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Translate

2016年7月31日 星期日

中國將再度輸出「世界革命」?

毛澤東時代,中共對輸出「世界革命」沒有什麼掩飾,最大的受害者是東南亞諸國,因為不但鄰近中國,居住在那裡的華人(當時俗稱「華僑」)更是手中的革命工具,例如馬來西亞共產黨總書記陳平就是。一直到毛澤東死後,鄧小平為了挽救經濟,吸收外資,才停止這種擴張行動。但是到了中國經濟崛起,就好了傷疤忘了痛,尤其習近平上台,崇拜毛澤東當年的所作所為,企圖打造中華大帝國朝貢體系,遂再度覬覦東南亞。此時,經濟成為它的重要擴張手段。
印尼九三○事件華人被殺
習近平提出的「一帶一路」,其路程是經中亞、中東諸國到非洲與歐洲,但是起頭卻是東南亞,其中的標誌是為這些國家打造鐵路或高鐵,包括直通泰國到馬來西亞泛亞鐵路,還有印尼的雅加達到萬隆高鐵。除此,還有開挖泰國南部的克拉地峽的運河,甚至建造緬甸與斯里蘭卡的港口,進入印度洋等等,可謂「宏圖大略」。
但是起手式並不太順利,原因有許多,除了中國宣傳的誇張,或由於手段的不正當,乃至於中國的擴張行徑引發這些國家的警覺,尤其南海島權爭議不斷擴大的時候,雖然在利益拉攏之時也不乏有政治壓力,其中當然也有歷史的記憶。
法新社報道,印尼政府今年四月十八日召開為期兩天的研討會,討論發生在一九六五至一九六六年的排華屠殺事件。這是印尼政府首次支持此類研討會,但官方同時表示,不會就此事道歉。
這個事件指的就是「九三○事件」,即一九六五年九月三十日發生的軍事政變後延續發生的排華屠殺。中國說是右派軍人的政變,掌權後的印尼官方則說是共黨軍人翁東中校發動政變槍殺了六名將軍後被他們粉碎。經過總參謀長納蘇蒂安上將短暫執政後,就由陸軍戰略後備部隊司令蘇哈托少將代替親中的蘇加諾出任總統,做到一九九八年大規模示威逼他下台,印尼才實現民主化。
這場軍事政變據傳被殺的有幾十萬人,當中有相當數量的當地華裔居民。之所以會出現排華行為,除了因為華人一般較印尼民眾富裕,容易被煽起排華情緒;但是從政治上來看,則是因為中共介入當地政治太深,不但與全球第三大的印尼共產黨(黨員約三百萬人)來往密切,中共在印尼也有自己的地下組織。
右派軍人的屠殺政策當然是錯誤的,但是如果印尼共產黨掌權,華裔的處境就一定比蘇哈托時候好嗎?如果看看柬埔寨共產黨當政華人被趕到鄉下,白骨纍纍,那恐怕還要感謝蘇哈托容許華裔從商的「德政」。雖然對華人文化採取強行同化的政策,但是看看共產黨在西藏與新疆的漢化與鎮壓,難道比蘇哈托好嗎?

印尼有中共創黨時期的黨員
一九五○年代我在印尼雅加達讀初中與高中,就見證學校裡的中共地下黨員老師,其中一些是一回國就得到證實,有些則是在文革爆發後,造反派衝擊中央僑委,有地下黨名單洩露出來,華僑中口語相傳而知道的,有些二○年代「老黨員」的資料,現在上網也可以赫然看到。例如雅加達中華中學教導主任張國基是毛澤東湖南第一師範的同學,參加過南昌起義。我就讀的巴城中學教導主任劉耀曾,一九二六年入黨,在上海與周恩來見面時奉周之命到南方工作,一九三一年到達巴達維亞(雅加達)。他們在屠殺發生前已經回到中國。
二○一二年在香港出版的《中共在香港》一書,我第一次看到「僑黨」這個名詞:「抗戰時期,中共就已經通過香港,在東南亞華僑中開展統戰工作,組織僑黨。」香港八路軍辦事處「陸續派出王任叔、杜埃、陸詒、董維健、金仲華、胡一聲等人到星馬、印尼、菲律賓、美國紐約等僑居地開展華僑工作。」
中共建國後,由於九成華僑居住在東南亞,「世界革命」影響這些國家與中國的關係,因此一九五二年中共解散泰國的僑黨,其他海外僑黨也「應經過一定步驟做到最後取消」。一九五四年周恩來、毛澤東先後向緬甸總理吳努表示不在華僑中組織共產黨,實際上根本是謊言。到了文革,馬共、緬共的電台乾脆把基地設在中國,日夜進行顛覆活動的宣傳。
印尼是南洋群島中距離中國最遠的,以當時的交通狀況尚且如此,如今中共會不滲透嗎?其規模又會有多大?因此即使印尼對五十一年前的屠殺事件作出反省,也不應該成為中共再次推行世界革命的機會,因為目前中共在印尼的統戰工作,已經做到嚇人的程度,還不止是對華裔的統戰。
去年三月才介入印尼高鐵建設的中國中鐵股份有限公司,在九月打敗從二○○八年就開始調查與設計方案的日本,令外界十分驚訝。五十五億美元的造價,中國不要印尼政府對中國貸款作出還款保證,一旦印尼的合作企業無法還款,等於中國白送印尼高鐵,這顯然是基於反日的政治需要。

