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Translate

2016年9月20日 星期二

梁振英真陰毒卸責財爺林太 臨急僭建小組督師不尋常




橫洲風波發生後,陳茂波即「龜縮」,話也不多一句。
【評論文章/漢江泄】
中聯辦主任張曉明助紂為虐,與梁振英狼狽為奸,兩人膽子愈來愈大,愈來愈猖狂。為了拉攏政商界,撈取梁振英爭取連任的本錢,鞏固團團夥夥的經濟利益,視政府架構於無物。2013年6月底,梁振英突然主動提出「僭建」一個工作小組,並親自督師,處理橫洲及皇后山公屋發展計劃相關的事宜。詭異之處有二:一是其親信、發展局局長陳茂波剛於同年5月底才指出毋須另設跨部門委員會統籌土地問題,為何梁振英一個月內改變初衷呢?二是由特首親自領軍的小組較罕見,多是危機處理,緣何梁振英獨愛執掌橫洲這項目呢?梁振英的陰謀被拆穿後,就使出慣常伎倆,砌詞掩飾,「放箭」射同僚,卸責他人,真陰毒,既辱「特首」之名,也解釋了梁素來被喻為「無朋友」及眾叛親離之因。
梁振英的謊話是一個接一個,一貫伎倆是用謊話來掩飾真相。香港市民久經四年的訓練,已對梁振英的一套「語言偽術」看得透澈。

迴避為何獨愛執掌橫洲項目
梁振英天天高喊房屋是「重中之重」,要想盡方法建樓,為何經他執掌一個高層次工作小組後,一個明明可建1.7萬個公屋單位的項目,離奇地無聲無息地「縮水」至僅建4,000個單位呢?橫洲發展項目如「X file」(X檔案)一樣,謎團極多,梁振英至昨天仍迴避多個關鍵問題:一是在全港芸芸土地發展項目中,為何他選擇執掌橫洲及皇后山呢?二是誰人「拍板」令項目規模縮減?三是誰人「拍板」橫洲建屋分期呢?憑甚麼指標來決定分期發展呢?
人會說謊,文件卻是真實的。筆者翻查所有相關文件,只要仔細分析及互相印證,就會發現有人是想掩蓋真相。

1個月改變初衷設專組處理
筆者再翻看一份2013年5月29日的立法會文件,當時的立法會建築、測量及都市規劃界功能界別議員謝偉銓質問發展局局長陳茂波會否成立跨部門委員會,以協調新界土地發展工作。據陳茂波的書面回覆是:「土地供應督導委員會及規劃及土地發展委員會現時已擔當妥善協調規劃發展和統籌土地供應的角色,我們並無計劃就新界土地另行成立專責的跨部門委員會。」
按目前政府架構,已有兩個高層次兼跨部門的督導小組,來處理新界土地問題。第一個是「土地供應督導委員會」,由財政司司長領導,工作範圍是全面統籌全港所有不同類別用途土地的開發和供應計劃,包括如何善用新界土地,上述各項涉及鄉郊土地包括農地的研究。第二個是「規劃及土地發展委員會」,由發展局局長出任主席,成員包括各相關政策局及部門代表,會定期討論及協調規劃及土地發展方面的工作。若果未能於「規劃及土地發展委員會」職能範圍內解決的協調問題,就會交由「土地供應督導委員會」統籌處理,務求令關乎房屋土地供應的工作有效地進行。
換言之,上述兩個委員會是政府最高層次統籌土地開發及供應事宜。言猶在耳,梁振英為何於一個月後,即同年6月27日,臨急決定要在現架構之上,「僭建」一個「橫洲工作小組會議」呢?這個由梁振英親掌的委員會,不但工作職能重疊,而且神秘運作,直至近日發生橫洲風波才自爆有此跨部門會議。

文件顯示梁擬估量及解決橫洲事
在傳媒連日追查下,梁振英昨午首度露面回應,他聲言自己執掌的「橫洲工作小組會議」只是負責各部門協調工作,項目細節由財政司司長曾俊華領導的「土地供應督導委員會」主理,企圖拖「財爺」落水,與被指與惡黑鄉紳勢力劃清界線。
在梁振英「推波」約四小時後,曾俊華透過司長辦公室發言人發出五點回應,澄清其領導的督導委員會「並沒有決定將橫州發展計劃以分期形式進行」,又指自己雖是橫州專責小組成員,但從未出席該小組的會議。筆者翻查資料,該個橫洲小組召開首次會議之日,適值曾俊華外訪,故沒有出席會議。及至晚上10時許,連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也加入戰團,強調並非工作小組及督導委員會成員,為自己與橫洲爭議劃清界線。
然而,紙是包不住火的。有一個政府內部郵件顯示,大致內容是特首梁振英主動要求成立工作小組(high-level Task Force be set up),以估量(consider)及解決(iron out)與橫洲及皇后山公屋發展計劃相關的事宜。郵件又提到特首將親自主持第一及第二次工作小組會議,並指出首次會議日期定於「今個星期四」(this thursday),註明是6月27日。由於可見,梁振英說工作小組只是「協調」,明顯不是,而是操控「生殺大權」,以及召開時間非常之急。
梁振英為求自保,竟向同僚「放箭」,被公務員鄙視,天怒人怨,不得民心,別說跟他做朋友,碰見也要視作陌路人。古語有云「獵犬終須山上喪」,害人終害己。

梁振英橫洲事件拖曾俊華落水

現時楊屋新村村民將被逼遷。(方家遠攝)

