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Translate

2016年7月31日 星期日

林榮基挺身說出被失蹤真相

香港銅鑼灣書店老闆、股東及工作人員從去年秋天先後在泰國、東莞、深圳乃至香港失蹤後,除老闆桂敏(民)海外,已經先後回到香港,最後一個回到香港的是書店店長林榮基,他於六月十四日回到了香港。
「中央專案組」負責審查高幹
與其他幾個回來的同仁一樣,他率先到警察局銷案,表示不需警察協助了。銷了案,就不存在他們被失蹤的問題,似乎以前的一切,就可以煙消雲散,乃至無中生有。這也是中共當局放他們回來所要做的第一要務。然後他們必須再回去,也許是繼續配合調查,再回來。
林榮基應該也循這一個模式,根據他後來接受傳媒的訪問,他的確拿了中共當局所要的資料硬碟準備回去,但是地鐵坐到九龍塘要轉車時,他猶豫了。他知道這樣做不對,但是不這樣做,自然要付出代價,未來將面臨很不安全的人生。但是最後他還是選擇在十六號晚上由何俊仁律師陪同下,召開記者招待會,講出事件經過。
他被關時,當局對他說,香港人不關心他們的遭遇。但是他回來後,知道曾經有數千人示威抗議他們被失蹤事件,讓他很鼓舞,決定說出真相,與香港人一起對抗強權。
他最重要的是說出他們的被失蹤是由「中央專案組」處理,關他的地方最早是在浙江寧波。
中央專案組最早聽說是在文革審查劉少奇,由周恩來負責。劉少奇後來被定為「叛徒」;林彪也是中央專案組給他定罪的。總之,它是調查高級幹部的專案組,由於層級很高,等於一路開綠燈,沒有任何機構可以阻擋,要做什麼就可以做什麼。由中央專案組來執法,除了表明層級高於政法部門,也可能是執法部門已經無法信任的原因,就如文革期間已經「砸爛公檢法」。
銅鑼灣書店那五個人算什麼高級幹部?連低級幹部也不是。因此可以肯定,只是要通過他們查出背後的高級幹部,也就是銅鑼灣書店背後的巨流出版社,他們出版的有關中國事務的書籍,是什麼人向他們提供資訊的,尤其是有關習近平的私生活及其他「機密」。這就意味著,這是黨內鬥爭的因由。又因為權力至高無上,毫無禁忌,所以才可以越境執法,甚至到泰國綁架。

浙江最能貫徹習近平意圖
他們抓桂敏(民)海的理由,說是因為二○○三年他在寧波酒駕撞死人而悔恨並主動從海外投案自首。這可能是捏造的案情,以便可以在浙江的習近平老窩來秘密處理此案。即使桂真的有此案,那時他根本還不認識林榮基、李波等人,他撞死人干林榮基什麼事情,要把他抓到寧波?審問也無關車禍,完全是出版事宜,可見那個藉口多麼可笑。
近年來浙江幹部被大量提升,成為「習家軍」的重要成員,因此浙江的幹部也必然最會貫徹習近平的意圖。銅鑼灣書店事件爆發後,習近平派政法委書記孟建柱到廣東處理事件,造成廣東公安是事件肇事者的假象,不但騙了香港人,也可能要欺騙習近平的黨內政敵,不讓他們知道這個行動主要是對付他們的。所以後來編出奇奇怪怪無法令人置信的謊言,就是堅決不能道出真相,結果要讓團派的胡春華在廣東背黑鍋。
事件當然引起出版界與新聞界的緊張,這是中央專案組的副產品,這個副產品對中共控制香港有利,自然也樂得這樣說。就如當局要銅鑼灣書店交出讀者與顧客的名單,甚至派人接管對出版事業毫無認識,只對名單有興趣的人士,主要就是要查出名單內有沒有他們的政敵,連帶橫掃成批自由派的讀者與顧客。總之,對當局來說,這是一箭雙雕,何樂而不為?
習近平在香港的政敵自然是江澤民派系的人馬。他們在「六四」後經營十幾年,人脈廣泛,例如香港商界的上海幫之外,還有許多當年合作的華資商界,更有一批新中資進入,明明暗暗,其中不少與紅二代及官二代有關;當然是江澤民朝代的。
文化界因為曾慶紅本人的重視,也派在文化部任職的弟弟曾慶淮長期進駐香港。一九九○年代從上海出來一批新聞文化界人士進入香港傳媒,九七後很多人躍升為一些親中傳媒的骨幹。這些人大部分親江澤民與曾慶紅,這從香港親中傳媒後來大肆吹捧薄熙來可知一二。

