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Translate

2016年10月6日 星期四

聽命中共 泰禁入境演講 黃之鋒曼谷被囚10小時

★一個國家甘聽命「趙家(土共)」命令,放任其在自己地方內囂張跋扈的話,哪存在國法家規?而貴國的駐外領事館也請徹走!反正領事館也受人統戰的,自己國民或任何人在外地也不能保護,浪費了自己外交資源又何苦呢?


■黃之鋒昨抵港後展示泰國發出的文件,指他違反當地入境條例。易仰民攝
雨傘運動學生領袖、香港眾志秘書長黃之鋒前晚赴泰國擬出席學術交流活動,抵埗後即遭泰國當局沒收護照,並禁錮在50平方呎「臭格」(羈留所)10小時後遣返回港。黃之鋒透露,拘禁過程中海關警察聲稱「泰國同中共一樣」,又威嚇稱「可以為難你」。泰國總理巴育更直言,黃之鋒被遣返是「中共的事」。
記者:潘柏林 白琳
黃之鋒周二深夜抵達泰國後,即與外界失去聯絡,至昨日下午乘坐香港航空航班返港。他抵港後即在facebook報平安,稱被泰國海關警察非法禁錮,「這十多個小時真的很可怕,抱歉讓大家擔心了」。
欲聯絡家人律師被拒
一夜無眠的黃之鋒昨晚在記招憶述,落機後在登機橋,尚未抵達入境櫃位即有20多名海關及警察「招呼」他,遭沒收護照及押至機場內封閉式囚室,單獨囚禁10小時。其間黃欲聯絡家人及律師,並要求當局解釋扣留原因,均不得要領,「好無助,被切斷晒外界聯繫,唔知可以做乜嘢,唔知會唔會返到香港」。
黃續稱,當局並無安排繙譯,警察以簡單英語對他表示,他已被列入黑名單,指他涉危害泰國國家安全等活動:「呢度係泰國,同中共一樣,唔係香港」,「呢度可以好友善咁對待你,但都可以為難你,你知我哋可以做到咩程度,你想要邊樣呀?」他在「臭格」待至昨早約11點,終收到消息將遣返回港,上機前接獲當局文件指他違反當地入境條例而拒絕入境。
黃去年被馬來西亞拒絕入境,今次赴泰也想過或被遣返,但他是獲「泰國哈佛」朱拉隆功大學邀請,演講分享傘運經驗,機票及酒店均由校方出資,泰國政府也藉此表現多元和民主化的一面,沒料到竟遭當局禁錮,「作為香港永久性居民,居然喺香港境外地方送去羈留室臭格……點解一個黃之鋒嚟到泰國曼谷,就會影響泰國同中共關係?」
黃之鋒有感而發說,人身自由並非唾手可得,相信泰國極有可能受北京壓力,聽命行事,「威權政府要打壓你真係話都冇咁易」。他原被安排乘搭下午機回港,最終調早一班機,估計因受國際社會關注,「好彩冇成為銅鑼灣(書店)事件翻版……我唔希望未來香港任何一個人喺其他國家受到不合理對待」。
到場接機的香港眾志立法會議員羅冠聰說,黃之鋒若非有聲譽和國際知名度,「恐怕唔係遣返咁簡單」,因銅鑼灣書店股東桂民海同樣是在泰國「被失蹤」。羅在記招續稱,今次並非個別事件,以往多名港人縱持有效旅遊證件,仍被澳門及東南亞等國家拒絕入境,香港也曾拒絕多名民運人士入境,形容中共與東南亞地區已成威權政體結盟打壓民運人士,香港亦參與其中。

議員促袁國強交涉
縱然律政司司長袁國強聲稱不信中共在事件中施壓,但有泰國入境部門官員向當地傳媒稱,乃按中共要求將黃列入黑名單。泰國總理辦公室其後證實以國家安全為由拒絕黃入境,又形容黃是反政府活躍分子,若然他在泰國從事相關活動,將影響泰國與其他國家的關係。泰國總理巴育向路透社表示,黃之鋒被遣返「是中共的事(China's issue)」,與泰國無關。
28名非建制立法會議員中午發表聯合聲明,強烈譴責泰國當局無理拒絕持有效證件、無干犯當地法例的港人入境,扣留期間禁止黃之鋒與外界聯絡,官方更無正式就扣留事件向外公佈。若非有當地學運領袖通報,恐怕黃之鋒會無聲無息地成為下一個「被失蹤」的桂民海。議員要求出訪泰國的袁國強向泰國提出交涉,並公開交代事件。

最怕變成桂民海翻版

■黃之鋒畫出被囚禁的50平方呎密室佈置,三重上鎖的鐵門上只有一隻封上鐵絲網的玻璃窗(下圖)。
黃之鋒接受《蘋果》專訪,講述被禁錮在50平方呎囚室經歷。他憶述單人囚室是完全封閉,樓底與立法會普通會議室一樣高,約4米左右,只放了一張床和一張蓆,床旁邊因天花滴水放置一個水桶;囚室門禁森嚴,鐵門外有3道金屬橫鎖,出入亦需要拍電子門卡,實心鐵門只有一扇加了鐵絲網的不透明玻璃窗。
收押封閉式臭格
他進出囚室時,曾觀察周圍的羈留室,明顯防守鬆懈得多,被羈留人士集體囚禁,可睡在「碌架床」、談天、上網和用電話與外界溝通,「成個收押所10幾人惟獨我一個係封閉式臭格內,你喺入面唔知過咗幾個鐘、唔知經歷咗幾耐」。黃之鋒欲如廁就要敲門呼叫,但警衞不懂英文,泰國當局沒有安排繙譯,警衞只用泰文溝通。他臨上機遣返前一小時,則由空姐充當臨時繙譯。
囚禁近逾10至11小時,黃指最可怕的並非囚室環境惡劣,「我腦裏面有一絲念頭,會唔會係桂民海翻版呢?我理性上不斷同自己講唔會嘅,點都返到香港嘅」。他曾估計,最嚴重或被送到內地,其次可能是泰國政府以國家安全法起訴,拖一周才遣返他,「都唔係冇可能發生,今年一月先有維權人士被帶走,俾泰國政府送返去中共」。
黃之鋒與外界失去聯絡持續12小時,當下除了泰國當局和中方,無人知道其下落,「連停機坪條路都未行完(就被拘留),駁唔切Wifi(求救)」。他思緒翻騰,「我覺得好恐怖,我理性上覺得應該冇事,事實上嗰一刻,睇住我嘅保安,招呼我嘅前線警察、海關,抑或我自己、香港朋友、國際媒體,其實冇人知我下落會點」。
昨晚黃之鋒站在立法會大樓內,終於鬆一口氣,「有返到嚟就得啦」。

■記者潘柏林

來源轉自:
【2016年10月06日訊】
(注意:帖內文或圖片中可能含有厭惡性簡體字;本站維護中華文化,堅決行使正體字。版權歸著者所有。)
【其他.相關】: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