情,你一定像我一樣乾嘔不止:「我呸!這真讓人噁心!」
1989年「六四」時,我的一個轉業兵同事,漲紅著臉淌著淚從天安門回來,咬著牙根說出一句話:老子要現在還有衝鋒槍,一定和他們拚了!
閱歷多了,我們越來越體會到中共這個超級惡魔為什麼不肯放下槍走向共和,為什麼不肯解散真理部,拿開捂在大眾嘴上的髒手。他們欠命太多,「輸」不起!
因此,我們不想像聶樹斌、魏清安一樣地含冤消失,只剩一途——退出中共黨、團、隊組織,讓這個魔共消失!

來源轉自:
【第511期2016/12/22】
(注意:帖內文或圖片中可能含有厭惡性簡體字;本站維護中華文化,堅決行使正體字。版權歸著者所有。所有評論非本站立場,有疑似影射幸勿對號入座。)
【其他.相關】: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