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Translate

2016年7月31日 星期日

英國脫歐的遠因近果


英國公投脫歐致全球股市一日蒸發3萬億美元。
英國脫歐震動世界
六月二十四日,舉世矚目的英國脫離歐盟公投的結果揭曉,脫歐派以百分之五十一點九的微弱多數選票擊敗了留歐派的百分之四十八點一選票,大跌眾多人的眼鏡。繼二○一四年九月舉行的蘇格蘭獨立公投後,英國再次吸引了世人的眼球,但這次的結果截然不同。在脫離歐盟這一事關國家未來的重大議題上,英國人瀟灑而堅定地與歐盟說了聲「拜拜」,在讓世人想起了大英帝國曾經的驕傲與輝煌之餘,世界也為之劇烈動盪:英鎊迅即暴貶逾百分之十;全球金融市場劇烈震盪,引爆全球股災;主張留歐的英國首相卡梅倫宣佈將在十月辭職;美國總統奧巴馬、法國總統奧朗德和德國總理默克爾等歐美政要紛紛就英國脫歐發表表示遺憾的聲明或講話;日本內閣緊急開會,商討英國脫歐後的對策;歐盟各國右翼政黨也紛紛要求舉行類似脫離歐盟的公投,歐盟的未來被蒙上了一層濃重的陰影。英國脫歐對四個半月後在美國舉行的大選也有重要影響,右翼的特朗普會是英國脫歐的獲益者。特朗普正好於六月二十四日訪問蘇格蘭,這給了他作秀的極佳場合和機會,他的支持率或會暴增幾個百分點。
公投前的六月十六日,主張留歐的英國工黨國會女議員裘‧考克斯被主張脫歐者刺殺,舉世震驚。因政治主張不同而殺人,殺的還是女性,在英國甚為罕見。裘的死曾被認為是公投天平向留歐派傾斜的最後一根稻草,但事實證明英國人是冷靜理性的,沒有被這件不幸事件左右。脫歐影響到英國政治經濟外交各方面政策和法規的重大調整和修改,遠不像個人退出政黨、組織或幫會那麼簡單。誰也無法量化英國脫歐後究竟是得到多還是失去多,退出歐盟後想重新加入也幾無可能。歐盟內部雖然分歧不少、矛盾重重,但至少大家可以抱團取暖、互相支持,脫離歐盟後英國只能形單影隻地面對複雜多變的世界,那時它會不會感到淒涼?總之,在地球村時代外人的眼裡,英國興師動眾直至鬧出人命地舉行這次所費不菲的公投,令人費解。
其實,英國人舉行這次全民公投,既有綿遠深厚的遠因,更有錯綜複雜的近果。

英國脫歐的地理因素
英倫三島孤懸在歐洲大陸外,頗似孤懸在東亞大陸外的日本。地理和生存環境的巨大差異,導致了島民與陸民在心態和價值觀、島國與陸國在追求國家利益和長遠目標方面大不相同:島民生活在四面環海、地域相對狹小、資源相對匱乏的島嶼上,先天具有生存危機感和對外擴張的本性(如英國和日本);陸民生活在地域遼闊、資源豐富的大陸上,先天不具有生存危機感和對外擴張的本性(如中國)。當島國被迫與陸國一起從同一口鍋裡盛飯吃時,由這些差異導致的矛盾自然會產生。
優越感和救世主心態的英國是世界上最先開啟工業革命的國家,也誕生過眾多偉大的科學家、思想家和文學家。憑藉強大的政治、經濟、軍事實力和深厚的文化、科學底蘊,三百多年間英國不斷地向全球擴張,成為「日不落國」,英語成為真正的「世界語」,人類歷史上沒有任何一個帝國的擴張範圍能與輝煌時期的大英帝國媲美。二戰後英國雖然衰落了,但它仍然是聯合國五大常任理事國之一;尊英國為總舵主的「英聯邦」是縮小版的聯合國,成員高達五十三個,幾乎兩倍於歐盟成員國的數量,英國女王身兼英聯邦內其它十五個國家或領地的元首。但是,由於島國先天無法主導大陸事務、加入歐盟的前身歐洲共同體太遲和始終對歐盟若即若離,英國只能在歐盟內屈居德法之下當「小三」。歐盟老大德國是一戰二戰時英國的敵國和兩次大戰的戰敗國,也不是聯合國常任理事國,這是高傲的英國人始終難以釋懷的。
英國前首相撒切爾夫人說過一句名言:「在我的一生中遇到的所有問題都來自歐洲大陸,但所有問題的解決方案都來自世界上講英語的國家」。在英國人看來,歐洲大陸非英語大國法國、德國、俄羅斯近代以來從來就沒有消停過:法國是拿破侖擴張和暴力革命的發源地;德國有統一歐洲的瘋狂野心和實際行動;俄羅斯的大國沙文主義擴張行徑野蠻殘暴、貪婪無止境。英國人認為:歐洲大陸是世界大動亂的根源:人類歷史上最大的兩次戰爭、席捲大半個地球的國際共產主義運動都是由歐洲大陸國家引發的。但讓英國人自豪的是:終結兩次世界大戰、解體蘇維埃紅色帝國這三大豐功偉績都是由世界上也講英語的國家──美國一手主導的,英國人有種由「語言優越感」衍生的救世主心態。