橫洲事件未解之謎
由梁振英主持的「皇后山及橫洲發展的專責小組」,本來目標是在橫洲興建1.7萬個公屋單位,但經過向鄉紳「摸底」後,在無公眾諮詢下,公屋單位規模突然縮減至4,000個,梁振英昨日首次公開回應事件,但沒有回應是否下令削減橫洲的公屋量,更懷疑「卸膊」,主動提及橫洲的細節問題乃由財政司司長曾俊華領導的「土地供應督導委員會」負責,自己並無參與,企圖置身事外。不過,財政司司長辦公室澄清,曾俊華從未出席特首主持的專責小組,其領導的督導委員會亦沒有決定將橫洲發展計劃以分期形式進行。
梁振英主持的橫洲工作小組,經三次「摸底」後,政府內部文件指基於「摸底」結果,第二、第三階段難以推展,故公屋項目「大縮水」,決定在鳳池村、永寧村及楊屋新村三條「非原居民村」的綠化地帶興建4,000個單位,數百住戶被迫遷,但一些由「梁粉」租借作商業用途的「棕地」,則毋須被政府收回。

要特首做統籌工作
事件一出,轟動全港,梁振英連日來僅以新聞稿回應事件,至昨天終於首次亮相回應,記者問他是否「縮沙」,令1.7萬個單位大減至4,000個,他則強調「沒有妥協」,表示政府「並不是為了某些地區人士或地區利益負責或妥協」,至於市民最關注的問題,即究竟梁振英是否親自下令縮減公屋單位規模,他則由頭到尾也沒有正面回應,只推說等待整理好資料後,未來數天會舉行記者會交代事件。
建屋項目一般都是由運輸及房屋局以及房屋署負責,為何今次罕有地提升至特首層次,要由他領導工作小組,梁振英則表示工作小組還負責皇后山發展,而皇后山全是政府土地,沒有任何鄉事介入。他又表示,由於工作小組的項目,涉及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負責的運房局,以及曾俊華負責的發展局,所以需要他去做統籌工作,協調兩個司長下的政策局,做「一些高層次、方向性的決定」,但實際工作都是由政策局決定。不過,他沒有解釋為何以往的建屋項目,沒有成立由他做主席的專責小組。

引述文件未公開部分
梁振英始終未有回應橫洲「先易後難」興4,000個單位是否他親自決定,他並主動「拖曾俊華落水」,引述政府內部文件未有公開的部分,指出工作小組文件有一個欄目寫明,橫洲發展項目的細節問題是由「土地供應督導委員會」跟進,「這個委員會我不參加的,是由財政司司長當主席」。
不過,財政司司長辦公室發言人晚上回應事件,指出曾俊華是特首主持的「皇后山及橫洲發展的專責小組」成員,但從未出席過會議,而曾俊華領導的「土地供應督導委員會」,亦沒有決定將橫洲發展計劃以分期形式進行。另外,政務司司長辦公室亦回應指出,土地供應督導委員會由財政司司長任主席,有關橫洲和皇后山土地發展的工作小組則由特首領導,政務司司長並非委員會和工作小組的成員。

梁志祥割蓆:從不知項目分三階段發展

梁志祥認為政府不作公開諮詢,做法不太好。
梁振英雖然一再強調橫洲建屋目標仍是1.7萬,4,000個公屋單位只是第一階段,但元朗區區議會前主席、民建聯立法會議員梁志祥直言當時並不知項目分三階段發展,更不知梁振英是項目主持人,又認為項目沒有諮詢的做法不理想;當時任區議員、現為元朗區議會主席的沈豪傑亦指出政府文件並未提及橫洲興建1.7萬個單位,區議會只討論文件提及的4,000個單位。
區會或要求重啟諮詢
梁志祥昨憶述自己三次被政府「摸底」,首次是2013年7月,房屋署副署長馮宜萱等官員在元朗區會議室與他、屏山鄉事委員會主席曾樹和及當區區議員鄧慶業等五人會面,當時有區議員拍枱反對1.7萬個單位的橫洲發展計劃;同年9至10月,政府再約見他們五人,建議把北面地盤部分棕地闢作工業邨;第三次則在2014年6月24日區議會大會前,政府表示興建4,000個單位,他與鄉事派人士均表支持,但直言未聽過計劃分期發展,以為發展縮水。他又說「摸底」並無問題,但政府做法不理想,未有公開諮詢,透明度不足,而他亦不知工作小組由特首主持,也沒有和梁振英討論計劃。
沈豪傑則說,當時區議會只討論興建4,000個公屋單位,他根本不知建屋目標是1.7萬個,政府文件也沒有提及分階段興建。他表示,區議會主席無權推翻當日決定,但若有區議員要求重審橫洲發展,而大部分區議員又贊成,區議會可要求政府就發展計劃重新諮詢。

姚松炎質疑梁公信力
候任立法會議員朱凱廸認為,梁振英是工作小組主席,對政府改劃發展一定有責任,而梁振英指橫洲發展細節由財政司司長曾俊華領導的土地供應督導委員會負責,他則形容其語論「肉酸」,「比較肉酸的是在我們都無資料情況下,似乎將個責任卸給曾俊華」;另一候任立法會議員姚松炎更表示梁振英的可信性和公信力成疑,認為他須拿出相關官方文件向市民交代。

來源轉自:
【2016年09月20日訊】
(注意:帖內文或圖片中可能含有厭惡性簡體字;本站維護中華文化,堅決行使正體字。版權歸著者所有。)
【其他.相關】: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