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Translate

2016年7月18日 星期一

中共在南海將很被動

【⊙臧山】
南海仲裁公布前,中國政府已再三重申絕不接受,多位高官在多個國際場合公開表示海牙常設仲裁法院就南海的仲裁是「一張廢紙」。然而,這「一張廢紙」卻掀起了驚濤巨浪。而且,這個巨浪所波及最嚴重的,不是菲律賓和越南等直接相關國家,更不是美國、日本等被中國指為背後陰謀操作的國家,而是中國自己。
仲裁沒有結果之前,中國已聚集海空軍力在南海西沙群島海域進行「例行演習」,外交部門四處活動,蒐集了據說高達60多個國家對中國立場的支持,並且軍隊據報進入二級戰備狀態。而在仲裁結果出來之後,中國官方立即高調發表聲明,媒體高調報導,民情激憤、學生上街,網路上更是高溫沸騰,頗有非打一仗不可的架勢,而政府當局高度緊張,全面戒備以防民間激情演變成為五四運動。
中國政府強調海牙法庭仲裁是「一張廢紙」,主要是因為這個仲裁「無法執行」。但二戰後60多年以來,無法執行的國際仲裁很多,甚至聯合國決議案,譬如要求北韓停止發展核武器和長程運載工具,也都無法執行,但海牙仲裁法院的判決,就真的是一張廢紙嗎?雖然中國完全可以置之不理,但這一張廢紙卻很可能使得中國陷入相當被動的局面。
中國和東南亞國家的關係其實非常敏感。其原因除了複雜的地緣政治因素外,也由於中共曾經長期資助這些國家共產黨的武裝暴力活動。印度支那三國不說,印尼、馬來西亞、緬甸、菲律賓等國的毛派游擊隊,抵抗了很長時間。即使是現在,雖然已經失去了中共的援助,菲律賓南部的毛派游擊隊仍在頑抗,據說仍有兩萬人之眾。
南中國海周邊國家,其民族、文化、宗教、歷史之多樣,可能是世界上最複雜的地域之一,遠遠超越被稱為「歐洲火藥桶」的巴爾幹半島和中東地區。譬如人口構成上,不但有南島人、馬來人,也有蒙古人和高加索人;文化上受印度、中國、阿拉伯和歐洲影響;歷史上和英國、法國、美國、荷蘭、西班牙、中國、印度以及俄羅斯的關係錯綜複雜;宗教上有伊斯蘭教、天主教、佛教和儒家。
基於以上原因,中國本應該極為小心謹慎處理區內事物。胡錦濤執政後期以來,中國政軍各派表現出極大的不耐煩,對強國示強,對弱國也示強,所以今天的局面不令人意外。
南海仲裁確實無法執行,但相關國家卻可以「拿著雞毛當令箭」,包括美、日等國,皆可以據此行事,在外交上必致中國處於被動。而最關鍵的問題,是中國和歐美國家過去40年的關係很可能因此轉向,使未來充滿了各種不確定性。因此有人認為,南海仲裁對中國來說是一個歷史性的轉捩點,不無道理。

來源轉自:
【2016年07月18日訊】
(注意:帖內文或圖片中可能含有厭惡性簡體字;本站維護中華文 化,堅決行使正體字。版權歸著者所有。)
【其他.相關】: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