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Translate

2016年8月25日 星期四

日學者揭長春圍城恐怖慘狀:餓殍遍野 人吃人


1948年,中共軍隊包圍長春,導致數十萬人活活餓死。(網路圖片)
日本學者遠藤譽去年曾著書揭露抗戰期間中共前黨魁毛澤東勾結日軍的歷史。她的另一著作《卡子-沒有出口的大地》也逐漸引起國際關注。該書的英文版本月在美國面世,書中披露了1948年共軍包圍長春時,導致大批百姓餓死,屍骨遍地,人吃人的地獄般慘狀。
據美國之音報導,遠藤譽現任東京福祉大學國際交流中心主任,於1941年生於長春,家中還有兄弟姐妹。她幼年時,父親大久保在長春市開發戒毒藥「吉福德祿」,並經營一家工廠「新京製藥廠」。遠藤是她婚後的夫姓。大久保因成功開發戒毒藥,二戰結束後一家被留在了中國。

戰亂中求生
1945年8月9日,日本宣布戰敗前夕,蘇聯對日軍宣戰,日本關東軍棄城而逃,長春陷入不安和騷亂,遠藤一家遭蘇軍洗劫。1945年11月,國軍進駐長春後,接管了「新京製藥廠」,改名為「長春市營第一製藥廠」。
1946年4月,共軍攻打長春,5歲的遠藤因開窗迎夕陽,右臂不幸遭流彈擊中,這讓她終身留下殘疾。

共軍圍困長春時恐怖的「人間地獄」
1946年7月,按照蔣介石「以德報怨」的政策,國民黨政府開始遣送長春的日本人,大久保則作為少數高級技術人員被留下。1947年入秋前,第2批日本人離開後,共軍包圍了長春,斷水、斷糧、斷電、斷煤氣,從此百姓開始了噩夢般的日子。
遠藤的臂傷出現惡化,大嫂病死,侄兒又餓死,飢餓令全家被迫吃釀高粱酒剩的酒糟,再到吃野菜、榆樹葉,甚至樹皮,街頭到處是餓死的人和撕吃屍體的狗。
維生素缺乏令人皮肉潰爛,步履蹣跚,遠藤大哥被餓死後,大久保決定逃出長春,臨行前小弟又被餓死。
1948年9月20日,大久保帶領最後留在長春城內的約90名日本人,步行到達共軍圍城的雙重鐵絲網之間的區域(即「卡子」)。他們穿越腐屍、乾屍遍地的難民地帶,摸著黑找到一塊死屍較少的地方睡下,次日醒來,卻發現還是睡在屍骨上,身旁還有探出地面的死人手臂。周圍是一望無際的死屍和難民,附近是啃著人骨的成人、把血當奶舔的嬰兒……
幾天後,大久保一行人終於靠他的「吉福德祿專利證明書」,證明了其高級技術人員身份,從而獲得放行,逃出了「卡子」。但一家人繼續忍受飢寒逃難。遠藤鮮活地回憶起,她逃離長春前後,受傷、飢餓、驚恐、死別、逃難途中一家人撿吃瓜瓢而中毒、死去活來的經歷,顯示共軍圍困長春所造成的災難,對一個年僅7歲的孩子是何等的刻骨銘心。

《卡子》一書出版的曲折經歷
1953年遠藤譽隨家人回國,30年後出版了回憶童年時代的著作《不合理的彼方》,1984年又出版了《卡子–沒有出口的大地》,書中除了回顧上文所述長春圍城時的恐怖經歷,還回憶了她歷經日軍侵華、國共內戰、回國前遭洗腦和批鬥的苦難歷史。
為了寫《卡子》一書,遠藤曾採訪當年攻打長春的一名共軍士兵。該士兵說,他看到長春「路上到處都是屍體,連走路都難」,「餓死的全是老百姓」。
90年代《卡子》一書被譯成了中文,曾任中國社科院社會學研究所客座研究員及上海交大客座教授的遠藤,本以為能在中國找到一隅出版天地,然而幾乎所有出版社都以「過於敏感」為由,給她吃閉門羹。
急於在有生之年揭露那段歷史的遠藤感到焦慮。她表示:「中國於我有養育之恩,我心懷難以名狀的悲痛,希望播撒真相的種子,來樹立紀念卡子的墓碑,為死難者鎮魂。中國人民也有權了解那段歷史的真相,並汲取教訓。」
她決定在中國大陸以外出版《卡子》中文版,2014年,該書中譯本終於由台灣樂果文化出版社出版。

不懼中共 堅持揭露真相
遠藤表示,中共當局稱,包圍長春期間,餓死的百姓在12至15萬人之間;國民黨政府統計為60至65萬人;她自己則根據1947年長春人口變化等調查,推算有30至35萬人,這「雖然不精準,但母庸質疑,有數十萬人之多」。
可是中共拒不承認圍困長春的錯誤,毛澤東與中共前副統帥林彪的書信中,也提到「讓長春成為死城」之類的話。
遠藤說,中共曾在革命戰爭中承諾,要拯救人民於水深火熱之中,帶領人民走向民主和光明的未來,所以人們響應號召,「拋頭顱、灑熱血」,可「人民中國」至今仍不見蹤影,「諾言到哪兒去了?」
「我已75歲了,時日無多。無論中國還是日本,了解圍城實情、經歷慘劇的人在一天天變老和減少,我等不到中共自己坦白。」
體弱多病的遠藤說,她知道自己做的事必要搭上性命,但仍「要拼盡全力拿出成果」。

來源轉自:
【2016年08月25日訊】
(注意:帖內文或圖片中可能含有厭惡性簡體字;本站維護中華文化,堅決行使正體字。版權歸著者所有。)
【其他.相關】:

1 則留言:

Wa Tak Lok 提到...

國民黨也是魔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