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Translate

2016年7月31日 星期日

聯俄反美,乃取敗之道──習普聯手顛覆中美俄三角關係

習普秀恩愛的特殊時點
二零一六年六月二十五日,俄羅斯總統普京對中國進行「旋風式」國事訪問。在不足二十四小時的時間裡,習近平兩次會見普京,二人幾乎形影不離。這場名義上是為紀念《中俄睦鄰友好合作條約》簽署十五周年而來的國事訪問,重頭戲並非條約紀念儀式,而是兩國元首新簽署三項「重量級」聯合聲明:《中華人民共和國和俄羅斯聯邦聯合聲明》、《中華人民共和國主席和俄羅斯聯邦總統關於協作推進信息網絡空間發展的聯合聲明》、《中華人民共和國主席和俄羅斯聯邦總統關於加強全球戰略穩定的聯合聲明》,並見證兩國政府有關部門簽訂了三十多項合作文件,內容涵蓋經貿、外交、基礎設施、技術創新、農業、金融、能源、媒體、網絡以及體育等領域。這些合作文件將產生超過五百億美元的雙邊投資與貿易。
習普二人急匆匆簽署一大堆並不緊急且實質內容並不多的合作文件,無非是要當著全世界的面公開「秀恩愛」,讓全世界都看到:中俄關係好得很,習普私交鐵得很。當然,首先是要秀給美國、西方看,讓他們知道遏制中國、制裁俄國非但無效,反而起了反作用,在中俄兩國之間產生了異乎尋常的粘合力。其次是秀給兩國人民,尤其是兩國的民族主義者、極端「愛國者」看,讓他們相信本國的強勢領導人有能力對付美國,有辦法走出美歐、美日戰略圍堵所形成的外交孤立與戰略困境,完全不必向美國、西方低頭。 習普「秀恩愛」對時間點的選擇似乎也頗有講究。在中國,備受關注的南海仲裁案即將宣佈裁決結果,習近平急需一位政治上、軍事上有足夠份量,又願意在關鍵時刻大幅度偏向中國立場的國家站出來替他壯膽。這個國家只能是普京的俄國。在俄羅斯,面對美國延長對俄制裁,歐盟即將決定是否延長對俄制裁──七月一日的歐盟峰會已經決定延長制裁──普京也急需一個不惜得罪歐美也要給俄國面子,又有足夠的經濟實力「拉兄弟一把」的國家站出來為他打氣。環顧四海,也只有四處「撒幣」的中共領導人習近平有幫扶普京的能力和意願。
在此關鍵時間點上,習普「秀恩愛」意在對美歐、美日示威。如果我們再把普京訪華前一天所發生的英國脫歐事件聯繫起來觀察,那麼,習普「秀恩愛」就不僅是防禦,是對衝,而且隱含著「東風壓倒西風」的戰略威懾態勢。歐亞大陸西邊的歐洲聯盟被英國脫歐意外削弱,東邊的「一帶一路」與「歐亞經濟聯盟」則在塔什幹和北京緊鑼密鼓對接,對於一向鼓吹「國際政治經濟新秩序」的習普二人來說,或許心中另有一番滋味。
聯合聲明意在反美 習普所簽三份聯合聲明值得略加解讀。《中華人民共和國和俄羅斯聯邦聯合聲明》內容繁雜,文字冗長,面面俱到,「無所不包」(普京語),體現了中俄合作的廣度,即所謂「真正的全面性」──「全面」是習近平最喜愛的詞彙,亦有外媒稱習為「全面主席」。聲明共分四部分,前三部分談中俄雙邊合作,內容非常空洞,無非是吹噓中俄「向世界展示了兩個大國之間構建和諧、建設性、平等信任、互利共贏關係的典範」,篇幅也很短,總共不足兩千字;第四部分專談全球性問題和「全球戰略」,篇幅長達六千多字,所涉事項涵蓋當今世界幾乎一切熱點、難點、重點問題。該聲明首先批評了「建立封閉性貿易組織、實行單方面制裁」等導致「全球戰略穩定形勢出現惡化態勢」的行為(前者大概指TPP,後者顯然指美歐對俄制裁),接著,就捍衛二戰成果、加強聯合國作用、國際反恐合作、網絡安全和「網絡空間新秩序」、多邊貿易與區域自貿協定、氣候變化、人權、上合組織、G20、金磚國家、亞太經合組織、海洋法和海洋爭端、一帶一路與歐亞經濟聯盟、朝鮮問題、東北亞反導系統(指韓國欲部署薩德反導系統)、敘利亞問題、阿富汗問題、烏克蘭危機表達了兩國的共同戰略立場。如果中俄在所有這些全球性問題上立場一致,行動一致,那麼中俄關係就真的「不是盟國,勝似盟國」了。
