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Translate

2016年8月20日 星期六

2016中國水災引發的「人問」


2016中國水災,災情嚴重、受災者眾多、天災人禍糾纏在一起。圖為2016年7月長江流域的廣西壯族自 治區的洪水。(Getty Images)
文/何清漣
2016中國水災,除了災情嚴重、受災者眾多、天災人禍糾纏在一起,民怨沸騰之外,中國人突然感覺到自己像個國際棄兒,國際社會少有存問。雖然這一思考被中國網管撲滅了,但我卻認為,中國人已經到了應該想想這一問題的時候了。
人問:兩個孩子都是受災者,世界為何「厚此薄彼」?
邢臺水災後,一個被淹死的小女孩與敘利亞小男孩艾蘭的照片被放在一起,配上一條微博在國內瘋傳:「當年敘利亞小男孩遇難的照片,引來世界無數刷屏,如今河北邢臺小女孩遇難照片,又會引來多少人關注?難道別人種下的是希望,我們種下的是草籽?」

2016中國水災,災情嚴重、受災者眾多、天災人禍糾纏在一起。圖為2016年7月長江流域的廣西壯族自 治區的洪水。(Getty Images)
這條微博在國內旋即被刪除。當時看到這一「人問」之時,我想的是:中國人總算開始注意到,如果有一天中國大亂,中國人將成為國際棄兒。
具體來說,這種「厚此薄彼」,具體原因有三:

一、兩個孩子的死亡的時間點 不一樣
敘利亞男孩小艾蘭之死正當其時,那時,歐洲國家在美國構造的國際秩序下幸福地生活了大半個世紀,已經過分理想主義。因此,小艾蘭之死觸動了西方媒體、人民心靈中最柔軟、最溫情的那份同情心。在輿論的強大壓力下,西方國家的政要們將所有的利害考量包括經濟承受力放置一旁,表達人道同情唯恐落在人後。默克爾信心滿滿地表達「接收難民無上限」,「我們能做到」。如果有人要怯怯地談一下容納能力與可能後果,那會遭來一片噓聲與惡罵。
如今不到一年,法國、比利時等國發生多起恐怖襲擊,德國在科隆難民大規模集體性侵案之後,又於2016年7月一周之內發生三宗難民和一宗伊朗裔殺人事件,瑞典在世界上每10萬居民中女性被強姦數量排行榜上成為第二名(53.2),僅次於第一名萊索托的91.6。
歐洲人民的幸福生活結束了,如今成為求安全而不得。死在地中海上的難民,僅超過百人遇難的沉船事件就有幾起,其中也有與小艾蘭一樣可愛的孩子,但是面臨恐襲死亡威脅的歐洲人已經沒有心情為他們悲痛了。在法國尼斯恐襲現場,一名遇難小女孩和她的玩具娃娃那張照片,被法國網友與小艾蘭的放在一起,做成了圖片,配上的話語是:「如果他活著,她就必然死去」——此前,《查理周刊》曾做過一期漫畫,畫面是:成長為青年的艾蘭追著法國女子意圖性騷擾,手中揮舞著刀子。法國人之所以這樣無情地諷刺,乃因對法國人實施恐怖襲擊的,正是在法國出生長大的穆斯林移民後裔,他們是法國公民,享受法國公民的一切福利與權益。
因為恐怖襲擊防不勝防,法國警察疲憊不堪還有生命危險,7月17日,法國總理瓦爾斯在一篇採訪中表示,「時代已經改變。恐怖主義在長時期內都會成法國人日常生活的一部分」。德國法務部長馬斯說得更厚顏無恥:「要求國內安全不是基本權利」。這位部長大概不懂「大數原則」,即任何災難於社會是一個微不足道的小數,但對受災者來說卻是百分之百的損失。西方的人道主義是從關心個人權利與生命安全起步的,如今在德國,政客面對恐怖襲擊無能防範,只好聲稱國內安全不是基本權利,納稅人算是白養了一群昏庸政客。
關心他人與他國,都是在本國人民富足安定的情況下,人類出自同情心的選擇。一年不到,奉行人道主義的歐盟各國的國內安全都成了問題,哪還有心思關心中國水災中的一位受難小女孩?更何況中國的央視也未為這位小女孩悲嘆。

二、在國際社會眼中,中國是個災難之國
所謂「人禍」的一個類別,就是專制政府不斷因政治、言論等各種原因抓人,陷人入罪,每輪大的事情或者引人關注的人物入獄,總能引來國際社會一片批評之聲。
即使是天災,比如洪災、泥石流等環境災難,只要一溯源,就會發現明顯的人禍因素,這些,我在以往的文章中都談過,比如最近的〈大自然的報復:武漢淹城〉,〈生態安全:一個國家最後的政治安全〉等等。
如此密集的災難發生頻率,以及每次大災難中必不可少的腐敗醜聞、政府不作為、敷衍塞責等,早就讓同族同種的香港人都涼透了心,部分人甚至視大陸人為「蝗蟲」,提倡「港獨」,加上香港人口密度排在世界前幾位,從心願與容納力二者來看,今後都已沒有可能接納大批中國災民、難民了。香港如此,其他國家更不用說了。