《環球時報》文章被撤當局一團亂
二○一二年特首選舉,江澤民派系長期培養的唐英年落敗,但是梁振英早就在香港政商兩界橫行,也不是習近平的人,而是以自己利益為先拉幫結派。所以習近平在香港沒有什麼自己的勢力,建制派的內訌是以利益為前提,鬥得不可開交,陷香港於亂局。而主管香港的港澳協調小組負責人也是江澤民派系的張德江,所以內鬥的結果就是香港一團亂。
林榮基在接受採訪時說,專案組列出一批名單要他認,也可見其中的奧妙。是懷疑這些人提供資訊給出版社嗎?他更表示因為受不了精神虐待而一度萌生死意,只是找不到地方可以「自掛」。然而《環球時報》還洋洋得意說沒有虐待,讓人失去自由就是最大的虐待,可見中共完全沒有人權觀念。
但是,更奇怪的倒是《環球時報》賣力為以前所說的「強力部門」護航,其兩篇文章中的一篇是社評,竟然在凌晨上網後幾個小時就被刪掉。可見當局在如何處理林榮基「造反」的問題上意見紛紜,尤其習近平正在歐洲訪問,北京陷於群龍無首的局面。可見中共高層的鬥爭是何種情況。
因此他們最後的法寶就是策動與強迫案件的其他人士圍攻林榮基,而這些人願意出來,也說明中共治下的白色恐怖與人性的弱點。中共從毛澤東開始就通曉人性的弱點而不斷操弄,不是白色恐怖,就是金錢利益,或者權色誘惑。林榮基就透露他被關在韶關時,半夜有一高一矮的女人來敲門要進來。如果他動心,之後有把柄被抓,更加無法出聲。中共把中國人調教得服服貼貼,紅色江山得以永不變色。

我們都是林榮基不要被分化
林榮基挺身而出,讓撲朔迷離的綁架案露出部分真相,也讓香港人進一步認識中共的無法無天與特區政府的軟弱無能,所以再有六千人出來遊行支持林榮基,喊出「我們都是林榮基」。只有每個香港人都是不怕強權、敢於對抗強權的「林榮基」,香港才能保住自己的核心價值。
由於今年九月香港有立法會選舉,於是有人利用這個話題,說整宗事件是個「陰謀」,是為泛民拉票,因為何俊仁是民主黨前主席。何俊仁也是支聯會主席,不久前,為紀念「六四」與年輕的本土派/獨派人士有爭議。這種說法是醜化林榮基的英雄行為,林榮基被關在中國,怎麼會了解這些事件?何況他本來就與何俊仁相識,何又是律師,支聯會過去也長期處理被中共迫害的異議人士。何況林榮基也表示中共對香港如此手段,「獨立」將是未來香港向前走的選擇之一。在這個香港需要團結對抗強權的關鍵時候,只要認同民主,「中華膠」與「本土膠」應該合作支持林榮基,更應該防止任何分化香港人而有利專制獨裁的言行。

來源轉自:
【2016年7月號 爭鳴 總465期 林保華】
(注意:帖內文或圖片中可能含有厭惡性簡體字;本站維護中華文化,堅決行使正體字。版權歸著者所有。)
【其他.相關】: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