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Translate

2016年12月11日 星期日

絕密:習近平、王岐山都對中共絕望


《大紀元》獲悉,習近平、王岐山已看透中共,並徹底絕望。(新紀元合成圖)
《大紀元》獲悉,習近平、王岐山已看透中共,並徹底絕望。他們知道中共已無可救藥,無論做什麼,老百姓都不再相信。
文/李思緣
中共的腐敗在江澤民「貪腐治國」的政策下四處蔓延,雖然習近平掌權後實行「依法治國」,並大抓貪官,但是中共官場的各類表現顯示中共已經無可救藥。
王岐山「氣在心裡」 中共已沒治
早年大陸流行的一個政治段子說:「對於反腐,有人一臉悲觀:查再多也沒啥用,隱藏的貪官更多,查的完麼?更有人調侃:把領導幹部全抓起來肯定有冤枉的,排成隊隔一個抓一個絕對有漏網的。」
2015年7月,廣東省國資委前主任劉富才出國後長期不歸,面對省紀委下達的「最後通牒」,他卻說,「我當這麼大的官,你們要調查的那些事都不叫事,要查,每個人都有事,比我事大的也有,紀委該先查他們才是。」
2016年9月,港媒的報導稱,現在,中共紀檢人員違紀違規情況十分普遍且消極怠工,已經到了王岐山「看在眼裡,氣在心裡,落個沒治」的地步。有消息說:中共紀檢系統壓下的不回復舉報材料已超過500萬份,「一百年也處理不清」。
據悉,2015年下半年以來,中共黨政官員的變相公款吃喝呈復熾之勢,私人會所生意再度上升。不過,他們約定好只吃喝而不談官場見聞,在飯後可能的私人茶敘時才說一些,這個規則被稱為「放開味蕾管住嘴」。「放開味蕾管住嘴」還帶有幾分神祕,其如會所的菜名均用代號。根據江西省的通報:一位由縣委書記任上調升省紀委黨風政風監督室的官員,由於受邀請到私人會所吃「代號菜」而被終止副廳級試用期。

中共的貪腐已爛到根子
江澤民掌權時以「貪腐治國」,致使中共整個官場腐敗橫行,呈塌方式潰敗。目前,官員貪污金額超過億元的案件層出不窮,涉案數字越來越大。一般認為,中共高官的貪污所得往往都是天文數字,官方公開的數字都打了很大的折扣,實際情況遠比現實更令人震驚。

江澤民掌權時以「貪腐治國」,致使中共整個官場腐敗橫行,呈塌方式潰敗。(大紀元合成圖)
截至目前,據中共官方公布的內容看,至少已經有5名「老虎」受賄過億被判刑,他們分別是朱明國、金道銘、白恩培、萬慶良和周永康。
朱明國貪腐1.41億 老家如宮殿
2016年11月11日,廣東省政協前主席朱明國被以受賄罪判處死緩。
據悉,其受賄金額達1.41億餘元。
《法制晚報》此前曾報導,2014年11月底,就在朱明國被通報接受調查的第二天,目擊者阿炳看到幾十名警察出現在朱明國老家的別墅四周。「辦案人員在其家中搜出大量黃金、鈔票,用箱子分裝在一起,足足拉了十餘車。其中有部分鈔票都受潮發霉了。」阿炳透露。
另有陸媒透露,朱明國海南老家豪宅如宮殿,擺有一對石麒麟。

朱明國家中被搜出大量黃金、鈔票,用箱子分裝,裝滿十餘車。其中部分鈔票都受潮發黴了。(新紀元合成圖)
金道銘受賄1.23億 情婦捲上億首飾逃
前山西省人大常委會原副主任金道銘,2016年10月14日被指控受賄金額1.23億元,判處無期徒刑。
有海外媒體引述山西省紀委官員的消息披露,金道銘的情婦在獲知金被「雙規」前,就已攜帶金所送的價值逾億元人民幣的首飾及數千萬元現金潛逃。報導稱,中紀委和省紀委的官員趕至金道銘情婦的住所,屋中僅留下的瑞士名牌手錶盒子就有六十多個。