中國搶建高鐵有政治考量
中國事先完全沒有做前期準備工作,工程如何開展?有評論推測是印尼的貪官將日本交給印尼政府的工程圖紙交了給中國,這種消息暫時無法證實。然而今年一月二十一日破土動工後一個星期,即被印尼政府叫停,說是手續不完善,真實原因不明。但是到了三月中旬,印尼交通部正式批准,中國被授予雅萬高鐵五十年的特許經營權。交通部長約南表示:「這是交通部首次將鐵路的特許經營權授予一家外資持股的企業。而且,你們在一月高鐵破土動工後不到兩個月,就獲得了特許經營權,速度之快遠高於印尼國內其他鐵路項目。」他還表示,交通部將會盡快頒發高鐵建設所需的另一個法律文件──施工許可證。新的文件將高鐵長度與費用都有所減少。
一個多月後的四月二十七日,印尼軍方拘捕七名擅闖雅加達哈利姆機場空軍基地的人士,包括五名自稱參與建設雅萬高鐵的中國公民,其中有兩人完全不能出示任何有效證件。這條由印尼──中國高鐵公司承建的高鐵,曾提議將哈利姆機場標記為雅加達段終點,遭印尼空軍拒絕。這麽多中國職工的來到,還摸到軍事基地,自然會引發許多聯想。
在印尼交通部長宣佈批准後不久,三月二十一日,中鐵也宣佈,正式啟動由中鐵投資二十億美元興建的「大馬城」項目。並以此為中心,推動其在東南亞地區的鐵路、公路等基建項目。有分析指出,中鐵收購大馬城有助其競標星馬高鐵,該鐵路線路是泛亞鐵路規劃的重要組成部分。這個投資自然也引起外界注意。
東南亞國家對中國輸出「世界革命」的憂心,還體現在中國對華裔政策的可能轉變,那就是中國是不是要承認外國華裔的雙重國籍?
去年十二月,北京中關村推出「華裔卡」試點計劃,即時引來大批海外華人熱議。由於北京當局不承認雙重國籍,沒有身份證令不少海外華人在中國工作、生活變得十分麻煩,這卡是以變通方法解決實際問題。表面上這是中國內部的問題,然而「中國僑網」也承認,有分析認為華裔卡是「真實承認雙重國籍」,並藉此增強海外華人的「國家認同」,因此有許多海外華人建議當局應考慮開放雙重國籍。

華裔卡是開放雙重國籍前奏?
然而如果承認華裔的雙重國籍,就涉及雙重效忠,首當其衝的就是東南亞國家的華裔,因為他們在人口中佔相當大的比重。目前的海外華裔,即使加入了當地國籍,但是還有許多仍然效忠自己的「祖國」──中國。不要說東南亞華裔的種族優越感,即使入籍西方國家,在選擇北京還是入籍國舉辦奧運時,他們的多數人還是選擇北京,缺乏對入籍國家的認同。當年還因為CNN對中國不夠友好,美國華人還包圍抗議,更加不屑的還充當中國的「第五縱隊」。這種吃裡扒外的現象,令人不齒。美國正在大力捕捉為中國政府盜竊技術的華裔商業間諜,而東南亞國家就會回憶當年更嚴重的顛覆活動。
新加坡的《聯合早報》電子網今年二月二十二日刊出《北大教授後悔了:當年選擇歸國太幼稚》的採訪報道,採訪對象梁英明教授是一九四九年以前我爸媽在印尼梭羅華僑公學的學生,後來是我在雅加達巴城中學讀高中時的歷史老師。他在一九五五年六月五日搭船回國,我是六月十九日。當年他考進北京大學歷史系,立即入黨,沒有一年的預備期,我才恍然大悟他早在印尼時已經入黨了。後來我移居香港,他多次來香港,我們有見面,那是八○年代的事情了。
雖然,梁英明談了他的回國經過,不但當時已經與祖母永別,後來甚至也與父親永別。(我則是父親在一九七四年來上海幫我申請出國時見過一面,我到香港後,因為當時無法以合法手續回到印尼而在父親病逝時無法再見一面。這些是因為我們回國時,都蓋了十個手指印發誓此生再也不回印尼,當時我們都是義無反顧的。)
梁英明承認當時「太幼稚、太天真,但那不是罪過,是成長過程必有的階段」。他沒有表示後悔,這點前述標題有誤。而這些其實不是採訪的重點,重點就是雙重國籍問題。他說:「今天見到中國官員主動把海外華人當『華僑』,他持保留意見。」「他在受訪時指出,近年,隨著中國經濟的起飛和民族自豪感的上升,一些中國官員在東南亞國家發言時,開始含糊地把海外華人統稱為『海外僑胞』,無視中國政府對華僑(海外的中國公民)和華裔(擁有他國國籍的華人)的明確區分,甚至有意無意釋放海外華人應回到祖國懷抱的信號,這樣讓印尼官員感到不舒服,當地的華人社群也感到不妥。」

