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Translate

2016年9月20日 星期二

封殺港獨的香港立會選舉



由一個芝麻小卒康民署選委主任也可代表梁振英篩選看不過眼的人參選,粗暴干預公平選舉,試問香港今夕是何世?
九月四日的香港立法會選舉,七十個席位中,只有三十五席是普選產生,另外三十五席是小圈子選舉的「功能組別」席位。前者遵循民意,後者是依照北京建構的組別,絕大部分為親共的政治人物、工商界人士與專業人士所囊括。所以即使非建制派擁有超過全港人口一半的支持者,也永遠無法取得立法會半數以上的席位。這就是香港民眾堅決要求普選的原因,不但普選選出特區的行政長官(特首),也普選出民意代表組成香港的立法會。
拒絕普選導致本土港獨擴散
正是因為北京連基本法規定的普選也拒絕推行而要篩選候選人,才導致雨傘運動爆發,「香港優先」的本土思潮擴散,年輕人認為一九八四年中英簽署的關於香港前途的聯合聲明是一場騙局,泛民主派的「民主回歸」已經破產,因而致力於爭取香港第二個前途。去年的區議會選舉,「傘兵」首次出擊初試啼聲,把樹大根深的中共外圍組織民建聯的骨幹也連根拔起,振奮人心。今年二月新界東的立法會議員補選,泛民的楊岳橋不但贏了親共人士,連激進本土派的梁天琦也獲得一成五的選票排名第三。因此這一屆的立法會選舉,年輕激進的本土派成員紛紛投入選舉,為香港的立法會選舉打開新的一頁。
由於北京與特區政府的不斷打壓,尤其特首梁振英不斷抨擊「港獨」,還利用惡警對公民抗命進行瘋狂的秋後算賬,這些更刺激年輕人的情緒,港獨思潮益加滋長,並且對「和理非」出現不斷的質疑,因為這已經被當局看死不可能觸動中國所設下的銅牆鐵壁。 這次選舉,不少本土年輕人參選,引發北京萬分恐慌,特區政府秉領聖意,粗暴封殺,完全無視基本法與選舉法規,只憑個人就可以判定何人可以參選,何人不可參選,將香港的法治精神踩腳底!連民建聯創黨主席、剛剛結束會期的上一屆立法會主席、中共地下黨員曾鈺成也認為,選舉主任有權提出各種措施令其負責的選舉可順利進行,如果有人完全符合法律要求參選,但行政部門卻不批准,那就不是依法辦事,損害了一國兩制。

要求簽署「確認書」是無法無天
今年七月十六日參選人開始登記,但是七月十四日傍晚五點多,選管會居然發出通知要參選人簽署「確認書」。所謂確認書,就是要確認基本法規定的香港是中國一部分的條文。這點,在立法會議員當選後向基本法宣誓是本來應有之義,這次居然在選前就要先「確認」,顯然旨在阻擋主張港獨的參選人參選。因為血氣方剛的年輕人很少願意就此妥協的。
因此雖然有的參選人拒絕簽署,有的人卻還是簽署。其結果卻是不簽署的人可以參選,簽署的人卻不可以參選。例如許多泛民都拒絕簽署,他們都可以參選;但是本土民主前線的梁天琦簽署了確認書,選舉主任卻不讓他參選。這算哪門子的規矩?這種確認書確認了什麼?是確認選舉主任可以獨裁一切嗎?那就直接宣佈什麼人可以參選,什麼人不可以,去簽那張紙幹嘛?根本浪費時間金錢,也不環保。
選管會只管有關選舉的行政事務,這次居然濫權到有權審查參選人的意識理念,乃至有權判定是否可以參選。權力至大且毫無法律根據,是純粹的「人治」,可以一人(主任)定生死,難怪被法律界人士認定是「無法無天」。
今年是文革五十週年,文革帶來的十年浩劫,讓人記憶毛澤東「和尚打傘,無法無天」的年代,國家主席劉少奇拿著《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去和毛澤東論理有屁用?基本法對香港小民,也是一張紙而已。
由於頒佈必須簽署確認書的時間距離登記時間不到四十八小時,各個政黨及其參選人很難作出有效的反應,因此根本就是一場突然襲擊。
因此已報名於新界東參選的梁天琦、有意於九龍西參選的社民連正副主席吳文遠、陳德章立即分別向法庭申請司法覆核,指選管會違反《立法會條例》及《選舉管理委員會(選舉程序)(立法會)規例》。

