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Translate

2016年9月26日 星期一

「工齡歸零」政府之恥──百人聯署籲廢除惡政



原來這就是社保難怪老百姓氣爆。
二○一六年八月一日,一份百餘人發起提請人大審查廢除「工齡歸零」惡政的公民聯署建議書在海內外傳播,引發輿論廣泛關注,海外多家中文媒體都刊載與轉發。台灣中央廣播電台著名主持人楊憲宏先生,在對這一專題採訪本作者時強調,這一問題能不能解決,是檢驗習近平是否真要「依法治國」的指標與試金石。這是來自民主台灣對習近平當政提出的一個問號。
當今中國大陸,各地均以一九五九年原內務部(內人事福字第740號覆函),「受過開除處分或者刑事處分的,應當從重新參加工作之日起計算工作年限」的信函內容,剝奪公民「視同繳費工齡」所產生的退休養老權益,即「工齡歸零」處罰。這一處罰現已致使大批公民,晚年因無法享受自己勞動積累的養老金與醫保待遇而陷於哭訴無門絕境,形成了一個被斷後路的「『工齡歸零』受害群體」。本次簽名中成都老人羅開文,在來電話中告知本文作者,他就是因被剝奪工齡無法退休養老而身著乞丐服,沿街乞討,成為轟動輿論的一個範例。國務院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如今竟還推行如此野蠻、非人道的「工齡歸零」惡政,正在成為政府之恥、眾矢之的。

人社部執行哪個時期哪家法規
近些年來,理論界、律師界都多次發出呼籲,網上輿論要求廢除「工齡歸零」政策聲浪不斷。甚至連全國人大代表都在十二屆三次會議上,提出第5356號建議,要求對內務部第740號覆函等規章制度進行系統清理,廢止「視同繳費年限」認定的條件限制。然而,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卻在對「5356號建議」的答覆(人社建字〔2015〕136號)中,強調(59)內人事福字第740號覆函等文件,「對開展社會主義建設起到了積極作用」。並敷衍說,要「兼顧養老保險制度改革發展和政策的延續性,穩妥提出意見。」而事實上,人社部至今絲毫不改,依然基於部門利益,抱殘守缺,選擇執法,堅持推行。
中國改革開放三十多年來,在政府高調「依法治國」,宣傳實現「公平正義」的今天,當年簽發(59)內人事福字第740號覆函的內務部早已撤銷,其行文主體已在法律上不復存在,函中指向的「反革命」「其他壞份子」等稱謂也已被否定。那個歷史時期不存在了,那個職能部門也不存在了,人社部卻繼續以階級鬥爭,鎮壓反革命時的信函為依據,自我授權,自行立法,處罰刑滿釋放人員,行使斷人後路,取消養老金與醫保待遇惡政,究竟是在執行哪個時期的哪家法規?

