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Translate

2016年10月27日 星期四

張德江捧「港獨之父」梁振英 藉全國人大系統攪局

【評論文章 漢江泄】
還有不到四個月,便是台灣「二二八事件」的70周年,而假如沒有出大意外的話,屆時香港行政長官選舉亦進入倒數階段。此時此刻,回顧大半個世紀前的沉痛歷史,並非只是想緬懷過去,而是希望能以史為鑑,令香港不會重蹈台灣的覆轍。中央港澳工作協調小組組長張德江的涉港政策,走強硬路線,配以同樣霸道兼偏聽的梁振英,以及政治立場極左、近乎批鬥式的政治團夥,引發香港社會近四年的民怨暴增,而由全國人大委員長張德江主理的全國人大系統更是最佳的「攪局工具」。
立法會大會原定昨早再安排議員劉小麗宣誓,惟兩名須押後宣誓的「青年新政」游蕙禎及梁頌恆在民主派議員包圍「保護」下,成功硬闖會議廳。立法會主席梁君彥多次下了要求離開的命令,期間多名民主派議員離開座位高叫口號,會議廳內完全失控,梁君彥最後宣布休會。在流會後,建制及民主派均各有解說,跟上周三流會說的差不多,有趣的是,只是角色易轉;上周建制「玩流會」,事後形容為「正義、團結之舉」;本周,因不滿梁君彥突然改變決定,禁止替游蕙禎及梁頌恆主持宣誓儀式,觸發民主派「以牙還牙」,因人數不夠建制多,他們當然不可以「玩流會」,只能「玩失控」,務求癱瘓議會。我們不希望看見立法會內,兩個陣營不斷互相報復,因不利大局,損香港市民福祉,特別是建制議員,應及早「回頭是岸」,建設香港,不要再被只為「攪局」的利益團夥操控。

為何不先處理違「確認書」聲明呢?
說回立法會今時今日的亂局,其實,只要按照一切程序及法律的軌迹運行,例如政府最初在立法會選舉提名期開始前兩天才推出的「排獨確認書」,既然當時政府等振振有詞指候選人簽署後,若一旦晉身議會時,發現其言行與「確認書」所承諾的支持「一國兩制」、反對港獨等立場背道而馳,是可以透過法律去解決。那麼,為何律政司不是優先去處理候任立法會議員違反「確認書」內的聲明?而是去大搞禁止宣誓禁令,去搞司法覆核取消資格呢?
梁振英的處事方法,筆者相信地球人是不會明白他的思維,但翻開一頁台灣歷史,或有端倪。
早在今年初由小販問題引發的旺角暴亂,已有論者不無深意地指出,台灣的「二二八」事件,同樣源於小販問題。時值1947年,台灣在經歷日治半個世紀之後,剛回歸國民政府的統治不久,飽受日本人欺壓的台灣人滿懷希望,以為終於苦盡甘來有好日子過。豈料國民政府委派的行政長官陳儀,不但壟斷政商權力,權傾一時;治台班子更貪污舞弊,無法無天。因此在短短一年多已弄到台灣民不聊生,民怨沖天,台灣人深感生活較日治時期還要差。
1947年2月27日下午,台灣省專賣局官員在台北市南京西路街頭,拘控40歲寡婦林江邁販賣私煙,並欲沒收香煙以及她身上所有財物。在衝突之中林婦身受重傷,引致圍觀的公眾群情洶湧,紛紛追打專賣局官員。官員在情急下開槍殺死圍觀市民陳文溪,遂開始引發台北市,以至全台灣的大規模暴亂。
當然,這類官民衝突的不幸事件時有發生,就像今年的旺角暴動之後,香港警方以克制態度迅速將事件降溫,香港市面很快便回復平靜。但當年陳儀為了掩飾自己的過失,並極力向南京的國民政府邀功,遂一面假意與民間人士進行談判,另一方面則暗中調派軍隊武力鎮壓。在1947年3至5月期間,估計死傷民眾人數高達三至四千人。其後數十年的白色恐怖時期,就更有數以萬計台灣人無辜被牽連。
值得注意的是,「二二八事件」的發生其實與台獨完全無關,因為當時根本沒有台獨的倡議。但陳儀卻以「陰謀叛亂」、「鼓動暴亂」、「台灣獨立」、「陰謀叛國」、「台灣人與共產黨合作」等為由,要求南京方面派兵參與鎮壓,並以此為藉口濫捕濫殺,剷除異己。「二二八」也就成為後來台獨興起的重要原因。能夠在短短數年間令港獨「無中生有」,梁振英的手段和陳儀實不遑多讓。
同樣值得注意的是,陳儀在背後暗中差遣情治單位,借助黑道勢力製造混亂,利用流氓焚燒搶掠,來製造中央派兵鎮壓的藉口。由國安局保管的機密資料《台灣二二八事件反間工作報告》,直至2001年才全面曝光,證實了數十年來,有關陳儀等人曾於背後嚴密操控事件的傳聞。
倒未知背後操控「青年新政」的「西環」等團團夥夥,藉宣誓事件作為炮製亂局的口實,又能欺瞞香港人到甚麼時候?由此我們大可稱陳儀為「台獨之父」,就正如梁振英是如假包換的「港獨之父」。陳儀早在1950年已被蔣介石槍決,倒未知梁振英的下場又是如何?
一旦進入緊急狀態?
根據《基本法》第14條「中央人民政府派駐香港特別行政區負責防務的軍隊,不干預香港特別行政區的地方事務。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在必要時,可向中央人民政府請求駐軍協助維持社會治安和救助災害。」第18條:「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決定宣布戰爭狀態,或因香港內發生特區政府不能控制的危及國家統一或安全的動亂,而決定特區進入緊急狀態,中央人民政府可發布命令將有關全國性法律在香港實施。」
大家要緊記這個名字:「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張德江就是全國人大委員長,他如何可以運用這個系統去配合攪局,不言而喻。
由現時至行政長官選舉只有不足五個月。這大概已能充分解釋,為何在立法會仍未正式復會之際,中聯辦及梁振英團夥已急於出動梁頌恆和游蕙禎兩個小混混,將宣誓事件無限放大,務求癱瘓立法會運作。為了充分利用這兩隻安插在立法會作長遠打算的棋子。梁振英甚至不惜赤膊上陣,莫名其妙地進行司法覆核,破壞行政立法的基本合作關係,無非就是政治矛盾不斷升溫,將所有人都綁上挺/反港獨的戰車,把香港推向動亂的邊緣。
隨着梁振英眼見「亂港四人幫」之一的中聯辦主任張曉明地位岌岌可危,就連「上頭」廖暉和張德江也自身難保,為求力保日漸渺茫的連任機會,趁火打劫、渾水摸魚已漸成其僅有的策略選擇。因為唯有在香港大亂之際,特首選舉便難以在正常的情況下進行;一旦人大常委宣布香港進入緊急狀態,選舉就更可能擱置進行。路人皆見的事實是,全香港市民均只會是輸家,唯獨梁振英一人是贏家。