三、中國號稱世界第二大經濟體,有足夠的救災能力
中國富人全世界購買豪宅、奢侈品的購買力讓世界都開了眼;中國官員的貪腐數額也不斷刷新世界腐敗紀錄,再加上中國在軍費上投入巨大,世界各國理所當然地認為,一場常見的自然災害,GDP總量居世界第二的中國自有能力克服,因此也就較少關心存問援助了。
根據中國官媒報導,本次中國長江中下游遭受的洪澇災害是中國近年來最大的洪澇災害,損失嚴重,共有3100萬人受災,直接經濟損失670.9億元。但各國政府慰問寥寥,政府援助似乎沒有。自7月11日蘋果公司捐出700萬人民幣之後,我只看到一篇〈海外僑胞心繫中國汛情攜手並肩共築大愛長堤〉,其中列舉的捐款數字少得可憐。
我真心希望這是我看漏了重要的援助資訊。
這種情況中國人心裡很不舒服。但是我還是想安慰一下同胞們,委內瑞拉今年發生經濟危機,人民陷入飢餓,但除了老朋友中國關心過之外,其他國家也基本不太關心,因為各家都有一大堆麻煩事纏身。美國麻煩相對少一些,目前因為2016大選選情的激烈對立,以及恐襲事件與襲警案不斷發生,暫時沒有「管他國閒事」的心情。

中國人需要有自救意識
目前,凡有條件的中國人都在移民。這移民大軍當中除了極少部分是無法承受政治迫害而出走者之外,絕大部分是中國的成功人士與比較成功的人。用一位移民仲介的話來說,凡金融資產在2000萬人民幣以上的,基本上都在外築巢。
從同理心出發,離開那個讓人窒息、災難頻發的國度,也許是種合理的人生選擇,因為人有追求自由與幸福生活的權利。但以下三個因素決定能移民的人只會是中國人當中的少數:
一、世界上好的國度太少,美國、加拿大、澳大利亞、歐洲就是世界各國移民首選之國。歐洲目前正深陷入數百萬中東難民造成的困境不能自拔,澳大利亞與加拿大正在慢慢收緊移民政策。美國2016年大選,移民政策將是大選激辯的主要題目,希望美國繼續敞開大門的人,只能祈盼民主黨繼續主掌白宮。
二、中國早就成了僅次於印度的世界第四大輸出移民國,目前全球分佈的華人總共有5000多萬(2008年中共官方機構的調查資料),其中約有70%是中國改革開放以後出國的。據聯合國難民署發布的《全球難民趨勢年度報告》,截至2015年底,全球被迫流離失所者人數增至6530多萬人,希望西方發達國家能夠接收他們。
考慮到上述兩個現實條件限制,中國人的移民夢想之實現難度日益增大,今後30年之中,最樂觀也就能夠移出去5000多萬,95%的中國人只能繼續留在中國生活。因此,中國人得培養自救意識。
網上流傳一篇〈一個抗洪幹部的哀嘆:我們水裡幹百姓看翻船〉,其中有段文字讓人看了印象深刻:「今年的大洪水也席捲了整個鄂東,其老家望天湖洪水滔天,村幹部和軍人忙著背土築壩,老百姓蜂擁去電魚抓魚,很多閒漢寧可坐等水淹也不肯為保衛家鄉出力,著實令人唏噓。」
國內評論者多認為這不能怪老百姓,一條微信認為這現象反應了三點:
一、積極看,民眾已疏離謊言黨;
二、專制之下,沒有公民權利,不會有公民責任;
三、趙家(中共)包辦了一切,當然必須包括救災。
從原因與結果的邏輯關係來看,這條微信評價大體上不錯。老百姓的冷漠、不熱心公益,都由這個專制的全能政府造成。但是不知人們是否想到:水災來臨時,民眾可以採取這種方式以應對;但席捲全社會的災難來臨時,全體社會成員很難自外於災難,難逃「玉石俱焚,草木同腐」的命運。
因此,中國人必須開始自救,這種自救層次有高低,低層次就是移民,將個人及家庭置於安全之地;高層次就是通過救社會達成救個人,比如發起民主憲政運動,要求政府還權於民,建立一個以地方自治為基礎的憲政中國。

轉自《美國之音》

來源轉自:
【第492期2016/08/11】
(注意:帖內文或圖片中可能含有厭惡性簡體字;本站維護中華文化,堅決行使正體字。版權歸著者所有。)
【其他.相關】: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