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Translate

2016年7月16日 星期六

批評共產黨,有用嗎?


(Beijing Patrol/CC by 2.0)
【撰文⊙陳破空】
有人說:「幹嘛老批評共產黨,你們應該幫助它,給它提建議。」還說:「那樣效果更好。」
顯然,有人經中共長期洗腦,習慣了共產黨的謊言,也習慣了共產黨的統治,乍聽得對共產黨的批評,就顯得不習慣、不適應、甚至不舒坦。那些長期把中共混淆為中國的人,尤其顯得不適應和不舒坦。
且不說,無數的教訓是,那些幫助共產黨、給共產黨提建議的人們,都被打成了「右派」和「反革命」,遭到無情鎮壓、殘酷迫害、乃至肉體滅絕。就連民主制度下,民選的執政黨,都經常受到社會的批評,那麼,有什麼理由,要對專制制度下,獨裁的執政黨,網開一面?
如果說,批評沒有用,那麼,在民主國家,似乎就更不應該批評。選舉結束了,一切都結束了,就任由當選的領導人去作為了。實情完全相反,當選的一方,必須受到民眾的監督,以確保他們的執政,言行一致。反對派的批評,不僅沒有完成,反而任重道遠。 美國是世界上最富強的國家,然而,它的總統和政府,卻經常受到媒體和民眾的批評。歷屆美國總統,幾乎都是在激烈的批評聲浪中,度過了他執政的四年或者八年任期。拿民眾權利和政府權力相比,美國實際上是「大社會、小政府」。而這恰恰就是美國富強的原因之一:政府在民眾和輿論的嚴密監督之下,不可能做出違背民眾利益、損害民眾權利的「出格」事。相比之下,不可一世的中共當局和誠惶誠恐的中國人民,形成的,是極其不成比例的「大政府、小社會」。
有人說:「批評共產黨,沒有用!」事實上,最近幾十年,中共的許多政策變遷,不管它承認還是不承認,都是在國內外批評聲浪的壓力下,被迫作出的調整。變「階級鬥爭」為「改革開放」,從「先富起來再說」到「營建和諧社會」;從逐步取消戶籍制度,到被迫取消收容制度和勞教制度;從暴力拆遷到出台《物權法》;從強制墮胎到取消一胎化政策⋯⋯莫不如此。獨裁者的特性就在這裡:民眾不抗爭,它就不讓步;民眾短促抗爭,它也不讓步;只有民眾持久抗爭,它才可能勉強讓步。正所謂:「滴水穿石」。滴水穿頑石。
還有人說:「在海外批評共產黨,沒有用!有本事,就回去。」事實之一:不是流亡人士不敢回去,而是中共心虛,不敢讓流亡人士回去。事實之二:當國內輿論不能發揮監督作用時,國外輿論卻發揮了相當的監督作用。海外輿論和流亡人士的批評,不僅令中共心驚肉跳,稍能節制其肆無忌憚,而且,成為國內民眾的信息補充和精神補品,鼓舞他們抗擊獨裁的信心。此等效力,也猶如「出口轉內銷」。
「管理這麼大的國家,容易嗎?」有人這樣替中共辯護。回答很簡單:不容易就別佔住那個位置,讓賢。「人家不行,換你就行?」有人如此詰問。問題是,在當今中國,能換人嗎?除了共產黨,別人有機會嗎?如果說別人也有機會,那機會是在台上?還是在監獄裡?邏輯很簡單,只有改變制度,實現民主化,才有換人的可能,才能驗證誰行誰不行。

──摘選自《傾斜的天安門》 陳破空 著

來源轉自:
【2016年07月16日】
(注意:帖內文或圖片中可能含有厭惡性簡體字;本站維護中華文 化,堅決行使正體字。版權歸著者所有。)
【其他.相關】: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