《關於協作推進信息網絡空間發展的聯合聲明》意在將中共治網模式推廣到俄羅斯,以便聯手構築一道抵禦普世價值、防止顏色革命、維護「網絡主權」──這是習近平喜歡的一個奇葩概念──防火長城。
《關於加強全球戰略穩定的聯合聲明》則可以解讀為一份直截了當的聯合反美宣言。雖然兩國一直強調「中俄關係不具有結盟性質,不針對第三國」,三份聯合聲明也都沒有點名攻擊美國,但是,這份《關於加強全球戰略穩定的聯合聲明》明明白白、實實在在地樹立了一個導致「全球戰略不穩定」的典範,它就是美國。所謂「個別國家和軍事─政治同盟謀求在軍事和軍技領域獲得決定性優勢,以便在國際事務中毫無阻礙地通過使用或威脅使用武力來實現自身利益」,所謂「單方面發展並在世界各地部署戰略反導系統」的「一些謀求獲得軍事優勢地位的國家和聯盟」,所謂「域外力量往往以臆想的理由為藉口,在歐洲部署『岸基宙斯盾系統』,在亞太地區部署或計劃在東北亞部署『薩德』系統」,所謂「某些國家研製的『全球即時打擊系統』等遠程精確打擊武器,可能會嚴重破壞戰略平衡與穩定,引發新一輪軍備競賽」,矛頭所指,都是美國。這份充滿指責和攻擊之詞的聯合聲明已經將美國定性為中俄兩國共同的戰略對手,即假想敵。這份「全球戰略穩定」聲明完全無視中美兩國遠遠多於中俄兩國的共同戰略利益的客觀存在,也完全無視中國作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的成長之路,正是由美國為主體的現行國際戰略秩序所鋪設,中國的和平與發展機遇正是由良好的中美關係所提供這一不可否認的歷史事實,反美姿態顯然秀過頭了。而過頭了就容易犯渾,越界了就可能惹事,習普二人這種玩法,已經不好玩了。
中美俄三角關係已被顛覆 當年,毛澤東、周恩來與尼克松、基辛格打開中美關係大門,為的是共同防範蘇聯的「霸權主義」。乒乓外交之前,中蘇在意識形態上徹底鬧翻,中蘇邊境陳兵百萬,還發生了爭奪珍寶島的直接戰爭行為。勃烈日涅夫試圖對中國採取外科手術式的核打擊,一舉摧毀中國的核武裝,幸而被美國制止。中共則在蘇聯的核威懾之下被迫「深挖洞」,大搞「三線建設」,浪費了無數人力物力。驚慌失措之下,中共甚至發生了「林副主席第一號令」那樣的緊急戰備事件(這一事件長期被黨史界解讀為林彪的陰謀,實際上疏散高官、隱蔽戰爭資源是毛的決策,在當時是應對蘇聯侵略的一種正常反應)。中美關係的破冰改變了中國孤立於全世界的戰略處境,也為毛死之後中國的改革開放和「崛起」奠定了國際環境。這是毛澤東惡貫滿盈的一生之中無意做成的唯一一件好事。
一九八九年中蘇和解,幾乎同時長達十年的中美蜜月期因六四事件結束。兩年後蘇聯解體。此後,原先中美協作對抗蘇聯的戰略關係土崩瓦解,一種新的中美俄戰略三角關係逐漸形成。中國在這個三角關係中的處事之道是,中俄關係取其名,中美關係得其利,所以中俄政熱經冷,兩國官方越走越近,民間往來始終冷清,而中美則相反,政冷經熱,官方時冷時熱,民間往來熱火朝天。每天都有成千上萬的中美兩國公民往來於兩國,數十萬中國留學生前往美國,大批的中國富人移民美國,這些景象在中俄民間是絕對看不到的。江澤民、胡錦濤兩朝中美關係雖經「銀河號事件」、炸館、撞機等嚴重挫折,但中共當局仍然維持了既有的中美俄三角格局。江、胡心中有數,中國的國際地位與經濟成就得益於美國者甚多,為了報復美國而刻意拉攏俄國,或者為了更好的中俄關係而破壞現有的中美關係,是完全不可取的。
然而,如今習近平當局頗為過頭的親俄反美姿態,中俄「患難與共」、「不是盟國,勝似盟國」的準結盟關係,正在改變多年來形成的對中國有利的中美俄戰略三角關係。如果習普二人僅僅是為了應對南海危機和烏克蘭危機造成的外交困境而投桃報李,各取所需,倒也不值得大驚小怪。但眼見得二人鬼迷心竅,大有一副指點江山、揮斥方遒的架勢,欲以上合組織、金磚組織、「一帶一路」、「歐亞聯盟」等拉郎配的烏合組織來與久經考驗的G7、北約、歐盟、美日同盟分庭抗禮,搞摩擦、搞對抗,這就簡直是吃錯藥了。

