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Translate

2016年12月15日 星期四

中國反腐者何以安生?

中國反腐到今天固然有腐敗者何以自保的問題,但也有反腐者何以安生的問題。從某種意義而言,後者可能更突顯嚴峻。因為腐敗者充其量就是終生入獄(十八大以來反腐雖轟轟烈烈,但沒有一人因腐敗而被正法的),而反腐者一旦被反撲,那就不僅自身面臨人頭落地、難求善終,通常親人同類也斷難保全,且反腐也必無疾而終,這在古今中外歷史上有纍纍鐵證。所以,今天中國反腐者何以安生,是個事關反腐者個體與民族前途命運的大問題。
反腐歧義弔詭與反腐共識嚴峻
人類對腐敗情感上的痛恨、道德上的唾棄、法理上的禁防由來已久,可見防腐反腐是人類的底線共識。然而,中國社會當下卻對反腐產生了諸多歧義,流傳開形同冰炭的一些觀點:一則是民眾的歡呼雀躍,大快人心,從反腐抓貪中尋得一絲多年受壓迫欺凌的透氣舒心感;一則是反腐權鬥說、反腐集權說、反腐文革說、反腐崇毛說等等的抽離反腐正義根基的觀點泛濫。這種弔詭的現象,背後潛藏著社會階層撕裂、利益各方敵對,底線共識無存的實質,預示了中國社會矛盾激化、巨變將臨。
當然,在對反腐水火不容的觀點對峙中,卻有著各方無可否認的事實:一、十八大以來被調查、拘押及審判的「老虎」級別的貪官,沒有一個是冤枉的,都是罪有應得的,沒有人懷疑他們貪腐的嚴重程度,縱使其同黨與親屬也不敢出來坦然面對天下鳴冤,說「某某是個清官,是被抓錯了」,相反社會普遍認為官方公佈的貪腐罪證應該比事實輕得多;二、還有大量的貪官仍逍遙法外,還沒有被抓,反腐的高度、深度、廣度與速度仍遠遠不夠,甚至根本追不上腐敗的泛濫,也就是說,對十八大以來的反腐,只能說許多該抓的還沒有抓。

反腐現實的艱困
這個對反腐無論持何觀點者都無法否認的現實,標示出中國腐敗的嚴重性、普遍性與徹底性。由此可見腐敗勢力的強大,反腐面臨隨時被顛覆的嚴峻局勢。
反腐共識所昭示的嚴峻時局,在現實中有著真切反應。
中共官僚集團隨著對一九八九年春夏那場反腐愛國民主運動的鎮壓而瘋狂投入權貴瓜分國財民脂的盛筵,在制度性腐敗與腐敗性制度的相互助推下,在人性的罪惡與惟GDP政績的嫁接下,官僚腐化墮落如江河日下一瀉千里。民間早就流傳:將官員排隊逐一槍斃,可能有冤枉的;但隔一個槍斃一個,肯定有漏網的。可見,中共官僚集團的整體性腐敗到何等嚴重程度。
針對如此中國官僚腐敗現實而掀起的反腐,首先在力量上肯定遠遠不如腐敗勢力強。而之所以在力量懸殊情況下仍能掀起反腐狂潮,這與歷史的偶然將兩個理想主義者習近平、王岐山聚到了一起而同時推上了高位緊密相關。同時,反腐所佔據的道義高點與法理正統優勢,使習王可以冒險背水一戰。因為腐敗勢力不能公然將抗拒反腐擺於台面,只能尋求其他藉口來抵制乃至顛覆反腐。如此一來,反腐在現實力量上雖不如腐敗勢力,但在道義、法理上勝過腐敗,兩相比較,就使反腐與腐敗雙方長久處於勢均力敵的相持階段,「膠著狀態」與努力形成「壓倒性勝利」的中途。如在二○一五年元月中共第十八屆紀檢第五次全會上習近平說「反腐敗鬥爭尚未有壓倒性勝利」,一年後的元月十二日,在六次紀檢全會上習又說「反腐鬥爭壓倒性態勢正在形成」。這就意味著反腐仍然還沒有取得壓倒性勝利,只是「正在形成」中,究竟何時能達成決定性的勝利,顯然仍是未知,局勢艱難。

