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Translate

2016年9月21日 星期三

鎮壓《炎黃春秋》當局困獸猶鬥

內外交困,外強中乾
《爭鳴》去年一月號曾刊載《毛陰魂PK習新語》一文,筆者在該文中指出:「政治審查進一步收緊,使《炎黃春秋》將失去生存空間。……鎮壓輿論就是困獸猶鬥。」果不其然,自從上次整肅該刊至今尚未滿兩年,中共當局就迫不及待地要把它置之死地而後快了。
這顯示了習當局在內外交困、外強中乾境況下作困獸猶鬥。如果他真有自我吹噓的「道路自信,理論自信,制度自信,文化自信」,那就根本不需要採取這種手法,讓全世界看到他和他的政權的野蠻、粗暴和卑劣,連自己制定的法律也肆意踐踏。
《炎黃春秋》獨立核算,自辦刊二十五年以來沒有要國家一分錢,訂戶達十九萬,用手機版閱讀者有三百萬人以上。自上次被整肅後,雜誌被迫掛靠中國藝術研究院。雙方曾經簽訂過一份協議書,白紙黑字約定,炎黃春秋雜誌社有獨立的人事任命權、財務自主權和發稿自主權。雙方蓋章,具有法律效力。
七月十四日,中國藝術研究院關於《炎黃春秋》的一份人事任免通知在網上被披露。根據這項通知,《炎黃春秋》雜誌重要職務全部為官方派來的人所取代,原社長、總編輯杜導正、副社長胡耀邦的兒子胡德華和總編輯徐慶全均被撤換。七月三十日,中國知名作家、《炎黃春秋》雜誌編委邵燕祥發出《給文化部藝研院的公開信》,宣佈支持老社長杜導正公佈的「停刊聲明」。另一編委袁鷹決定採取同一態度,但因他年老不便,委託邵燕祥一併代為聲明。

