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Translate

2016年10月24日 星期一

新政幌子下的皇權邏輯

中共十八大以來,中南海新政總說是重磅舉措如何如何,結果是雷聲大雨點小效果不佳。國際政治以「一帶一路」抵禦美國亞太再平衡戰略,轉向西亞以擺脫意識形態孤家寡人的尷尬;雖能投錢問路,但應者寥寥。國內經濟以壟斷專權削弱市場競爭、趙家權貴擠壓民生為基色,縱有大幅縮減行政審批的開明秀,現實卻是經濟指標爭八望七坐六一路下滑,於是就從全球經濟引擎的自豪,跌落到經濟發展障礙的難堪。又有網絡技術彰顯民意,探求歷史真相,虛無主義難以抵擋;遂內部趕緊出台「七不准」「五不講」,加強政治紀律嚴禁妄議。終於以族群左右對峙成功地撕裂社會,中共也因此遭致前所未有的罵名。
「十年南柯夢,三年已斷腸」,難道習李新政折戟沉沙,睡眼剛朦朧,「中國夢」就打了水漂?其實不然,新政的「頂層設計」早就成竹在胸。君不見習江賀壽言歡,已達成自保與交權的默契,打虎不過是剪除異己、掩人耳目的權力更迭。如此一來,習近平的「中國夢」已成事實。你看他黨書記國首腦軍主席疊床架屋層層起高樓,你看他成功利用薄王事件打掉政治對手,你看他高調反腐重磅治黨獨攬軍改,從國級、副國級,到省市縣各級班子排隊雙規,坐穩了權力自上而下的第一把交椅。而習李新政的玄妙之處,正是毛澤東「秦政」的老套路。
中共的權力邏輯,講的是贏家通吃。塵埃未定之時,各路人馬虎視眈眈,不是你吃掉我,就是我打掉你,唯有心狠手辣陰陽謀算並舉,才可立於不敗之地。在中國這樣一個轉型中的傳統社會,幾千年來宮廷戲的邏輯與六十年「黨天下」的邏輯豈有實質的差異?權力的掌控與鞏固就是一切。毛澤東以戰爭淫威、血腥鎮反、陽謀反右和大規模群眾運動的方式鞏固權力無須贅言;鄧小平上台鞏固權力,也是以「揭批四人幫,清理三種人」來掃除障礙;江澤民欽定上台,也利用了屠城後追剿異議人士,清除胡趙時期的幹部而成為核心;而胡錦濤的十年之所以為庸政,又正好是權力被架空留下教訓。
中國轉型之所以艱難,最要害的問題就是中共的權力觀,一個崇尚暴力、崇尚權謀、不講道理的中古時代的權力觀。至於什麼意識形態、打什麼旗幟、正路還是邪路,都不過是說辭而已。況且只要權力在握朕即真理,黑白是非朕說了算。幾千年來中國政治邏輯,唯此為大,其餘的成敗與否都在其次。相反,不如此,則宋襄公;不高壓,則大權旁落。讀懂中國政治的皇權邏輯與黨朝邏輯,才是解讀中共新政的一把鑰匙。如此,我們才能明白,為什麼習李新政三年,「中國夢」、「核心價值」、「依法治國」、「保七爭八」要玩盡概念,真正鍾情的卻是圍山打虎,以反腐之名清洗異己;為什麼以「政治紀律」、「妄議中央」,撕下「黨內民主」的面紗,真正目的卻是再造「一言堂」。至此,也就明白了習近平新政不過是千年皇權專制的老套路,明白了為什麼他們會堅持極權主義的意識形態,會堅持黨禁報禁不鬆手,會打壓思想言論自由,會毫不手軟、非常流氓的封殺《炎黃春秋》,會固守舊制度甚至可能借屍還魂走回頭路。
樹敵意在權鬥、運動意在整肅、抹黑意在打壓、維穩意在控權,一切皆以核心權力的得失為左右,這就是中共的政治底牌,無奈,也是中國老百姓不得不適應的「習以為常」的新常態。不過,在現代社會,「秦政」果然能借屍還魂?「秦政」真能把中國引向光明?

來源轉自:
【2016年9月號 動向總373期 長短論】
(注意:帖內文或圖片中可能含有厭惡性簡體字;本站維護中華文化,堅決行使正體字。版權歸著者所有。所有評論非本站立場,有疑似影射幸勿對號入座。)
【其他.相關】: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