艱困中的反腐走向
面對這種艱難時勢,中國反腐未來走勢將出現如下三種選項:
一、反腐就此偃旗息鼓,轉向口頭高調,實際停滯。此必得到官僚集團由衷歡呼,官僚群體別說是給習擁戴加冕核心,就是三呼萬歲而加封聖帝,都會爭先恐後表忠輸誠。如此一來,結果是腐敗可能短期外表略顯收斂,但不久必會捲土重來,甚至變本加厲。同時,一批深受前段時期反腐懲治震懾的官僚及其同盟必會伺機反撲,以反對反腐之外的任何名義來報復反腐勢力,或者等待這任反腐主導者到期,換上新當權者再行反攻倒算,因為他們有雄厚的資源,可以掌控左右政局,以期延續他們謳歌已久的中國模式的權貴老路。
二、反腐延續過往路徑,嚴格圈定於體制內反腐,拒斥引入外力。十八大以來,中國反腐就是體制內權力自救運動,對腐敗分子保持高壓,分批抓捕,但不啟動政治改革,不引入以民間反腐為代表的外來力量。如此反腐,中國政局必長久停留於治標階段而無法轉入治本新途。這樣,中國的腐敗勢必前赴後繼,處於「野火燒不盡,春風吹又生」的狀態,腐敗與反腐成持久拉鋸戰。由於在現體制下,反腐的出現屬於歷史性偶然,具有個體性、偶然性與短期性特點,而腐敗則是有人性之惡與制度之罪的支撐,具有整體性、必然性與長期性特點,兩相比較,反腐必後繼乏力,最後定然以反腐失敗而被反攻倒算告終。
三、反腐速戰速決,達成壓倒性勝利,開啟治本航程。中國腐敗根基在極權制度,腐敗宗主在「老老虎」,即虎王,最集中而龐大的腐敗勢力是依附於「虎王」門第下的徒子徒孫。反腐面對這種態勢,逐一依法抓捕,顯然時間拖延太久,期間變數太大,甚至難免出現顛覆。為求根本性從制度上消除腐敗繁衍,需採取霹靂手段,擒賊擒王,一舉捉下虎王,擊潰腐敗集團,形成壓倒性勝利,清除開啟體制性治本之途的路障。縱觀中國歷史,要想真正實現由極權政體向現代民主法治文明的和平轉型,就必須走幾步:先反腐,一抓薄,二抓周,三抓江,以清路障;再清帳,掀起平反冤假錯案大潮,以伸民冤,紓民怨,聚民心、凝民力;後政改,開啟旨在保護公民權利限制公共權力的民主法治憲政改革之路,從根本上消除腐敗產生、存續、反撲之土壤。

反腐安生之所
由中國反腐未來三大選項可見,能夠真正維持反腐動力與保全反腐成果的是現代民主法治憲政的文明制度。傳統專制時期反腐者保全自身依託於宗法血緣統治傳承,而中國今日顯然無法恢復這種血緣傳承了,即不能再將權力傳於自己的直系血親,雖然紅幾代仍然帶有血緣傳承色彩,但相對於宗法家族在利益一致而患難與共性上相去甚遠。這就決定了本屆反腐者在現體制下無法找到最能延續與保全自己反腐動力與成果者,要解決這種後顧之憂,只能指望於制度,而不能指望於人。
一個能滋生出如此普遍嚴重腐敗的組織,說明其基因上就有著無法克服的病症。自然該組織無法成為反腐事業延續的信託,反腐者也就無法在組織的名義下求得安生。
既然人與組織都指望不上,反腐者要想求得安生惟有仰仗現代民主法治制度,這就是歷史不以任何人的主觀意志而轉移的必然性。如此,中國不久應進入反腐第三步,隨之掀起全國性平反冤假錯案運動,預計到二○一九年左右開啟政治體制改革。倘不如此,則中國將會有大的來自體制自身的顛覆性動盪,並隨之可能帶來中國全局性內亂達二三十年之久。因此,中國反腐者安生與否事實上關乎民族未來禍福危安,值得各界慎思謹行。

來源轉自:
【2016年10月號 動向 總374期 黎 明】
(注意:帖內文或圖片中可能含有厭惡性簡體字;本站維護中華文化,堅決行使正體字。版權歸著者所有。所有評論非本站立場,有疑似影射幸勿對號入座。)
【其他.相關】: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