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Translate

2016年7月23日 星期六

北京看海,故宮笑掉一嘴的老牙

⊙劉雪松
北京以一場強降的暴雨,以時間節點上的驚人巧合,讓人們「重溫」了一遍令人膽顫的「7.21」場景。2012年的那場暴雨,號稱61年一遇。按照概率來算,600歲的故宮差不多遇上過10次。而這次,只隔了4年時間。
來自氣象部門的消息說,這次的總降雨量比4年前那次還大。但在一片看海聲中,故宮笑傲江湖。於是,4年前的老話題又被拎出來拷問了——故宮為什麼不積水?
其實這個話題,故宮的史料上已經記載得清清楚楚,包括選址的考究、皇家的設計、堆砌的成本等等。但今人最樂道的,還是故宮排水系統的技術性,比如紫禁城外的三道防線,在外圍阻擋了外來水流的入侵;比如1,142個龍頭排水口,有著瞬間排水功能;比如地下水道、地面陰溝、幹線支線、明溝暗渠等排水系統的精確布局等等,不一而足,總之各種驚歎。
按照現代城市對於「積水」的定義,不論是「直徑超過50公尺範圍的雨水能不能半小時內排完」,還是「20年一遇的暴雨能否24小時之內排淨」,兩個概念,故宮這600年來都未發生過。由此可見,先輩們確實是技術靠譜,功底扎實。
客觀地說,在600年前的中國,舉全國之力辦這麼一件事,故宮至今不被水淹,算不上奇蹟。當時的全中國,找一群像樣的設計師和工匠並不難。而600年後的今天,北京城裡四處被淹,全國很多城市都在「看海」,這倒確實是個奇蹟。但由此而驚歎當時中國人的智慧,未必對今天中國人的智商是一種抹黑。
今天的中國不乏能工巧匠,今天的中國人比先輩更聰明。但是現代科技提供的精確計算、新型建材,非但城市建設在抗洪的水平上不是上了一個台階,反而更多地陷入了窪地,卻是聰明過了頭的現實反映。
中國城市建設的粗糙,問題出在很多人把聰明勁兒,用在了「大幹快上」上。建設項目上得快,企業賺到更快的錢,領導上得更快。前者求的是業績,後者要的是政績。所以,大幹的是「看得見」的,快上的是立竿見影的。真正體現城市建設硬功夫的地下排水系統,反而被一眼看得見的成績掩蓋了,結果幾年、幾十年一遇的水災來了之後,忽然發現地上的積水和老百姓心中的積怨無法排遣了,而當時這些項目是誰建的、誰批的、誰管的,都找不著人影了,連地底下的圖紙都找不著了。於是一茬接一茬積累下來的問題,成了「歷史遺留」下來的問題,積成了可以讓一座城市幾近癱瘓的無處排洩之水。
故宮是皇家工程,600年不積水,不是人的智慧高下問題,而是誰都不敢在工程品質上玩小聰明的問題,否則便是拿命來玩。南京明城牆3.9億塊城磚上,95%以上刻著銘文,誰監製、脫坯人是誰、燒製窯工又是誰,一目了然。300歲的瀋陽故宮不積水,有著瀋陽造城功臣鄧公池含冤黃泉的代價。但類似故宮的概念在今天的建設中,品質卻完全兩樣了,今年年初「台北故宮」南院的景觀園區營運才7天,低窪地帶的積水就嚴重了,這顯然不是工匠流失的原因,而是管理者自身缺乏工匠管理意識。
現代化外觀越來越明顯的城市建設,背著歷史的欠債與新欠的「債務」在大幹快上,不是因為中國缺乏能夠在600年前建成北京故宮排水系統的設計和建設工匠,而是缺乏把每一個建設項目都當成百年大計、千年大業的工匠型政府部門。當投資浮躁、規劃浮躁、監管浮躁的時候,工匠是不可能有真正用武之地的,反而多了更多的應付之地。中國的城市建設,首先應該打造的是工匠型政府,應該把決策者、管理者的名字,刻在建設項目的牆基上,刻在法治的帳本上,哪一個區域積水,由哪一批決策者和管理者承擔責任,並且追究終身責任。
這些刻在歷史紀錄上的名字,可以是功勞簿,也可以是恥辱柱。讓雨水見證,讓時間見證,讓百姓見證。

——轉自作者部落格

來源轉自:
【2016年07月23日訊】
(注意:帖內文或圖片中可能含有厭惡性簡體字;本站維護中華文化,堅決行使正體字。版權歸著者所有。)
【其他.相關】: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