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Translate

2016年9月30日 星期五

朱鎔基百口棺材夢破滅內幕


在習近平反腐如火如荼之際,《朱鎔基答記者問》七年後再版,別具深意。(新紀元合成圖)
9月初,朱鎔基的書再版,別有深意。1998年,朱鎔基曾以「準備了100口棺材,99口留給貪官,一口留給我自己」的決心,誓言反貪。在老百姓心目中,朱鎔基一度是反腐的標誌,與江澤民家族的貪腐形成了鮮明對比。
文/王華
《朱鎔基答記者問》七年後再版
2016年9月初,精裝光盤版的《朱鎔基答記者問》面世。而早在七年前,平裝本《朱鎔基答記者問》首次面世。
七年之後為什麼要出一個精裝本?據官方報導,2009年《朱鎔基答記者問》出版後,社會反響極為熱烈。現在之所以推出精裝本,也主要是應廣大讀者和社會各界的要求。
不過有評論認為,人民日報出版社選擇在這個時候再版朱鎔基的書,是別有深意的,因為在老百姓心目中,朱鎔基一度是反腐的標誌,這與江澤民家族的貪腐形成了鮮明對比。
1998年,年近七旬的朱鎔基正式擔任中共總理,3月19日,在第一次記者招待會上,朱鎔基面對中外記者慷慨表示:「不管前面是地雷陣還是萬丈深淵,我都將一往無前,義無反顧,鞠躬盡瘁,死而後已。」
1998年,朱鎔基在中央一次反腐敗會議上表示,腐敗問題不解決,中國無法長治久安。反腐敗就是要先打老虎後打狼,對老虎絕不姑息手軟;我這裡準備了100口棺材,99口留給貪官,一口留給我自己,無非是一個同歸於盡,卻換來國家長治穩定發展和老百姓對我們事業的信心。

1998年,朱鎔基在中央一次反腐敗會議上,以「準備了100口棺材,99口留給貪官,一口留給我自己」的決心,表示對老虎絕不姑息手軟。(AFP)
朱鎔基任職國務院總理期間,經常呵斥「奢侈」幹部,比如當時有的官員月薪不過千元卻名煙不離身,被朱鎔基逮著了,就是一頓教訓。
朱鎔基曾要求所有會計人員必須做到「誠信為本,操守為重,堅持準則,不做假帳」,不屈從和迎合任何壓力與不合理要求,不以職務之便牟取一己私利,不提供虛假會計信息。」他還說過:「我很少題詞,因為我的字寫得不好,但是我為三個國家會計學院親自寫下四個大字————『不做假帳』。我希望每一個中國國家會計學院畢業的學生,永遠都要牢記這四個大字!」
2003年3月5,朱鎔基任職期滿。丹麥的一位記者曾向朱鎔基提問:希望中國人民在他離任之後最記得他的哪個方面?朱鎔基答道:「我只希望在我卸任以後,全國人民能說一句:他是一個清官,不是貪官,我就很滿意了。如果他們再慷慨一點,說朱鎔基還是辦了一點實事,我就謝天謝地了。」

習近平引用朱鎔基話語
據港媒報導,2014年6月26日,中共政治局召開會議,習近平針對抵制反腐的一些威脅性言論表示:「誰怕誰!」他還罕見引用了中共前國務院總理朱鎔基的話語:「當年朱鎔基說要準備100口棺材,99口給腐敗分子,最後一口留給自己……今天我們也要有這樣的勇氣。」
習近平上述講話之後的第四天,6月30日,習近平親自召開政治局會議,決定將中共前軍委副主席徐才厚「開除黨籍」,並將其移交軍事檢察機關處理。
徐才厚是中共前黨魁江澤民一手提拔的,被視為江澤民的「軍中最愛」,追隨江澤民在中共軍隊中不遺餘力地迫害法輪功,是中共軍隊進行活摘器官的主要負責人,並捲入了江派周、薄政變。
與習近平相似,朱鎔基在上海任職時也對官員的能上能下提出看法,他強調要真抓實幹,實實在在為百姓做事,解決問題,「從垃圾、糞便問題到『菜籃子』問題,一個一個解決」,他說「不克服官僚主義,上海沒有前途」,「要把那些老說空話、站在那個位置上不辦事的人拉下來。」
當時幹部隊伍的腐化就相當嚴重,有些事情是前所未聞的。比如「縣長買通殺手去殺縣委書記,他好當書記;副縣長買通殺手殺縣長,他好當縣長。這類案件不是一起,起碼有五起之多。我們只聽說過跑官、買官、要官的事情,沒有聽說過有殺人升官的事。居然腐敗到這個程度!」

