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Translate

2016年9月28日 星期三

張德江致命一擊 「8.31」決定釀佔領事件


張德江



速龍部隊清場過份落力。




【評論文章 漢江泄】
今天是「佔領事件」兩周年,也是香港社會運動的分水嶺。2014年9月28日凌晨1時30分,香港大學法律系學者戴耀廷在添美道的學聯「命運自主」大台上宣布「佔領中環」啟動,一場香港史上最大型的公民抗命運動正式展開。這是一場偶發事件嗎?筆者倒看不然,若非全國人大常委會的「8.31決定」,為普選討論「落閘」,香港政制發展絕對可以向前走;若非行政長官梁振英冷待學生要求見面的訴求,他們訴諸街頭也未必會引起社會人士同情。政改一役,暴露了主管港澳事務的中共中央港澳工作協調小組組長張德江的主導路線失敗,錯摸民情,錯定策略,中聯辦主任張曉明及梁振英在台前興風作浪,盡搞小動作,進一步撕裂社會,令香港陷入不和諧的困局。
筆者不支持癱瘓路面的違法「佔領」事件,因此舉成效不彰,未能達到應有的政治效果之餘,也對普羅大眾造成極大不便。不過,我們應該思考緣何至起。

「8.31決定」錯摸民情 錯定策略
心水清的讀者應會記得筆者在《成報》發表的第一篇文章是8月30日,談及梁振英炮製「港獨」鬧劇。勾起筆者要揮筆疾書「亂港四人幫」臭史,正是兩年前,即2014年8月31日的全國人大常委會的「8.31決定 」。以前港澳辦主任廖暉為靠山的利益團夥,包括張曉明及梁振英等在香港積極攪局,導致香港紛擾不斷。
全國人大常委會於2014年8月31日公布《關於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普選問題和2016年立法會產生辦法的決定》(簡稱:8.31決定),奠定了2017年的行政長官普選框架。《決定》為普選落下了三道大閘,包括:提名行政長官候選人的提名委員會須按照現時由1,200人組成的選舉委員會產生辦法的規定組成;由提名委員會成員過半數選出行政長官候選人,以及只有兩至三名行政長官候選人。在經過提名委員會的「篩選」後,市民才可以一人一票選出行政長官。 自從全國人大常委作出「8.31決定」後,香港風起雲湧,追求「真普選」的市民接連抗爭,示威和罷課一浪接一浪,最終觸發大規模的「佔領運動」。的而且確,這個人大「8.31決定」訂明行政長官的選舉產生方法,明顯超出了2004年人大常委會釋法的依據,同時也令到負責政改的港府官員亦頭痛不已,因可鑽動的空間有限。

張德江錯過扭轉政改局勢機會
港澳事務由張德江把控,在政改一役,他錯過了多次可以扭轉局勢的良機。其中,雖然人大常委會的「8.31決定」具有最高法律權威,不可撼動。可是,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第62條第11款載明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的其中一項職能為:「改變或者撤銷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不適當的決定。」因此,筆者認為「8.31決定」是可以修改的,假如梁振英、張曉明如實反映民情,張德江準確判斷民意,就應清楚知道「8.31決定」的弊處,及早糾正,「佔領事件」可早早結束,或不會導致後期連「雙學」(學聯及學民思潮)及「佔中三子」等也無法收拾的殘局。
整場「佔領事件」,本應「政治事,政治了」,但梁振英及張曉明卻把警隊推到台前,要「政治事,執法了」,犧牲警隊士氣後,還要惺惺作態,令人噁心。
在爆發「佔領事件」的初期,梁振英不下多次在公開或私下釋放「武力清場」信息,甚至暗示中央可能出動駐港解放軍。民建聯李慧琼、民主黨羅致光、中大校長沈祖堯等人也曾「上當」,公開呼籲學生要撤退,政府有可能要「清場」。不過,據了解,在警方9月28日施放催淚煙驅散人群後,已知很快又會聚集人群,根本無可能清場;若示威者只是安坐在馬路,沒有任何違法衝擊行為,只能寄望透過政治途徑來解決,或者等候人群自然離開。

「梁粉」奸計擬推曾偉雄「祭旗」
梁振英競選辦為爭取支持力量而沾手惡黑勢力,由在流浮山「小桃園飯局」坐下的一刻,已無退路。「佔領」期間,在「黑色謀臣」獻計下,動員黑幫勢力配合行動。據筆者了解,當時不論「佔中」及「反佔中」皆有社團人士參與。參與「佔中」的黑道中人固然為「爭取民主」這光環而自豪;「反佔中」的黑幫對於能為「維護社會公共秩序」而興奮。
部分港人批評前警務處處長曾偉雄作風強硬,令社會氣氛繃緊。筆者倒認為是這位「一哥」的腰板挺直,抵擋着外來的政治干預,獨力承受壓力,否則後果更不堪設想。
據知,當時梁振英陣營曾搞過不少小動作,包括擬要曾偉雄「祭旗」,營造他要為施放催淚煙一事「下台」的輿論,讓群眾息怒。警隊中人應記得有一幕是「超級梁粉」、行政會議成員羅范椒芬在電台接受訪問時,談及警方清場報道時眼泛淚光,邊聽烽煙市民意見,邊用紙巾拭淚,指若激起這麼多民憤,覺得警方要交代為何使用催淚彈,但她指要求梁振英下台無補於事。此言甫出,引起警隊上下怒罵。

習近平否決流血鎮壓示威者
在這個敏感時期,「換將領」是無可能的事,況且當時中央研判曾偉雄領導的警隊已盡力維持公共秩序,何罪之有呢?再加上當時有人存心攪局,擬在香港製造一場「六四」流血鎮壓事件。在主導香港事務的京官中,有人不斷提出「出動解放軍」、「武力清場」等建議,請示國家主席習近平執行。由於當時已有不少民情報告透過不同管道直接上報中央最核心,據悉後來習近平曾下達不准開槍鎮壓及武力清場的清晰指示,並指示要全力支持香港警隊工作,相信他們有能力、有智慧可以解決。之後,就傳來一連串「撐警」聲音了。

來源轉自:
【2016年09月28日訊】
(注意:帖內文或圖片中可能含有厭惡性簡體字;本站維護中華文化,堅決行使正體字。版權歸著者所有。)
【其他.相關】: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