聯俄反美沒有好下場
中國的官方歷史教科書總是把中國近代史寫成一部「苦難深重」的血淚史,如果這話有幾分真實性,那麼給中國人留下最多血淚的敵對國家,並不是率先打開中國封閉大門的英國,更不是給予中國最多同情和幫助的美國,而是大日本帝國、沙皇俄國和蘇聯,且首推俄蘇。甲午戰敗之後,李鴻章以老邁之身親赴俄國簽署密約聯俄反日,結果,八國聯軍一到,俄國不僅不盡盟國義務,反而趁火打劫,佔我土地,殺我人民,其不折不扣的強盜行徑讓其他侵華國家也難以容忍。若不是五年後日俄戰爭日本得勝,只怕不光海參崴、江東六十四屯歸了俄國,整個東北也早就成了俄國的領土。毛澤東曾大張旗鼓和蘇聯結盟,除了開赴朝鮮替斯大林賣命,「揚我國威」欠下一屁股戰爭債之外,中國人民從這場結盟中一無所得。
不久前去世的吳建民大使曾經透露,鄧小平在談到中美關係時說過,二戰以後跟在美國後面的國家全都發展好了,跟在蘇聯和中國後面的國家一個不如一個,飯都吃不上。鄧小平此話雖然樸素,卻很難得。不是中俄不能結盟,而是中俄之盟不應該建立在以美國為假想敵和冷戰對象、從而與文明世界對立的基礎之上。這樣的盟友關係對中國、對俄國都沒有任何好處。
當下,俄羅斯因吞併克里米亞而受到西方國家制裁,加之油價大跌,經濟金融形勢極其嚴峻,失業增加、收入減少、貨幣貶值、資產縮水、工業困頓、百業蕭條,俄國人的日子過得很不舒坦。自烏克蘭危機爆發以來,俄羅斯唯一的外交亮點和外貿增長點,就是中國。四月底俄外長拉夫羅夫赴華參加亞信會議時告訴習近平說,「他(普京)迫不及待要訪問中國」。而另一方面,在南海爭端中與美日愈鬧愈僵的習近平也急需在所謂「核心利益」方面得到普京的「支持」──《中華人民共和國和俄羅斯聯邦聯合聲明》最引人注目的關鍵詞之一就是「支持」,此詞一共出現十八次。
當中國政府在南海仲裁案即將揭曉之際滿世界尋找外交支持,甚至不惜採取自欺欺人的伎倆,收買拉攏一些名不見經傳的蕞爾小國登台扮演「我們的朋友遍天下」,這種「支持」就已經變得一錢不值了。俄羅斯總統此時出場,在兩國聯合聲明中以如下措辭不點名提及南海問題:「中俄主張根據一九八二年《聯合國海洋法公約》等規定,在國際法原則基礎上維護海洋法律制度。所有相關爭議應由當事方基於友好談判協商和平解決,反對國際化和進行外部干涉。」為了這句含糊其辭的口頭「支持」,中國不僅要付出鉅額的真金白銀,而且也不得不放棄了此前一直堅持的「尊重烏克蘭的獨立、主權和領土完整」的立場。中國的「愛國者」們不妨靜下心來想一想,習近平這筆交易做得有意思嗎?

來源轉自:
【2016年7月號 動向總371期(大陸)楊 光】
(注意:帖內文或圖片中可能含有厭惡性簡體字;本站維護中華文化,堅決行使正體字。版權歸著者所有。)
【其他.相關】: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