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Translate

2016年7月31日 星期日

英國退歐對香港的啟示

民主制度仍然優勝獨裁制度
英國公投退歐意外通過,出乎很多人的意料以外,不少人視之為民主制度示範了甚麼叫失敗,亦顯示了即使是最古老的老牌民主國家,也一樣可以出現如此驚人的失敗;然而這幾日的發展顯示,英國與歐洲這種有民主制度的國家面對失敗時,比起獨裁制度的失敗,仍然輕微得多,容易改正得多。
事情可由東歐各共產國家倒台以及蘇聯瓦解說起。自東歐各國推翻共產黨獨裁統治之後,西歐各國不想再犯兩次大戰的教訓,希望以更緊密的經濟及政治聯盟,把東歐的落後國家和西歐的先進國家,統合在一起,遂在這十幾年間,促成歐盟東擴,接收一堆前東歐的新成員國,並要求各國實行嚴緊的盟約,即透過不止是經濟上的統合,更對成員國的政體如選舉制度、自由與人權等,有嚴格要求,把這些東歐國家綁在穩定的民主政制之上,而不是任由這些國家面對經濟上的困局,以至引來政治上的困局,而最終要走上回頭路。
歐盟此舉在戰略上是一個偉大的佈局,以至在一些國家取得了顯著的成功,例如波蘭、捷克、斯洛文尼亞以及愛沙尼亞等,令民主生了根,也令這些國家成為歐盟中穩定而進步的力量,面對再次走回頭路的俄羅斯,亦有能力在意識形態及經濟上抵抗。
然而由於英國、愛爾蘭等一再在公投上否決進一步的政治上統合,歐盟的改革只能藉里斯本條約通過,而最緊密的政治上的統合,卻無法達成。弱國藉強大的德國經濟龍頭,以強勢的歐元借貸,其內部支出不容其他成員國質疑,於是遇到金融危機時,這些問題就一發不可收拾。希臘的財政危機打響了歐盟第一聲警鐘;敘利亞難民藉歐盟的人口自由流動協議漏洞,打響了歐盟的第二聲警鐘;如今連歐盟三大支柱的英國,都竟然公投出脫歐的結果,則打響了歐盟的第三聲警鐘。歐盟體系一旦瓦解,民主世界將少了一股能制約俄羅斯與中國的力量,如美國總統大選選出特朗普為總統,少了世界警察的話,小國面對俄國與中國的威脅時,將缺少強而有力的制約。

根據法律的遊戲規則行事
英國公投的危機,卻顯示民主政制即使有時會做錯,也有充份迴旋更正的空間,而不比中國的「政治運動」,一旦走錯了就進入不歸路。英國公投結束兩星期後,保守黨兩位涉及「政治暗算」首相卡梅倫(David Cameron)的內閣成員,即前倫敦市長莊漢生(Boris Johnson)與司法大臣高文浩(Michael Gove),先發生「狗咬狗骨」的內鬥,迫莊漢生先退選,再到高文浩發現自己身邊的支持亦消失融解,說明在英國這些成熟的民主國家,即使有所謂「民粹」或鼓動人心的領袖,這些問題仍可在制度之內解決,而且只能文鬥而非武鬥,不會有中國宮廷鬥爭般血腥。
英國的公投本質是「建議」,而此「建議」如何能夠實行,或者最終藉另一場大選,最後取消實行,這仍是未知之數,但可見得到的是,英國遇上了再大的政治問題,仍然要根據法律的遊戲規則而行事,而不是像口說「以法治國」,從來都無法無天的中國共產黨。

經濟融合政治問題無法迴避
很多華人常說政治是黑暗,然而在英國的這場政治鬥爭中看得到的,卻是爭權奪利之餘,仍然擁有紳士風度,以及各人在以自己的利益行先之餘,仍然會為國家的利益作打算,比起華人社會那種鬥爭要把人鬥死,或以司法進一步打壓對手,然後羅織罪名攻擊的,仍然好得多。
歐盟內部的問題顯示,一旦政治上無法協調,例如香港與中國的制度迥異,幻想單靠經濟上的「融合」就能夠避免政治上的問題,根本就是天方夜譚。當經濟上緊密在一起,政治上的問題就會成為無法迴避的問題,大吞小,小被滅亡,問題就是香港人是否願意自己的民主、自由、人權制度全面消失,變成和中國大陸一樣,這就是「一國兩制」不斷倒退無法避免的問題。

來源轉自:
【2016年7月號 動向總371期 林 忌】
(注意:帖內文或圖片中可能含有厭惡性簡體字;本站維護中華文化,堅決行使正體字。版權歸著者所有。)
【其他.相關】: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