無法自圓其說的嚴重侵犯人權
當年中國,國家實行統一就業與分配,及「低工資、高積累」的勞資制度。職工工資收入,僅是自己勞動中得到很少一部分,大頭被以國家名義截流,由政府承諾將其中的一部分用於職工退休福利。這意味著勞動者已用自己的勞動收入,按工齡計算給自己退休養老待遇買過單。因此,政府對在計劃經濟年代為國家工作的勞動者,負有義不容辭的養老責任。政府拒絕付出勞動者已經積蓄在國庫裡的養老金,是在經濟上野蠻掠奪公民合法財產,在法律上構成了無容置疑的嚴重侵權。國家早已將保護人權原則寫入憲法,儘管政府並未接受普世價值的人權觀,而是將人權的主要內容鎖定在首先保障人的「生存權利」上。而人社部這種剝奪公民退休養老權益,斷人後路的「工齡歸零」處罰政策,豈不是從根本上剝奪了老年公民的生存條件?這不僅是對國際社會人權保護原則的公然挑戰,也是中國政府無法自圓其說的嚴重侵犯人權事實。
本作者多年前就撰寫過《萬眾炮轟「退休雙軌制」》一文,批判堅持舊規舊制的不平等退休政策,引發包括《新華網》在內的網絡媒體紛紛轉載,網民對「退休雙軌制」惡評如潮。在二○一三年十二月二十六日召開的全國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工作會議上,人社部尹蔚民部長曾向全國人民承諾:二○一四年人社部「在社會保障方面,推進機關事業單位養老保險制度改革,著力解決『雙軌制』『待遇差』問題。」然而,當今中國的所謂「並軌」,純係欺世盜名,已觸犯眾怒。公務員借機大漲工資、退休金,建年金,發車補。機關事業與企業退休待遇差距不僅沒有縮減,反而擴大。實質上企業與機關事業退休金待遇雙軌制並沒有真正並軌。
而本文所指的「工齡歸零」惡政,更不僅是「雙軌制」問題,而是「無軌制」問題──大批老年公民,根本就進入不了養老通道;也不僅是「待遇差」的問題,而是眾多老人根本就沒有待遇的問題。國務院總理李克強曾說,「不能讓企業退休職工年輕時流汗,老年時流淚」這已成為了當今中國的一大笑話!
一個政府拒絕對公民的養老責任,注定要被世界公論所唾棄,更何況是對已為養老買過單的老人進行經濟掠奪、待遇歧視。這些問題足以印證,人社部在國家改革開放三十多年後的今天,依然權力任性,非法妄為,置《老年人權益保障法》而不顧,堅持推行毫無合法依據的「工齡歸零」政策處罰,把成千上萬曾為國家付出勞動貢獻的老人排除在社會保障體系之外,推上老無所養、病無所醫的絕路。這豈不是在給國家穩定製造炸藥?

選擇發聲,就是捍衛公民精神
在當今中國,各地那些僅僅因行使了憲法賦予的言論表達權而被以言治罪的「異見人士」,大多被人社部門「工齡歸零」處罰延至終身,無法安生。他們雖多經正常渠道申訴,但一直為官僚特權所阻塞。例如在貴州,吳玉琴、廖雙元等異見人士,早就與當地人社部門交涉解決無果,憤而要求廢除「工齡歸零」惡政;青島異見人士近年來,雖經有關部門積極協調,試圖靈活變通解決實際問題,但當地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局負責人,以官場滑頭應對,向上推委責任,拒絕變通,斷人後路,迫使青島異見人士不得不挺身維權,依照《立法法》第九十七條第二款規定,要求人大對〔59〕內人事福第740號函予以審查廢除。
這份《提請人大審查廢除(〔59〕內人事福第740號函)公民建議書》由青島異見人士牟傳珩、姜福禎、張霄旭、姜春元共同發起,其中,姜福禎、張霄旭均是民主牆時期資深異見人士,「六、四」時,又因反對暴力鎮壓身陷囹圄,姜春元也因「六四」仗義執言被判重刑。這些久經磨難,依然堅守在大陸的異見人士,在當下日趨惡化的政治生態中,均面臨養老生存問題而不應被冷漠。因此,發起人的這份建議書很快得到來自海內外社會各界的簽名響應與支持,其中有工人、農民、商人、自由職業者,有教授、博士、律師、學者、詩人、記者、媒體人以及一些著名的異見人士、維權人士和「工齡歸零」受害者。前北大教授夏業良在簽名感言中寫道:「保障公民基本權利與福祉是政府的應盡職責,對於這些權利與福祉的任何侵犯與扭曲都是政府的失職與恥辱!」可謂一語中的。
選擇發聲,就是捍衛公民精神。正因為公權力不講法,所以公民必須講法。不與非法者合作,正是公民精神與異見人士的價值體現。為此,這一公民聯署廢除惡政活動,會持續不斷、百折不撓地進行下去。

來源轉自:
【2016年9月號 爭鳴總467期(大陸)牟傳珩】
(注意:帖內文或圖片中可能含有厭惡性簡體字;本站維護中華文化,堅決行使正體字。版權歸著者所有。)
【其他.相關】: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