100口棺材只用了3口 拿下21貪官
在大陸網上有人這樣介紹朱鎔基:在中國,有這樣一個人:一個孤兒,未出生,父早逝,九歲,母病死。命運多舛,湘西求學,染上霍亂,幾乎死去。在清華是有名的青年才俊。他面對九江大堤豆腐渣工程勃然大怒,看到抗洪的士兵愴然淚下,他準備了100口棺材,99口留給貪官,一口留給自己。他就是一代名相——朱鎔基。
《南方周末》曾摘錄了《朱鎔基上海講話實錄》,朱鎔基的很多觀點和習近平類似:「我們要搞法治,不要搞人治。現在是人治,官的權力太大了,想卡就卡,提高效率就是一句空話。我們是執-政-黨,我們的社會主義民主和法制還沒有做到在法律面前黨員和群眾一律平等,總是『刑不上大夫』啊。對這個現象,人民群眾非常不滿。」
朱鎔基發誓要拿下100個貪官,但他實際的打虎成績是:省長省委書記(包括副的)共是17名,部長(包括副的)3名,全國人大副委員長1名,而且其反腐「質量」也不高。
比如人大副委員長成克杰,2000年9月以受賄罪被判處死刑,但後來很多消息來源說,成克杰的真實死因是他「關心」宋祖英而得罪了江澤民,其貪污數量是4000多萬人民幣,只是江澤民家族貪腐的一個零頭,卻被江發洩私憤而執行了死刑。 另外兩位被槍斃的貪官是江西省副省長胡長清,2000年2月以受賄罪被判處死刑;安徽省副省長王懷忠,2003年12月以受賄罪巨額財產來源不明罪被判處死刑。
中共想以死刑來「殺雞儆猴」杜絕貪官,哪知後來的周永康、徐才厚之流的貪腐,卻是「青出於藍而勝於藍」,都是上百億的貪腐。

江澤民心腹賈慶林攔住朱鎔基反腐
朱鎔基的100口棺材只用了3口,是因為反腐遭到江澤民的阻止。
朱鎔基上任一年後,「遠華案」爆發,江澤民的心腹賈慶林捲入其中。當時朱鎔基力主徹查「遠華案」,但江澤民極力阻撓,讓人給賴昌星報信,令其逃到國外,江澤民甚至不惜以受賄罪拘捕朱鎔基的親信、中信集團董事長朱小華,朱鎔基最後不得不讓步。

朱鎔基上任一年後,「遠華案」爆發,江澤民的心腹賈慶林捲入其中。當時朱鎔基力主徹查「遠華案」,但遭江澤民極力阻撓。(AFP)
有人說,中國唯一沒有連任的總理就是朱鎔基。
官方的理由是,法律規定75歲就得退休,不過百姓評論說,像朱總理那樣耿直的性格和中共官場格格不入,得罪了不少人,好多官員都罵他、恨他、打壓他,而且他又是個沒有什麼背景的人。「他是個好官、清官,可惜他生不逢時,生不逢地」。

