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Translate

2016年8月14日 星期日

邢台洪災主因 問責高官有更深內幕


引發邢台經濟開發區大賢村悲劇的七里河,過去十年間已投入數十億「開發建設」,納稅人的錢就這樣付之東流了。圖為洪水過後7月23日大賢村一橋梁嚴重塌陷。(AFP)
河北省暴雨重災區大賢村,從2006年起持續十年整治七里河及「開發建設」,耗資70億的天價工程,真正用於工程建設有多少?一場大雨,老百姓家破人亡,看似天災,實乃人禍。現任官員道歉兼承責,但升官發財的前任,如今也有問責條例可啟動。
文/陳思敏
河北省暴雨成災,災情引發公憤也震動中央,7月24日,習李已派國務委員王勇趕赴河北善後。
河北這次洪澇,全省廣泛受災,受災人數破900萬,官方統計死亡失蹤達225人。其中災情嚴重、傷亡慘重的邢台市,7月19日至21日連續大雨,而位於七里河下游、邢台經濟開發區的大賢村,因當局警報延誤、甚至有傳未通知就洩洪,導致村民未能及時撤離而慘遭淹死及失蹤,部分人更是在睡夢中被洪水捲走。村民日前上訪,卻遭警力攔阻。
目前除了邢台市長道歉,還有該村所屬的邢台市開發區主任段小勇等四人被停職調查。但網上及輿論認為,此四人級別太低,直指能出警截訪的,應有更高級別的官員。
7月24日,各網站刊登的《中國經營報》〈十年數十億 七里河行洪建設沒落?〉一文,似在提示更深入的答案。
文章開篇直指:引發大賢村悲劇的七里河,曾在過去十年間投入數十億「開發建設」,且計畫投入70多億元,是「七里河發展史上最大手筆的一次疏濬改造」。如此的七里河整治,既是官方的重大、重金工程,為何不見效,問題出在哪?
2006年邢台市委、市府聯合出臺的邢字〔2006〕13號《關於七里河綜合治理工程建設的實施意見》,據文章披露,整個工程的經費來源採用的是地產開發回補建設資金的方式,工程項目的唯一業主是邢台市路橋建設總公司。官商合作模式,在路橋公司方面,工程從頭到尾「自負盈虧」;在邢台當局方面,則提供該公司「無償使用」河界內的土地,並「無條件」將整理出來的土地用於開發。
文章指,至2007年時,工程已累計完成投資10.8億元。到了2009年,指揮部領導成員調整,同時追加經費預算,整個工程將投入70多億元。整理出來的7000多畝土地,由路橋公司綜合開發,土地出讓金、各項稅負,邢台當局先徵後返,而且全額返還,同時免收各種行政規費。
該文最引人關注的一段內容,莫過引述2008年〈七里河,一座城市因她醒來〉一文中的:「經初步測算,整個工程將投入70多億元,在治理19公里河道的同時,整理出城市市政建設用地近18平方公里。到2020年,將形成一個面積近60平方公里的七里河新區,相當於又崛起了一個新邢台。」
此前輿論多指,大賢村在這次洪災中損失慘重,最主要的一個原因,是七里河河道到大賢村段時突然收窄。那麼上述關鍵一句「整理出城市市政建設用地近18平方公里」,無疑是給出了河道變窄的答案。

七里河河道變窄是因為大賢橋附近開始鋪設熱力管道。這項工程挖出來的渣土堵塞了部分河道。圖為洪水將坑內的管道沖到路邊。(AFP)
而該段話的表述者,是時任邢台市市委書記董經緯,同時2006年起,董經緯還兼河北省國安廳廳長,該安全廳一處即專司迫害法輪功。
此外,文件顯示,2009年工程指揮部領導成員調整時,在調整之後,擔任工程指揮部指揮長的戴占銀,是時任邢台副市長、政法委書記。
七里河整治,從2006年起,持續十年的巨額投資,70億的天價工程,相當一公里河道3億多人民幣,真正用於工程建設有多少?

河北邢台大賢村在這次洪災中損失慘重,看似天災,實乃人禍。(AFP)
一場大雨,老百姓傾家蕩產,家破人亡,看似天災,實乃人禍。現任官員道歉兼承責,但升官發財或退居的前任,如今也有問責條例可啟動。
來源轉自:
【第492期2016/08/11】
(注意:帖內文或圖片中可能含有厭惡性簡體字;本站維護中華文化,堅決行使正體字。版權歸著者所有。)
【其他.相關】: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