金道銘被「雙規」前,其情婦已攜帶金所送的價值逾億元人民幣的首飾及數千萬元現金潛逃。(新紀元合成圖)
白恩培貪腐2.47億 受賄物清點十天
2016年10月9日,中共全國人大環境與資源保護委員會前副主任委員白恩培因受賄、巨額財產來源不明案,被判處死緩,終身監禁,不得減刑、假釋。受賄金額近2.47億元。
專題片《永遠在路上》第一集中出現的一名姓周的涉案人員說道:「有一天(白恩培的妻子張慧清)就跟我講,我看中個手鐲,大概1000多萬,你去付一下。我說好,那就買,1500萬買了個手鐲。」
在辦案過程中,從白家查獲的藏品多得讓辦案人員震驚,中紀委紀檢監察室工作人員在接受採訪時這樣描述:「我們光清理這些東西,前前後後用了大概十幾天的時間。
像這種翡翠手鐲,都是用一個繩子一繫,繫起來有一串手鐲,就這種概念。」

從白恩培家查獲的受賄物品之多,辦案人員花了十幾天才清理完。(新紀元合成圖)
萬慶良受賄1.11億 頻出入高檔會所
2016年9月30日,萬慶良受賄1.11億元被處無期徒刑。陸媒報導稱,在中共黨內「嚴抓作風的高壓態勢下」,萬慶良仍然出入高檔消費場所達到70次左右。中紀委專題片《永遠在路上》中透露,就在他落馬前兩天,還到過廣州白雲山的一家高級餐廳「品雲座」。

2016年9月30日,萬慶良受賄1.11億元被處無期徒刑。落馬前仍然出入高檔消費場所達到70次左右。(新紀元合成圖)
官方自稱周永康涉案金額僅1.29億
2015年6月11日,前中共政法委書記周永康被判處無期徒刑,其中受賄罪涉案金額1.29億元。
6月16日,大陸社區博文〈周永康只貪了1.3億?這你也信?幼稚!〉質疑:中國大貪官的貪污金額,怎麼能以官方公布的數據為準呢?怎麼能對周永康只貪了1.3億信以為真呢?那都是擺在桌面上的數字,都是嚴重縮水的。周永康剛落馬不久,路透社就有消息曝出,當局已經沒收了周永康家族900億的財產。
有報導,周家貪腐超過1331億元。

周永康剛落馬不久,路透社就有消息曝出,當局已經沒收了周永康家族900億的財產。(大紀元合成圖)
「小官巨貪」透露貪腐嚴重程度
如果說這些「大老虎」利用職務之便可侵吞巨額賄賂,那些只能算作「蒼蠅」的「小官巨貪」更代表了當前中共官場貪腐的嚴重程度。
10月17日,中共國家能源局煤炭司前副司長魏鵬遠被指受賄超2億元判處死緩,不得減刑、假釋。魏是繼白恩培後,又一名被判「終身監禁」的中共官員。
魏鵬遠2014年5月被帶走調查後,當局從其家中發現2億元現金,重1.15噸,當時調去16台點鈔機清點,當場燒壞了4台。
據陸媒報導,多名接近魏的業內人士感到吃驚,因為魏平時衣著簡樸,為人非常「低調」。報導稱,魏鵬遠平常上下班騎著一輛有些破舊的自行車只是裝樣子,其實,魏是開豪車到單位附近的停車場,停好車後從汽車後備箱拿出自行車,然後騎行到單位,下班也是騎自行車到車庫然後開著豪車回家。
在中央巡視組公布的問題清單中,河北省是「小官巨貪」問題嚴重的地區之一。河北省紀委書記陳超英表示:「我們開展這個專項行動一年了,立案的已經將近1萬件,其中9000多件,從現在看已經查處了6000多人,過100萬的190個,過1000萬的31個。這些人級別都很低,但是他們貪的數量都是很驚人。」
舉例說,河北秦皇島北戴河區供水總公司經理馬超群,被調查時家中搜出1.2億元現金、68套房產、37公斤黃金。這名副處級幹部,靠著手中的供水權,貪腐金額卻極為巨大。
此外,黑龍江龍煤礦業控股集團有限責任公司物資供應分公司前副總經理于鐵義受賄3億元……,這樣的案件在中國各地普遍存在,顯示中共地方政治生態已全面潰爛。

官員擁有的房產數量驚人
9月30日起,一則題為〈南昌高新區檢察院徐林保被曝有380多套房 身家數億〉的帖子在網上廣為流傳。10月25日,澎湃新聞記者從南昌市高新區檢察院了解到,徐林保並非該院職務犯罪科副科長,只是普通工勤人員。
據悉,南昌市檢察院已成立專門調查組進行調查。截至發稿,發現此人有149套房,總價1.1億元。
2014年陸媒爆出,浙江溫州村支書李某,在上海松江區擁有132套房;浙江寧波杭州灣公安局沈姓警察被曝光擁有69套房產。
2013年1月,擁有兩個身分證、192套房子的前廣東省陸豐市公安局黨委委員兼陸豐市碣石鎮黨委副書記趙海濱被查。
同時間,前陝西省神木縣農村商業銀行副行長龔愛愛被曝,擁有四個戶口,在北京購買41套房產。龔愛愛的同事、陝西省神木縣農商行副行長楊利平也被網民曝光,在北京三里屯SOHO擁有12套房產。

