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Translate

2016年8月24日 星期三

企業囤積現金 中國陷入「流動性陷阱」


隨著貨幣政策失控以及信貸枯竭迫使中共轉向財政刺激,中國越來越面臨陷入日本式流動性陷阱的風險。(STR/AFP/Getty Images)
【記者秦雨霏/報導】
隨著貨幣政策失控以及信貸枯竭迫使中共轉向財政刺激,中國越來越面臨陷入日本式流動性陷阱(liquidity trap)的風險。
《電訊報》報導說,中共央行官員開始呼籲根本性策略改變,警告說,降息這把刀已經變得越來越鈍。它無法制止公司囤積現金或制止私人投資下滑。
中共央行調查統計司司長盛松成上個月點燃一場風暴,警告中國經濟「已經開始顯示一些陷入流動性陷阱的跡象」。
盛松成8月22日告訴官媒,中國對外國借貸的依賴很小,可以負擔得起財政刺激手段。他說:「長期而言,中國可以讓它的赤字-GDP比率上升到3%甚至是5%。通過降低企業稅而不是降息,它可以更有效的刺激增長。」
中共國務院現在也加入大合唱,本週呼籲削減750億美元的企業稅,以提振信心以及刺激生產領域。

中國企業囤積「死錢」
陸媒財新雜誌說,中國公司在囤積創紀錄數量的「死錢」(dead money)而不是花掉它們。在過去七個月,私人投資增長下降到2.1%,這是自從全球金融危機以來最低的。
《電訊報》報導說,中共央行實際上在「推一根繩子」。「推一根繩子」是經濟學家凱恩斯的名言,他將貨幣政策比作拴在經濟上的繩子,只能拉它而不能推它,意思是貨幣政策對通貨膨脹有效,而對緊縮的效用就不大了。
中國國際金融有限公司的客戶報告警告說,經濟基本面在惡化,公共支出飆升和房地產繁榮掩蓋了內在的問題。
財新文章說:「資金被大壩攔在外面,無法流入實體經濟,這顯示出流動性陷阱在惡化。」
「流動性陷阱」這個詞讓人想起美國大蕭條,它也困擾了日本十五年。

信貸擴張取得越來越少的回報
牛津經濟研究院的經濟學家高路易說,隨著貨幣流入房地產投機和金融資產,信貸擴張正在取得越來越少的回報。
高路易說,從2002年到2008年,44元信貸可以產生100元的固定資本形成總額(Gross Fixed Capital Formation)。去年該數字上升到62元,現在該數字上升到70元。
《電訊報》報導說,中共每一次採用信貸手段維持繁榮,他們就獲得越來越少的回報和產生越來越大的風險。
國際貨幣基金本月早先說,中國企業債務已經達到GDP的145%。「漏洞仍然在以一個危險的軌跡上升。它們必須立即解決。」 金融系統顯然已經不健康。未償還按揭去年飆升30%,達到2.5萬億美元,擠占了信貸市場。企業新增貸款六月份出現11年以來首次收縮。
自從資本外流七月份攀升到420億美元以來,中共當局就不得不踩鋼絲。凱投經濟估計,央行上個月不得不拋售290億美元的外國債券來支撐人民幣。
財新說,貨幣總量指標出現罕見分離令央行官員擔憂。M1(現金和支票帳戶)七月份同比飆升25.4%。而M2增長放緩到10.2%。 財新說,M2的放緩暗示央行製造的貨幣沒有流入生產領域。它只是躺在企業銀行帳戶上閒著。

來源轉自:
【2016年08月24日訊】
(注意:帖內文或圖片中可能含有厭惡性簡體字;本站維護中華文化,堅決行使正體字。版權歸著者所有。)
【其他.相關】: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