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Translate

2016年10月10日 星期一

中共的可怕又露端倪


誰說中共不可怕
雖然,前有英國鐵娘子戴卓爾夫人,後有日本學者加藤嘉一坦言:中國不可怕。儘管它的經濟上來了,武力也上了一個台階,什麼DF21D,什麼轟6K,什麼正在自製的幾艘航母等等,但它沒有思想(按:道德也在滑坡)可供人類社會借鑒(按:文豪雨果曾說,應當「拿出思想來給人類解渴」)。但中共畢竟又有使人類懼怕的地方。它推行的極權政治,在國際、國內想怎麼幹就怎麼幹,特別是在國內,因有幾百萬武力做後盾,為所欲為,誰能奈它何!
最近的掠奪、搶劫、霸佔《炎黃春秋》事件,可見一斑。
《炎黃春秋》是百分百的民營刊物,沒有要國家一分錢,也沒憑紅頭文件強行訂閱。它只憑對歷史的真誠、憑對改革的信念,憑對未來的執著的追求,贏得了廣大讀者群──主要是知識分子群的信任與支持,在多次打壓(官方謂之「整肅」)下硬撐了二十五年。雖然,它對當局已允承了「六不碰」,諸如「六四不碰」、「憲政不碰」、「領導人及其家屬不碰」……但它確乎又試圖還原被忽視了的與被扭曲了的歷史真實。如它曾刊文稱《毛澤東選集》裡的《敦促杜聿明等投降書》作者不是毛澤東,而是一位行軍記者,並刊出了這位記者的自述,《敦促杜聿明等投降書》只經過毛澤東改了一兩處文字。

霸佔民刊類似文革惡行
當局還是不放心。先是打壓、非難,後是改變掛靠單位,讓它歸之於「準政府」的中國藝術研究院之下(按:中國藝術研究院屬於文化部管轄,固有是言)。然後就是今年七月所採取的突襲行動。拿社長杜導正的說法是:研究院事前不讓知曉,到時就發出通知,派人強佔辦公室、財務室,發展到把他們的行李搬來就住下了。杜還說「財務我們是獨立的,八百萬總是有的吧,一下子變成了他人的了。這是公開的搶劫!和文化革命一模一樣了。」
行政命令也是暴力的一種。
恩格斯說「暴力可以改變佔有的狀況,但是不能創造私有財產本身。」(《反杜林論‧暴力論》,《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20卷P177)
但共產黨要的不是「創造」,他要的就是改變「佔有的狀況」。正如毛澤東得意的經典文章《湖南農民運動考察報告》所言:「一群人湧進去,殺豬出谷,土豪劣紳小姐少奶奶的牙床上,也可踏上去滾上一滾」。(《毛澤東選集》卷一,豎排本P18)
共產主義運動的經典文獻《共產黨宣言》:「共產主義的特徵並不是要廢除一般的所有制,而是要廢除資產階級所有制。」(《馬克思恩格斯選集》第一卷P266)
但《炎黃春秋》這八百萬是屬於什麼所有制?鄧小平從以階級鬥爭為中心轉移到以經濟建設為中心起,就明明白白地指出知識分子也是工人階級的一部分(按馬克思的說法就是勞動有複合勞動與簡單勞動的分別,知識分子的勞動就是複合勞動),這八百萬當屬《炎黃春秋》全體職工私有財產,應該得到法律的保護。豈容他人憑一紙文件就改變「佔有」狀況。我們的《憲法》第十三條「保護私有財產」明言,國家保護公民合法財產所有權。但我們的《憲法》是頒佈出來讓人看的,它只是一隻花瓶,或僅僅是躺在電腦裡沒被激活的軟件或只是下載了卻還沒有安裝的軟件,是沒有實際用途的。

中共又要徹底剷除民間社會
薄熙來在重慶搞的也是這一套,你是富有的民營企業家嗎?他就可以給你加上一個如魯迅所言的「可惡罪」而處治之,一夜之間就改變了資產的「佔有」狀況。以行政命令改變「佔有」狀況正是中共潛藏著的自鳴得意的殺手鐧。難怪諸多明星要把鉅款存入國外銀行,官二代、官三代多往國外移民。這箇中情懷包含他們的設防和擔心。
這事兒,世人不應驚詫,這是共產黨極權政治善用的鐵手腕。黨的狀況是:「黨本身已經不是馬克思主義政黨,也不是共產主義政黨。它已經變成了政權黨,最終蛻變成為保障『領袖』專政的官僚機構。」(〈俄〉亞歷山大‧雅科夫列夫:《霧靄──俄羅斯百年憂思錄》,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二○一五年一月第一版,〈內部發行〉P460)中共的幾代班子執政不是有口頭禪麼:以XX為核心,團結在XX為核心的周圍,以為證。
新華社八月二十一日報道說:中共中央辦公廳、國務院辦公廳印發了《關於改革社會組織管理制度促進社會組織健康有序發展的意見》,文件說,所有非政府機構都要設立共產黨黨委或黨支部。目的是「確保社會組織發展的正確的政治方向」。什麼紅十字會、律師協會、書法研究會、雜文學會都在劫難逃。一方面是確保政治方向的正確,另方面恐怕也暗裡盤算著類似《炎黃春秋》的那八百萬或一千萬甚至更多更多的萬吧!
誰說共產黨不可怕,可怕之處又露端倪呢!

來源轉自:
【2016年9月號 爭鳴總467期(大陸)楊十郎】
(注意:帖內文或圖片中可能含有厭惡性簡體字;本站維護中華文化,堅決行使正體字。版權歸著者所有。所有評論非本站立場,有疑似影射幸勿對號入座。)
【其他.相關】: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