「小官巨貪」充斥,中共官場貪腐嚴重。前陝西省神木縣農商行副行長楊利平被網民曝光,在北京三里屯SOHO擁有12套房產。圖為北京三里屯SOHO。(Getty Images)
基層腐敗無法無天
大陸微信號「環球之音」10月14日發文列舉了中共貪腐出現的新特點、新花樣。
例如:圈子「腐法」。重要崗位,腐敗圈子人選腐敗人,形成腐敗全程鏈子……;暗度「陳倉」。公共資金項目「隱」性流血。如扶貧資金項目,移民項目等,往往扶貧(移民)項目資金往扶貧辦(移民局)主任(局長)家鄉投資,以所謂產業扶貧項目,與招商項目人或項目資金企業分紅、入股,有的將項目修建村級辦公樓,資金挪作他用,惠民百姓資金被盜用和佔用,從中吃回扣。
再如,「證據」失盜。某縣有一單位,為了消除帳目證據,前十多年玩起了「電腦」失盜,而當時未用電腦做帳,至今成為一大懸案。等等。
現在大陸基層權力腐敗之烈,這只是曝光了冰山一角。
前幾年黑龍江農墾系統官僚公然說:「我們只聽命於隋總統(隋鳳富時任農墾總局書記,已落馬),小濤(胡錦濤)與小寶(溫家寶)的話在這不管用。」政法系統官僚則公開叫囂:「我們就是法律,反對我們就是違法」。

官員造假明目張膽
除了腐敗之外,官員的造假行為也屢被報導。
作為國家直管的西安市長安區空氣監測站,不經允許任何人不得入內。然而,今年2月以來,西安市環保局長安分局主要官員偷配鑰匙並記住密碼,用棉紗堵塞採樣器,致使數據異常。事件曝光之後,多名官員被調查。
時事評論員石久天說,環保數據造假,造成的後果很嚴重。明明是重度陰霾天,造假之後孩子們繼續進行課外活動,這等於在摧殘下一代。

西安市環保數據造假,明明是重度陰霾天,造假之後孩子們繼續進行課外活動,這等於在摧殘下一代。(Getty Images)
9月15日,中紀委官網發消息,新疆自治區阿勒泰地委委員、市委書記王仕斌被立案審查。王仕斌今年6月落馬,官方稱他貪腐違紀「特別嚴重」。
2009年,新疆阿勒泰成為中國首個試水官員財產申報和公開的地方。第一個財產收入被全國人都知道的官員,正是王仕斌。王仕斌當時是阿勒泰市委書記,所以他的公開財產申報表最顯眼,被媒體廣泛報導,現在還能從網上搜到這個表格。
陸媒對此稱,如果沒有配套的倒查和追責機制,它(財產申報和公開)很可能成為官員表演清廉的合法手段,被貪官們利用。

中共官員胡作非為掀民憤
10月4日前後,網路曝光的一份文件顯示,退休的中共江派政治局委員、前北京市委書記劉淇攜妻子、子孫等全家共10人,於10月1日至6日到西藏「視察」,並曝光了行程表。6名隨行包括北京市委辦公廳副主任、中央警衛局處長、劉淇祕書、警衛、保健科醫生等。劉淇被批全家公款旅遊。
之後,網民依據名單搜索,發現與其妻汪聲娟同名的一女士持有北京百能電氣技術有限公司的股權達6,800萬元,與其孫子劉松萱同名的一兒童不到6歲,申請了專利。女婿周騁是北京愛普益生物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長、總經理。
港媒稱,消息曝光後僅5天,至10月9日晚,已有102萬7500人次點擊量,其中98.7%是劣評。中紀委在10月5日就收到社會各界的強烈反響和舉報信函、電話,至10月8日晚上10時,已有5277件。
網路評論稱,「共產黨高官是人民公僕還是終身貴族?」「請公布劉淇享受待遇的有關規章條例」,「中央大力扶貧減貧,劉淇卻在耗費民脂民膏,該當何罪?」
今年5月7日晚,北京居民雷洋被警方以「涉嫌嫖娼」為由控制,隨後死亡。雷洋離奇死亡事件在中國大陸受關注的程度前所未有。很多評論都指,由於警權失控,雷洋事件可能發生在任何中產階層的身上。

