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Translate

2016年12月22日 星期四

從竊國到分贓

G20杭州會議的一個成果是:習近平的「中國夢」已經膨脹為他的「世界夢」,「三個自信」再添「文化自信」,儼然已升級為「四個自信」了,即便到了把「通商寬農」念成了「通商寬衣」讓天下恥笑,他還是絲毫不改「誰弄醒我,我就弄死誰」的習性。
北京媒體人陳無知寫的堀田江理《日本大敗局》的書評,「偷襲珍珠港:一群明白人為何集體發瘋」,近期在網上熱傳,因為大家都感到:當年令一群明白人集體發瘋的機制,已然在天朝盛世急速發酵。
無獨有偶,本期特刊報道了在紐約舉行的「中國政治變局與民主前景」國際會議,加上王丹關於藍普頓《從鄧小平到習近平》的書評,程映虹推薦的英文新書《中國從傳統共產主義體制的轉型─新的視角》,雖然談不上「所見略同」,但對習近平當政的中國瘋狂任性、瀕臨變局,都是感同身受,非常強烈。
無論是國際上中國研究界、海外民主運動對中國轉型問題的討論,還是國內知識精英的口炮黨與改良派論戰,其實是多元社會自然現象,即在追求文明進步的大目標時的「技術分歧」,各種意見的交流辯論,非常有助於拓展整個社會的視野光譜,增強對引發災難的「集體發瘋」的免疫力。

來源轉自:
【2016年10月號 動向 總374期】
(注意:帖內文或圖片中可能含有厭惡性簡體字;本站維護中華文化,堅決行使正體字。版權歸著者所有。所有評論非本站立場,有疑似影射幸勿對號入座。)
【其他.相關】: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