合法反抗與法律界的正義呼聲
《炎黃春秋》委託的律師事務所八月二日在北京舉行起訴中國藝術研究院的專家研討會,有中國四大法學家之稱的前政法大學校長、人大法委會副主任江平、原中國法學雜誌總編郭道暉、原社科院法學所法理研究室主任李步雲、全國人大法工委研究室原主任高鍇,以及熊文釗、何兵、張千帆、徐昕等十多位知名法律專家與會。同時,《炎黃春秋》發表與藝研院脫離「主管主辦」關係的聲明,堅持訴訟到底,維護雜誌社的合法權益。
《炎黃春秋》雜誌的副社長胡德華、總編輯徐慶全、副總編王彥君,以及莫少平律師也參加了由中央財經大學法律碩士教育中心主任、中國法學會案例研究會秘書長李軒教授主持的論證會,並對案情作了說明。
與會專家從憲法、民法、行政法、訴訟程式法、法學理論等角度,對炎黃春秋雜誌社起訴藝研院違約撕毀協議案進行了探討,並給出法律意見。會議將形成由到會專家簽字的專家意見書,提供給司法機關參考,並向全社會公佈。
曾擔任人大法工委研究室副主任、中國法學會研究部主任的郭道暉在會上發表《對〈炎黃春秋〉被非法奪權事件的法理評議》一文。郭道暉表示,文化部下屬的事業單位藝研院,不經雙方協商,用非法行政命令手段,單方面撕毀與另一個社會文化組織炎黃春秋雜誌社訂立的協議並予以強佔,令人感到文革某些現象在回潮,而與《炎黃》雜誌屬於平等合作關係、並非行政隸屬關係的藝研院單方撕毀雙方必須遵守的協議,既違法,又違憲,也失德;不僅無效,理應受到法律追究。
此前,《炎黃春秋》委託莫少平律所向北京朝陽區法院提出訴訟,指控藝研院單方面破壞協議,要求法院裁決藝研院擅自撤換雜誌社領導層的行為無效。但該訴訟不獲受理立案。法院稱,糾紛涉及內部管理事宜,而非法律上平等個體。《炎黃春秋》發表聲明反駁說,藝研院只是業務上有討論和指導職責,並非上下級關係,彼此人事和財務獨立,互不干涉。雜誌社認為,法院沒有著眼於原告和被告的法律關係,反而在非法律關係上兜圈子,令人不解。
莫少平律師八月三日中午表示,準備代理《炎黃春秋》對朝陽法院不立案的裁定提出上訴,因此先聽聽法學界專家的建議。他說:「專家支持《炎黃春秋》從法律角度來維護自己的權利,原則上都表態。第二,朝陽區人民法院不予受理的裁定,大家還是認為,所依據的理由不能成立,站不住腳,應該受理,應該進行審理。」
胡德華說:「現在在宣導依法治國。如果是講道理講不通,就要訴諸法律。我們對我們國家的法律還是抱有極大的信心的,還是維護正義的。所以我們用法律作我們維權的武器。」
藝研院近日要求炎黃春秋社交出公章,在被拒後便採用《炎黃春秋》聲明所說的「非法手段」,「私刻」了《炎黃春秋》的公章、財務章、合同章等七枚公章,並在被藝研院「竊取」的《炎黃春秋》官網上發出「公告」。《炎黃春秋》隨後表示強烈抗議,申明原有公章、財務章等印鑒仍然合法有效。《炎黃春秋》原執行主編洪振於八月十三日發表致偽刊編輯人員的公開信,列舉事實詳盡批判八月號偽刊的低劣品質。
《炎黃春秋》七月三十一日還發表了與藝研院脫離「主管主辦」關係的聲明。在簡述《炎黃春秋》雜誌的「掛靠歷史」,以及今年七月十三日藝研院單方面終止協議,強行撤換炎黃春秋雜誌社領導層,並派人強佔辦公場所,違法搜身等過程後,《炎黃春秋》宣佈:藝研院七月十三日單方面撕毀協議之日起,不再是炎黃春秋社的「主管主辦」單位,也喪失審計財務狀況的資格。
聲明強調,雖已宣佈停刊,但炎黃春秋社仍合法持有雜誌的刊名、刊號,藝研院無權盜用,而雜誌社由杜導正為社長的社委會領導機構不變,事業法人地位和法定代表人不變,除暫時不能正常出刊外,工作秩序不變。
《炎黃》案事涉法律甚多,侵吞他人財產,擅入他人辦公場所,侵犯姓名權,盜用刊號,發行偽刊,……,但號稱人民法院的法院竟不予受理。這場多重侵權的嚴重事件,被拒之法院門外,有人認為是文化部或文宣部門所為。試問,文化部或文宣部門的能量再大,還能影響到司法?只有中共最高層才有控制司法部門的權力。

得道多助,失道寡助
張寶林(有人誤傳為周瑞金)寫了振聾發聵的《炎黃》五問,胡平擲地有聲地回答。中共最高層企圖瞞天過海、偷天換日的詐騙行為已大白於天下。
中共當局之所以要整肅《炎黃春秋》,是由於這一批堅持正義、敢於說真話、還原歷史真相的現代史家令當局恐懼。當今正義之聲響徹寰宇,整肅《炎黃春秋》、鎮壓輿論和壓制言論自由已形同過街老鼠。習近平現在個人形象自我毀壞,權力運作也不斷遭挫,官員在坐等他出事,商人在坐等他下台,知識份子在坐傳他的笑話,老百姓正在以抱怨代替歡呼!天作孽,猶可違;自作孽,不可活。歷史將作出公正的判決。

二○一六年八月十四日

來源轉自:
【2016年9月號 爭鳴總467期 龔 道】
(注意:帖內文或圖片中可能含有厭惡性簡體字;本站維護中華文化,堅決行使正體字。版權歸著者所有。)
【其他.相關】: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