北京要海外華裔效忠中國
報道還說:「他也提醒說,當年,一些東南亞國家提防中國動員海外華僑來影響所在國政治,例如通過馬來亞共產黨等組織顛覆東南亞國家政權。為消除東南亞國家的顧慮,時任中國總理周恩來於一九五五年在印尼萬隆舉行亞非會議期間,與印尼簽訂《關於雙重國籍問題的條約》,取消華僑的雙重國籍身份。中國在一九八○年頒佈國籍法時,也確定中國不承認雙重國籍,反對雙重效忠。」 梁英明還特別指出:「近年來,已故新加坡建國總理李光耀和美國原駐華大使駱家輝分別從各自國家的立場發表對中國的批評時,部分中國民眾很不理解,認為他們是『數典忘祖』。但在梁英明看來,李光耀和駱家輝既然分別是新加坡公民和美國公民,代表本國利益說話是再自然不過的事。」
我在二○一二年十二月號的《動向》雜誌寫過一篇《新加坡排華,華排駱家輝》,就是以戲謔的口氣批評這些中國人的觀念,看來我與梁老師的觀點相當一致。而且我也擔心雙重國籍問題一旦發酵,東南亞國家就可能再度爆發排華浪潮,倒霉的就是當地的華裔。一九九八年印尼再度爆發排華浪潮時,當時中國政府就推說這些華裔已經入籍,由印尼政府全權處置。這就是中國政府對華裔的態度,可以利用時充分利用,關鍵時候將他們拋棄。這些國家的華裔,如果不吸取教訓認識共產黨急功近利與忘恩負義的特性,因為「愛國」而願意被利用,真的最後掉了腦袋還不知道是怎麼掉的,就像一九六五年那樣。
而現在周遊列國的中國人,不少是近年官商勾結的暴發戶,不但不懂作客之道,而且言行囂張,神憎鬼厭,連非洲人都討厭他們,未來如果發生「排中」事件,當地的華裔難免也會被拖累。這點,各地的華裔居民應考慮與中國人作出適當切割,以免遭殃!

新加坡對族群問題最敏感
因此梁英明認為:「放寬綠卡政策比恢復雙重國籍更理想,也不應以華裔卡之類的形式為華裔提供特別的方便,應對各種族海外人才一視同仁。這一方面可避免東南亞國家再生疑慮,另一方面也能避免其他種族的海外人才感到受歧視。」不知道中國政府是否會重視他的意見,因為中國政府對「炎黃子孫」有特別優越感。
目前這個雙重國籍問題還沒有引起其他國家注意,但是卻引起新加坡的注意而由《聯合早報》採訪,只是編輯題目可能引起誤解。新加坡這點最敏感,因為李光耀反共起家,也非常注意新加坡內部的族群問題,因為華人佔新加坡人口的四分之三,但是絕對不許以多欺少,以大欺小,才保持這個小國的和諧,這是李光耀治國成功的重要原因之一。這點中國人很難做到,尤其崛起之後,真以為自己是天朝與天子。而正在興起的獨立與自治運動,可能要改變中國的命運。

來源轉自:
【2016年5月號 動向總369期 林保華】
(注意:帖內文或圖片中可能含有厭惡性簡體字;本站維護中華文化,堅決行使正體字。版權歸著者所有。)
【其他.相關】: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