雖然習當局要求「依法治國」,但是從江掌權時期各系統的胡作非為延續到現在。由於警權失控,5月的雷洋事件可能發生在任何中產階層的身上。(資料圖片)
雷洋事件10天之後,即5月17日下午,蘭州市和平鎮民警粗暴執法,毆打大學生一事被網民曝光。「用警棍和耳光輪番伺候,而且不准叫出聲來,叫一聲加5棍,兩個人的屁股都開花了」。當事人吳義稱,他是蘭州財經大學學生,事發的前一天上午,他和夥伴在派出所被警員毆打兩次,逾一小時。
網路也曝光了吳義臀部出現淤青紅腫的照片。
還有一個駭人聽聞的事件發生在今年6月。
河南一貨車司機張戰國稱,2016年6月18日凌晨,他駕車行至河南省台前縣境內,突然車後方竄出一輛有交通執法標誌的小車,沒有示意他停車,直接超到前方想將他逼停。張戰國說,由於正在高速行駛,他要先減速緩行一段才能停車,這時車內人員突然舉起一支氣槍對他的車射擊,他嚇壞了,不敢停車,加速逃離。
貨車在行至一個叫武口村的地方時,又出現了一輛沒有執法標誌的轎車,車裡的人持彈弓、氣槍一路追著對他的車輛射擊,一直追到范縣界才停止。在整個過程中,張戰國的卡車前擋風玻璃20多處中彈,副駕駛玻璃整體損壞。由於擋風玻璃損壞,視線受到影響,導致次日貨車側翻,司機受傷。
港媒稱,今年8月份到京上訪人數突破日均2000,為近10年來所僅見,這在中共高層產生了巨大的震動。
雖然習當局要求「依法治國」,但是從江掌權時期各系統的胡作非為延續到現在,仍不斷發生。

兩大事件 大陸民眾對中共煩透
3月份在微信上發起的「手抄黨章一百天」活動,演變成荒誕鬧劇,在第84天後草草收場。
5月16日,江西南昌鐵路局李雲鵬夫婦選擇在新婚之夜,開卷伏案,抄寫黨章,聲稱要給新婚之夜「留下美好記憶」。照片被當地黨組織上網大力宣傳。
該組照片被曝光後,迅速被網民炮轟,被批假得不能再假,部分民眾指「文革之風又在抬頭!」很多人不理解的是,新婚之夜,大喜的日子,這夫婦倆為什麼要抄黨章呢?什麼日子抄不好,非選在那個特別的日子?
有網民說:「這簡直就是違背人性。可憐的新人,成了愚昧領導宣傳作秀的演員。」另有網民表示:「顯而易見,新婚之夜抄黨章,是貌似創新實則老套的自我炒作。不過炒作者好像不僅僅是這對新婚夫妻,可能還有他們單位的政工幹部。」「炒作不怕,關鍵是要有點技術含量。」
還有網民藉此編出多首打油詩。也有的調侃人生四大悲:「洞房抄黨章,接站被嫖娼,久病逢莆田,金榜落他鄉。」
這種極端例子不止上述一例。
中共央視在9月中旬的一個新聞聯播中,用了將近五分鐘的時間,報導遼寧盤錦四世同堂之家成立「家庭黨支部」的新聞。報導指,82歲的老太太卜鳳彬三年前在家成立了家庭黨支部,今年中秋節,一家人不是吃月餅而是吃「愛國豐收餐」,祖孫三代一同開會學習「廉潔自律準則」。而傳統的夜晚賞月的活動,也被開「家庭黨支部例會」代替。而這樣的支部大會,家庭黨員每周末都得參加。
報導稱,中共授予了這家人所謂「勞動模範、三八紅旗手」等稱號,同時官方還給卜鳳彬也頒了「終身成就獎」。報導最後借卜鳳彬之口稱:「我的後代,我活得放心,死了也放心,他們一定能跟著黨走。」
報導播出後,遭到了各界輿論的諷刺和抨擊,不少人將之與早前的新婚之夜抄黨章事件相提並論,質疑作法是「違背人性」。中國當代歷史學家雷頤稱此為「家庭革命化」;也有網民寫道:宣傳把組織置於家庭之上,是結黨營私,違反人倫的!
還有網民認為,這是末世亂象,「沒有任何道理,在家裡成立黨支部……」