簽署也被拒參選將逼出革命
由於參選的提名期七月二十九日截止,法庭在二十七日中午處理申請人緊急聆訊的申請,法官最終拒絕兩人要求二十九日下午五點前處理案件的申請,而是須與一般案件一樣排期審理,預計法官將於八月中或以前決定是否受理案件。法官的拖延,導致選舉主任得以任意剝奪某些人的參選權利。
被選舉主任剝奪參選權利的有六位。他們是香港民族黨召集人陳浩天、香港民進黨幹事長楊繼昌、「歸英運動」發起人賴綺雯、「城邦派」中出羊子、沙田區議員陳國強、「本土民主前線」發言人梁天琦。
主張建國的本土派重要派別「熱普城」領袖,亦即熱血公民的黃洋達、普羅政治書院的黃毓民、城邦派的陳雲根,都順利過關;出選九東的東九龍社區關注組陳澤滔,他在報名前的誓師大會上表明支持港獨,他亦多次公開在臉書表明支持港獨,但是不妨礙他的參選資格。顯然,在頒佈確認書以前,中聯辦與特區政府已經「確認」哪幾個人是真正的危險人物而不得參選。這點中聯辦主任張曉明在開始登記時已經再次公開向特區政府施加壓力。
這次是不許所謂港獨參選,明天將不許主張「自決」主張的候選人參選,因為「眾志」參選人羅冠聰的宣傳品中有「民主自決」字眼也被禁止派發。那麼主張「民主」的泛民,是因為少了競爭者而沾沾自喜,還是維護港獨被剝奪參選權利而在選舉中大聲疾呼?這將考驗哪些人是真民主,哪些人是假民主。

千名「港獨」集會寫下香港歷史
被剝奪選舉權利後,主張「歸英」的賴綺雯到英國領事館抗議。梁天琦則憤怒表示這等於剝奪了他終身的政治權利,他質問,為何參選新東補選時沒有問題,現在卻有了問題?並且強調:「當獨裁成為事實的時候,革命就是我的義務,這是唯一的方法。」
八月五日晚,香港民族黨於添馬公園以「捍衛民主,香港獨立」為主題舉行集會,有數千人到場,成為香港歷史上首次港獨大集會。民族黨召集人陳浩天指出,香港黑夜已經來臨。他們被拒參選只屬冰山一角,面對香港淪落很希望可找到出路,而他認為香港獨立就是唯一出路。梁天琦則表示,現時政府將法律上沒有賦予的權力延伸,是剝奪市民的選擇與被選舉權,強調「主權在民不在京」,故香港人在獨裁政權下要反抗以奪回應有權利。
中英談判香港前途問題時,「主權在民」還是「主權在中」曾經引發爭議,因為談判沒有香港代表,所以香港民意被踐踏,導致今天的後果。至今為止,港獨採取的還是和平、理性的手段。然而添馬公園旁邊就是共軍駐港總部,這也顯示他們並沒有忽視共軍的存在。但是如果共軍膽敢進行六四式的鎮壓,港獨勢必付出流血的代價,然而香港也可能要付出「臭港」的代價,最大的損失是在香港累積龐大資產的中共紅二代,以及整個中國所必須付出的各方面代價。
這次立院的選舉結果,也將考驗香港民眾,在中共步步進逼下,是束手就擒,聽任中共無法無天的宰割,還是奮力一搏,為自己的前途做最後的鬥爭?這次投票,將是表達自己意願的最好機會。各個非建制派的參選人是相互攻擊,還是分進合擊,也是選民選擇的標準。

來源轉自:
【2016年8月號 動向總372期 林保華】
(注意:帖內文或圖片中可能含有厭惡性簡體字;本站維護中華文化,堅決行使正體字。版權歸著者所有。)
【其他.相關】: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