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Translate

2016年7月31日 星期日

習近平政變──對中共官場頻繁異動的另類解讀

習近平繼位以來發動了一場政變,目前這場政變正在關鍵時刻!
七月初,數條新聞再度吸引中國觀察家眼球。首先,自覺充當中共海外大外宣喉舌的多維新聞網報道,六月底開始,封疆大吏頻繁異動。據說,有數十位省部級幹部更換。然後,曾以準確預報中共高層的明鏡新聞網稱,最近對國家副主席李源潮大秘和親屬的調查只是開始,這位中共前中組部長在一、兩個月內將被立案調查。接著,中共高調審判胡錦濤前大秘令計劃,判處無期徒刑。幾乎所有觀察家都認為,習近平這一系列舉措不是心血來潮,也不是這些事件瓜熟蒂落的湊巧共生,而是習近平為了十九大進行的佈局。多維新聞網乾脆說,這是十九大卡位戰的開端。也許多數觀察家沒有注意到的是,所有這些不過是習近平搶奪黨國大權、建立個人獨裁專制的政變的一部分;只有在習近平政變這個背景中,才能理解這些事件在權力鬥爭和中國政局演變中的意義。

習近平政變與一般政變的特徵
當我們討論政變時,經常想到的是在現代世界中看到的第三世界發生的軍事政變。一個軍事首長領導一個軍事集團,以軍事手段佔領國家政權中樞,抓捕和處置國家領導人,建立新的政權。然而,現代政治中的政變更準確的定義應當是:以非程序化方式,搶佔國家領導系統,抓捕國家領導人,然後建立自己的政權,包括新的制度、政策和人事。
習近平上台後的一系列舉措,確實令觀察家跌破眼鏡。他不僅打破了中共官場的流行規矩,基本上禁止了昌盛的陋習,因此在中共黨政系統引發普遍不滿,而且他全然不顧中共乃至專制政治宮廷鬥爭的潛規則,對各種勢力全面開戰,結下死仇。不少人認為,習近平是個二百五,一個驕橫的太子黨紅衛兵。筆者卻以為,習近平正在胸有成竹、一絲不苟地在施展自己的執政抱負,他實際上有計劃有步驟地實施一場政變。
早在習近平繼位之初,就有觀察家預言,除非習近平政變,否則很難有所作為。習如果想根除腐敗、建立高效行政系統和公正司法制度、恢復他心中的中共執政的合法性即人心中的信任,他都必須對中共做大手術,這就不僅需要清洗江胡兩朝的高層人事格局以得到黨政系統背書和實施他的政治抱負,而且要擺脫鄧小平建立的毛後中共政治的程序性限制和制度規則。因此,習近平必然會政變。然而,人們沒想到,習近平的政變是非常規政變。這不是一次自下而上的突然奪權行動,而是一個自下而上的、先奪權建立新的國家運作規則,然後再逐步清洗政敵、改變舊人事格局的政治過程。這個政變的時間表上的最後時刻和最終目標非常明確:在中共十九大完成制度和人事的革命性重建。

架空黨國機器:改制重洗人事
現代政變與古代宮廷政變最大不同就是,不全然是為了權力鬥爭;即使為了權力鬥爭也需要新的政治綱領以爭取公眾支持。這些綱領是政變者的抱負。習近平的抱負自上任之初就清楚地表述為兩個百年。在中共建黨百年時,中國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到中華人民共和國建國百年時,中華民族實現偉大的復興。
然而,中共治理下的現狀存在嚴重問題,使得習近平不僅無法實現抱負,而且面臨亡黨亡國的末世皇帝的命運。各級官員通過腐敗暴虐的黨國體制在發展中瘋狂地劫掠,使得中國的道德、文化、社會、制度、政府和自然都已經出於極度惡劣狀況、而且還在加速惡化。人民極度不滿,到處都是惡性衝突和騷亂。為解決問題,習近平推出自己的與毛澤東思想、鄧小平理論、三個代表、和諧社會和科學發展觀並列的理論,即:「經濟建設、政治建設、文化建設、社會建設和生態文明建設」五位一體的總體佈局和「全面建設小康社會、全面深化改革、全面推進依法治國、全面從嚴治黨」四個全面的戰略佈局。但是,兩大障礙使得他無法落實他的總體佈局和戰略佈局。第一,鑒於毛澤東時期的教訓,鄧小平時代不僅制定以發展為中心目標的官方正統教條、而且設立一系列制度措施防止政治領導過度極權和糾正對習近平的抱負形成制約。第二,江澤民和胡錦濤兩朝二十年的人事佈局使得不僅在任執行和決策官員、而且按規矩可選官員都是江胡派系。
如此情勢,習近平只能政變,改變制度和重洗人事,以實現自己的抱負。具體的步驟是,習近平首先建立一系列領導小組,架空現有黨國機器,一舉將決策和運作管理權力抓到自己手中,這是建立臨時制度。其實,這些領導小組就是政變的第一部分,接管國家政權。然後,習近平以反腐為名清洗人事。他對江胡兩朝人事採取不同策略。對江系主要是抓刀把子(政法系統)和槍桿子(軍隊)。為此,周永康、郭伯雄和徐才厚親信及團夥被摧毀。習近平對胡系(團系)則是全面清洗有決策和管理大權的封疆大吏。他擒賊擒王,圍繞著打擊令計劃和李源潮以及團派核心要員展開清洗。接著,習近平改革幹部制度成規,實行「落馬官員連坐制」(二○一四年)、修正「幹部退休、進退和提拔規則」(二○一五年)和建立嚴明的問責制(二○一六年)。其間,習近平強化黨紀政紀,要求黨政幹部要有核心意識和看齊意識,營造反對者恐慌、投機者站隊的官場氛圍,事實上完成政變,建立起最高執政的獨裁體制。

習氏前景:典型政變未雨綢繆
習近平政變不是一蹴而就的政變,目前還在進行時。但習近平此時不能罷手,而且他必須在十九大以前完成政變目標:通過黨代會建立新的制度和人事,合法全面實施自己的抱負。否則,他會被政敵有機會追究他上台以來全面徹底違背中共吸取毛澤東教訓後的所有舉措、大搞個人崇拜、踐踏黨章國法、殘酷迫害異己的責任。習近平按期完成政變的最大問題還是缺乏必要的人事。這是他通過對令計劃收案、開始李源潮立案和加緊更換封疆大吏的原因。然而,由於習近平上位前隱忍不發,他沒有進行人事佈局。即位後嚴酷的鬥爭又使得他必須多疑,難以在江胡幹部中物色足夠的能臣幹吏填充要位。
如果十九大前不能如期完成佈局,又遭遇政敵追究罪責的強大逼宮情勢,習近平會怎樣做?筆者認為,他會搞典型政變,即軍事政變。習近平徹底改革軍隊指揮系統,建立戰區體制,可以看作是為了軍管在制度上未雨綢繆。他在周邊地區激化一批熱點問題也是為軍管的理由預埋伏筆。那時,中國內外都將血雨腥風。
最後一點是「陰謀論」的猜測。但專制政治特別在生死權爭時就是殘酷艱險、充斥陰謀的宮廷惡鬥。筆者要強調,習近平的兩個百年以回歸中國數千年專制政治歸宿來開局、結局,這只能是有巨大諷刺意義的失敗。只有像中華民國那樣實施憲政民主取向的政治改革,才能最終實現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

來源轉自:
【2016年7月號 動向總371期(美國)王軍濤】
(注意:帖內文或圖片中可能含有厭惡性簡體字;本站維護中華文化,堅決行使正體字。版權歸著者所有。)
【其他.相關】: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