朱鎔基「罵人」後也沒法懲辦貪官
那時北京官場的人都知道,身為總理的朱鎔基,與中共總書記江澤民,兩人關係不好,因為江澤民包庇貪官。
很多百姓至今還記得朱鎔基剛上任不久對江西洪水的處理,但不知背後江澤民要保其官運,不惜動員百萬大軍而不願洩洪的祕密。
1998年8月7日,洪水瞬間把長江防洪堤撕開了一個60多米寬的大口子。兩天後,朱鎔基到九江視察災情,並首先問及九江決口的防洪牆問題。
時任九江市人民政府副市長、城區防汛總指揮呂明解釋說,這段堤是1966年修築的,當時沒有清基。1995年在原土堤上增加了防洪牆。「由於4月才動工,汛期快到了,工期緊,所以也沒有清基。」
朱鎔基一聽,厲聲問道:「現在倒塌的牆裡,有沒有鋼筋?有沒有用竹筋代替鋼筋的?這樣的堤有多長?」
呂明回答說:「未發現竹筋。這一年建的防護牆有6000多米。每一段牆的具體情況,我不是很清楚。」
朱鎔基怒斥道:「不是說固若金湯嗎?誰知堤內竟然是豆腐渣!一些承包單位沒有建築資格,或是承攬項目太多,紛紛將項目轉包出去,以至造成層層承包,層層剝皮,製造了一個個偷工減料、以次充好的豆腐渣工程。這樣的工程要從根子查起,對負責設計、施工、監理的人員都要追查。人命關天,百年大計,千秋大業,竟然搞出這樣的豆腐渣工程,王八蛋工程!腐敗到這種程度,怎麼得了!」

98年大洪水是江澤民保龍脈造成
自古以來中國人都知道,對洪水應該疏導而不是圍堵,1998年洪水爆發後,很多專家建議在一些偏僻農村洩洪,以保住武漢等重要城市。朱鎔基哪裡知道,江澤民這時想的不是百姓的安危,而是根據風水師的說法:若洩洪就壞了江澤民當皇上的龍脈,於是動用百萬士兵,死保大堤。
徐才厚就是在那時拍馬屁接觸上江澤民的。詳情請看《新紀元》周刊在2014年的361期的報導:〈徐才厚成江澤民「軍中最愛」全程內幕〉

江澤民不顧百姓安危,為保住自己當皇上的龍脈而堅持不洩洪,動用百萬士兵,死保大堤,以致釀成1998年大洪水。(AFP)
然而儘管朱鎔基在江西九江防洪堤上對呂明大罵「王八蛋工程」,「豆腐渣工程」一詞也因此而傳遍全國,但由於江西是江澤民心腹曾慶紅的老家,呂明直到2005年1月才被抓。
在江澤民執政期間,曾慶紅對江西領導班子的任命一直具有發言權,1998年當時的江西省委書記是吳官正提拔的舒聖佑。
據2005年1月新華網報導,2004年1月呂明被逮捕,11月法院以受賄罪判處其有期徒刑11年。新華網報導說,「呂明於1996年至2003年期間,先後12次非法收受他人財物,共計人民幣32.2萬元,並為他人牟取不正當利益。」這裡,官方沒有提到朱鎔基視察九江時的憤怒。看來,是溫家寶、胡錦濤替朱鎔基「出了口氣」。
不過,江澤民退休後依然掌控實權,各類貪腐依舊盛行。
朱鎔基為了自己的名聲,2003年1月在召開其任期內的最後一次國務院全體會議,還表達了對水利工程的擔憂。在其退任前,朱鎔基還專門重回九江視察。
官方報導說,2002年,朱鎔基的眼睛已經很不好,醫生要其做手術,但是朱鎔基為了能夠沿著1998年的洪水沿線走一遍而放棄了手術。「我不去看,我不放心,如果又是『豆腐渣工程』怎麼辦?如果在我卸任前夕,來一次大洪水把大堤沖垮了,我怎麼向老百姓交代?」
然而2016年長江還是多次發生決堤事件,讓很多百姓對中共治理長江的能力感到絕望。

官方藉朱鎔基健康影射江澤民衰老
在北京官場,很多人都知道,朱鎔基反對江澤民鎮壓法輪功。1999年4月25日,上萬法輪功群眾到北京信訪辦上訪,朱鎔基接待了法輪功代表,並表示政府不反對群眾學煉法輪功,按照真善忍做好人,然而江澤民出於對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先生的妒忌,獨自一人決定要鎮壓法輪功。