統一的歐洲不利英國
在地緣戰略上,英國人一直認為:歐洲大陸一旦被一個強權完全統治,必定將英國排斥在外,英國的對外貿易和海權將受到極大的挑戰。一個無核心的歐洲大陸、一個解體的歐盟,其實更符合英國的國家利益。比如十九世紀初法國拿破侖頒佈的《大陸封鎖令》,曾在歐洲大陸築起了一道對英國實行貿易關稅的壁壘高牆,它對英國的經濟傷害非常大。因此從拿破侖時代開始直到二戰時期的納粹德國以及冷戰時期的蘇聯,只要哪股勢力可能一統歐洲大陸,英國就會堅定地支持能抵抗這股勢力的陣營。所以,英國人對由德國主導的歐盟心懷戒慮,並不奇怪。
歐盟既是拉丁精神、普魯士精神、撒克遜精神等人文傳統的集結地,也是英國式個體、法國式自由、德國式團隊、東歐式大鍋飯、北歐式社會主義等不同價值觀角逐的鬥獸場,這使歐盟難以像一個統一的民族國家那樣在政治上有效運作、在經濟上發揮出最佳效益。
歐盟前身歐洲共同體在成立之初,成員都是富裕的工業化國家。後來加盟的窮小子越來越多,富裕的「原住民」認為:既然大家今後都在一口鍋裡攪馬勺,為了歐盟的未來,應該給嗷嗷待哺的新「移民」輸血打氣。但「原住民」付出的大把真金白銀不是有去無回,就是新「移民」在還的時候拖泥帶水、缺斤少兩、還舊借新。「原住民」們對此只能打落牙齒和血吞,可英國既非「原住民」,又對歐盟缺乏感情,自然厭惡這種肉包子打狗式的援助。英國人還擔心:在過去這些年全球經濟不景氣、歐盟各國經濟嚴重蕭條的大框架下,英國經濟很可能被「一榮不一定俱榮,但一損必定俱損」的歐盟拖住後腿,甚至被拖垮。有歐洲華人最近也在《美國之音》留言稱:「歐盟是烏托邦。二○○一年,歐盟貨幣一體化(採用歐元)。十五年後,歐盟的經濟愈來愈走到懸崖邊。歐元沒有促進歐盟國家人民的生活水平,物價反而愈來愈貴。」這從一個側面反映了歐盟暗淡的經濟前景,也是英國人堅持使用英鎊、不使用歐元的一大原因。
英國加入歐洲共同體時國力已經式微,經濟上落後於西德、法國,然而「入盟」後英國所需承擔的義務卻不比德法兩國少。以繳納的歐盟會費為例,英國在七十年代末承擔的會費是法國的兩倍,與西德持平,但英國的經濟總量卻長期排在德法之後。再如德國的經濟規模大約是英國的一點三倍,但德國從歐盟獲得的經濟收益肯定超過一點三倍。承擔的義務與得到的回報不對等讓英國政府首腦們大為光火,當年英國首相撒切爾夫人為此沒少和法國總統密特朗、西德總理科爾討價還價,雙方唇槍舌劍不休。經濟以外,英國還要遵守歐盟的各項規範協議、承擔不同義務,從移民政策、貨幣、產業,直到稅法、公司法、公共事務等不一而足。目前英國百分之五十五的法律法規由歐盟制定,英國喪失了許多原本屬於國家事務的自主權。

拒收難民和防範恐襲的屏障 
近年來大批難民湧入歐洲,歐洲大陸也爆發了數起與難民有千絲萬縷關聯的大規模恐怖攻擊事件。英國人在心有餘悸之餘認為:歐盟寬鬆的難民政策後患無窮。英國就業與養老金事務大臣史密斯就對BBC表示,留在歐盟會讓類似巴黎恐怖攻擊的事件更有可能在英國發生,他說:「邊境開放讓我們無法檢查和控制那些可能的過境者」。英國「投票退盟」運動最近也表示:土耳其有望加入歐盟,這最終將導致多達一百萬土耳其人湧入英國。若脫離了歐盟,英國就可以在移民和難民政策上我行我素,少收移民、拒收難民,這樣做也對降低英國居高不下的失業率、提振英國疲弱的經濟大有助益。
抱美國粗腿的英國有一個歐盟其它各國都不具備的先天優勢,那就是它與同文同種的世界老大美國的特殊關係。英美兩國常常在關鍵時刻互相支持,美國大腿當然比歐盟大腿更粗,抱起來也更穩。史蒂芬‧沃爾擔任過多位英國首相的幕僚、主管英國歐洲政策和任英國駐歐盟代表,他在回憶錄裡評價對歐盟最友善的英國前首相布萊爾當年的歐洲政策時,曾半開玩笑說:首相先生始終在美國和歐洲之間搖擺不定,每臨重大抉擇關頭,英國往往會捨歐洲而就美國。不少英國人因此深信:憑著英國對美國的一往深情,英國在脫歐後必然能換來美國的投桃報李。
英國脫歐的後果和影響究竟如何,我們只能拭目以待,但這種讓全民自由決定國家未來命運的公投是值得讚賞的。如果有一天中國也能舉行「是否脫離黨的領導」的全民公投,那中國人民才真正站起來了,中國才真正崛起了。

來源轉自:
【2016年7月號 爭鳴 總465期(美國)周 晉】
(注意:帖內文或圖片中可能含有厭惡性簡體字;本站維護中華文化,堅決行使正體字。版權歸著者所有。)
【其他.相關】: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