大陸社會陷入「塔西陀陷阱」
近些年,中共完全失去民心,大陸社會正陷入「塔西陀陷阱」之中。
「塔西陀陷阱」得名於古羅馬時代的歷史學家塔西佗(Gaius Cornelius Tacitus)。通俗地講就是指當政府部門或某一組織失去公信力時,無論說真話還是假話,做好事還是壞事,都會被認為是說假話、做壞事。
這種現象與大陸社會的現狀極為相似。
目前的大陸社會,儘管當局在發展經濟的同時,也謀求改善國民的生活條件和生活環境,但由於歷史原因,具體落實到地方政府或者某些政府部門時往往就會走了樣。一部分官員為了某些私利,不惜損害大眾利益,導致百姓對政府越來越不信任,這樣也激發更多民眾的反抗,致使社會與中共處於對立狀態。

中共官員不信馬列
8月10日,中共官媒《中國紀檢監察報》刊發文章,對落馬官員搞「封建迷信」的現象進行分析和批評。文章列舉了一些這兩年被中紀委通報曝光的官員大搞「迷信」的事例,承認許多領導幹部一直求神拜佛、相信風水。
中共宣揚「無神論」,大力破壞傳統文化,不允許民眾有自由的信仰。但是,中共官員上起江澤民、周永康、郭伯雄,下至縣級官員,幾乎沒人相信馬列。
2001年傳出消息,稱江澤民自知作惡多端,欠下太多血債,開始求地藏王菩薩保佑。江不僅拜地藏王菩薩,還通過其妻從北京的一位居士家借來一部《地藏經》、親筆抄了一遍。2008年,江澤民還被曝光,曾偷偷在江蘇省南通狼山風景區朝山進香。

2001年傳出消息,江澤民自知罪孽深重,深恐難逃地獄的懲罰,趕著在家抄《地藏經》,並到九華山去拜地藏菩薩。(資料圖片)
港媒今年年中披露了前軍委副主席郭伯雄的一段「迷信」往事。報導稱,習近平上台後,展開反腐行動。徐才厚的問題在中共黨內軍內通報後,郭伯雄召開家庭會議商討對策。郭伯雄的二弟郭伯禮建議,請人到祖墳做法事,祈求神靈保佑。於是,2014年4月,郭伯雄和妻子祕密回到陝西老家張則村,特請樓觀台一著名道士到郭家祖墳作法。
時事評論員程曉容表示,事實上,今日的中共正面臨前所未有的對其黨的信仰危機、執政危機,其政治控制的手段不再靈驗。
官場腐敗潰爛,社會亂象叢生。黨員和民眾都不再相信這個政黨。中共滅亡是歷史的必然,而且崩潰在即。
為數眾多的黨員幹部們放棄馬列,選擇向神佛祈求,卻不懂得若想得到神佛的庇佑需要回歸善良、提升道德,從根本上去除「無神論」的觀念。

官媒借古喻今 暗示中共將倒
今年,中共官媒多次刊文借古喻今,暗示中共已走向末途。9月5日,中共中央黨校主辦的《學習報紙》發表文章「明萬曆年間政治謠言亂象」,核心意思是說,明朝萬曆年間,朝野上下對太子冊立之事爭執不已,即所謂「爭國本」事件。而圍繞著「爭國本」事件,整個晚明,就是一個政治謠言迭起的年代。
文章稱,這些謠言,有的危言聳聽、操弄黑白、不難辨明,也有的虛虛實實、捕風捉影、真假莫名,致使朝政失綱、人心不穩。而晚明政治謠言泛濫,其特殊的生長土壤之一是黨爭的推動。
在此之前,8月19日,摘選自《廉政瞭望》並以標題「明朝滅亡時的囧事,滿是心酸無奈!」在網路發表的文章,開篇便道出明朝滅亡的原因:明末農民起義,之所以鬧得聲勢浩大,一個重要原因,就是晚明官員的相互推諉和欺上瞞下。
綜合上面這些種種亂象,當今的紅朝的滅亡,也到了「萬事俱備只欠東風」了,稍微一點星星之火風就可能燒得紅朝灰飛煙滅。

來源轉自:
【第508期2016/12/01】
(注意:帖內文或圖片中可能含有厭惡性簡體字;本站維護中華文化,堅決行使正體字。版權歸著者所有。所有評論非本站立場,有疑似影射幸勿對號入座。)
【其他.相關】: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