胡國興表態參選 重燃香港希望
走筆至此,欣聞胡國興有意角逐下屆行政長官選舉,此乃近四年來的喜訊,也感謝胡官在群魔亂舞的今天,勇敢地走出來,承擔建設社會的重任。香港人已經給梁振英的管治折騰夠了,現在終於有第一位表明參選特首的人士明志。胡國興是法官出身,他的誠信與持平,甚有口皆碑。在過去多次出任公職,擔任政府獨立調查委員會的主席,還原事件真相。
筆者觀察到當昨天傳出胡官有意參選的消息後,中產階層及政商界不少人感到開懷一點,因看見香港有點曙光,重燃希望,終於有一位像樣人士願意表態參選特首。不過,出任特首是兩碼子的事,要懂政治,要懂管治,胡官是否適合,要等候他交出的政綱及班底。我們盼望更多有能之士出來,來一場有競爭的特首選舉。

《成報》網站滾動民調 84.4%人不支持梁連任
究竟香港社會有多少人支持梁振英連任,相信不多於一成半。《成報》於今年10月12日展開網站滾動民意調查顯示,截至10月26日晚上10時30止,共有11,624人投票,其中10,088人「不支持」梁振英連任,約佔整體投票人數86.8%;「支持」的則僅有1,536人,約佔13.2%。
不支持理由是撕裂社會
在「不支持」梁振英連任的受訪者中,最多人選擇的理由,是認為他「撕裂社會」(共6,914人,佔59.5%):其次是「大話精」(共2,092,佔18%);第三是「工作能力差」(共965人,8.3%);第四是「家庭是非多」(共117人,佔1%)。
至於「支持」梁振英的理由,排首位就是「作風強硬」(共1,016人,8.7%);其次是「熟悉內地事務」(共384人,3.3%);第三及第四位的投票人數一樣,均是68人,0.6%,理由是「能解決房屋問題」及「有遠見」。(註:支持及不支持的理由,所佔的百分比是以總網站投票人數計算)
《成報》網站民調顯示香港社會「支持」梁振英連任者,是約只佔總投票人數的13.2%,即近一成半。本報翻查其他民調,結果也相若。

與其他機構調查結果相若
根據港大民意研究計劃於10月中公布的民調顯示,調查於10月3至6日舉行,訪問逾千名18歲以上香港居民。民調內容針對5名特首熱門候選人,包括梁振英、曾俊華、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立法會前主席曾鈺成及新民黨主席葉劉淑儀。民調結果顯示,曾俊華的支持率最高;特首梁振英支持率只有18%,在5人之中最低,其反對率則達63%,支持淨值為-45個百分點。
港大及中大的民調機構分別接受傳媒委託進行特首選舉民調,兩項結果均顯示,一眾潛在特首候選人當中,財政司司長曾俊華的支持度大幅領先,而現任特首梁振英則居末位或尾二。梁振英取得的支持率僅18%及10.5%左右。

來源轉自:
【2016年10月27日訊】
(注意:帖內文或圖片中可能含有厭惡性簡體字;本站維護中華文化,堅決行使正體字。版權歸著者所有。所有評論非本站立場,有疑似影射幸勿對號入座。)
【其他.相關】: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