在北京官場,很多人都知道,朱鎔基反對江澤民鎮壓法輪功。圖為1999年江發動鎮壓後兩個多月,朱鎔基一身黑參加「十一」閱兵典禮。(AFP)
那時其他政治局六個常委都反對江澤民無端鎮壓百姓。
據大陸媒體報導,《朱鎔基答記者問》一書(精裝光盤版)包括書和朱鎔基在五次總理記者會上的實況錄像的光盤。文章說,88歲的朱鎔基現在精神很好,思維敏捷。
還有文章說,朱鎔基的頭髮是灰白色,但並未全白。「他從不染髮。」
在任上時,朱鎔基曾公開表態,退休後,一不作傳記,二不題詞。如今朱鎔基過著退休老人的生活:讀書、看報,有時操起京胡和夫人勞安唱上幾段京劇。
在3月舉行的博鰲亞洲論壇2016年年會上,朱鎔基之子朱雲來被問及「父親身體狀況如何」,他答道,「挺好,挺好」。
與朱鎔基的安度晚年相比較,現年90歲的江澤民「很不甘寂寞」。近日,傳江澤民再次生重病。

朱鎔基多次在會上痛批曾慶紅
朱鎔基退休後生活一向低調,但近年來,在習近平陣營和江派的激烈博弈中,朱鎔基多次高調「露面」,為習李站臺,痛批江澤民的軍師曾慶紅。

近年來,朱鎔基多次高調為習李站臺,痛批江澤民的軍師曾慶紅。如今官方再版《朱鎔基答記者問》,發出了習陣營要動江派曾慶紅的清晰信息。(大紀元合成圖)
如在2013年的一次退離休政治局常委的生活會上,朱鎔基指周永康是一個典型的偽君子,這樣的人能出現在中央政治局,「反映黨內把個人長官意志凌駕法律規則的習慣根深蒂固」,矛頭直指江澤民。
2014年7月有港媒發文披露,朱鎔基在出席退離休政治局常委組織生活會時,曾點名批曾慶紅,指責曾沒有管教好子女,質問說:「在海外擁有兩千平方米花園住宅還嫌不夠,還要擺闊。錢哪裡來?造成影響很不好。」他還要求曾慶紅應該管好子女,並直言「可能已經晚了。」
2015年3月,《動向》雜誌報導說,當年2月初,在中南海召開的中共國家級退休離休老幹部生活會上,朱鎔基、吳邦國就先後嚴詞批評曾慶紅在違紀違規的路上「走得夠遠」,必須懸崖勒馬。
有報導說,朱鎔基在會上痛揭曾慶紅風流史,說:「晚年了,在子女問題、在家屬問題上失責造成大影響已經是很大過失,如在個人生活作風道德上一再失足就是很大污點,很不應該。」曾慶紅當時也多次起立、擊桌子說,這是「有組織、有布署」對他清算,說反腐利劍是直指「江澤民為核心的第三代領導」等。
2016年《爭鳴》雜誌7月號報導,6月中旬的一個周末,中共中央在香山舉行了中共95周年「學習座談會」,在曾慶紅發表一通所謂「反腐亂黨」言論之後,朱鎔基毫不客氣指斥其「作風浮誇,自以為智商高人一等。」並明言,中共黨內老一輩一直對曾慶紅不放心,也一直反對「重用放在黨政領導核心層」。朱鎔基還表示,當年江澤民曾提出曾慶紅任上海黨政一把手,宋平和喬石等人就明確反對,現在證明「那是正確的。」
報導稱,朱鎔基的講話令曾慶紅惱羞成怒,未等朱鎔基說完就插話稱,座談會已經變質走樣,「名副其實是針對我、針對江澤民、李長春和賈慶林等人。」隨後曾慶紅更失控破口爆粗,稱「朱鎔基XX,今天算真正了解你了」云云。最後,曾慶紅藉口請假,提前離場。
曾慶紅的失態行為,令會場氣氛陡變,在與會多名政治局委員發言之後,王岐山當場公開點名曾慶紅和李長春等人,並提出三條警告,敦促其拿出實際行動簽署個人、配偶和子女財產收入來源公開公示意見等。
如今官方再版《朱鎔基答記者問》,發出了習陣營要動江派曾慶紅的清楚信息。

來源轉自:
【第498期2016/09/22】
(注意:帖內文或圖片中可能含有厭惡性簡體字;本站維護中華文化,堅決行使正體字。版權歸著者所有。)
【其他.相關】: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