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Translate

2016年7月17日 星期日

可憐的祖國花朵──為中國孩子的人權鳴不平



什麼「祖國的花朶」?六‧一這天拿來唱唱,也只是口惠而實不至,平日那就更只能是黨國統治下的小奴隸罷了!
徒有虛名的節日「文化」
六月一日是官方規定的兒童節。中共治下的大陸有一種「特色」文化,即「官樣文章」:每逢一個節日,就來大肆宣傳有關節日的「政治意義」,接著大肆渲染相關的「偉大成就」,最終突出黨的「英明正確」和社會主義制度的所謂「優越」。如此這般,七月一日歌頌「偉大的黨」;八月一日則是歌頌「解放軍」;十月一日乾脆成了「祖國母親」的「誕辰」!等而下之,「五‧一」節歌頌「工人階級偉大」;「三‧八節」歌頌「婦女頂起了半邊天」;五月十二日,讚美「白衣天使」;六月一日這天,平日極少受到重視,甚至常受虐待的孩子,一下子都成了似熊貓般珍貴的「祖國的花朵」。於是有人嘲弄說,如此「珍貴」,僅此一天,過期作廢!
不過,「花朶」們對此也不盡認同。今年「六‧一」前,中國《南方都市報》記者聯合「明師教育」和廣州市部分小學,對近百名小學生進行了一項調查,讓學生說,「什麼事情最沒意義?」結果大多數學生直接指出,兒童節過得最沒意義;因為每次都要頂著炎炎烈日,或在露天座位上看演出,或為官方演出。還有孩子說:「我們離舞台很遠,根本聽不清音樂,也看不清表演,所以大家都在聊天而已」。但演出結束後,老師在作「總結」時,則「嚴厲批評」孩子們,以便向「上面」交差。更有人指出不少學校這一天為了迎接當地官員的「視察」,常常讓孩子們排隊站在烈日下或風雨中,等候大駕光臨。而官員往往不守時,讓孩子們飽受煎熬。有人不無諷刺地說:兒童節最終變成了「勞動節」、「受罰節」。

「花朶」在「毒跑道」前凋謝
更有甚者。遼寧瀋陽鐵五學校(英才校區)一年前改造運動場,校方為了省錢,舖設了劣質的彩色塑料跑道,自那以後很多孩子出現流鼻血、頭暈、咳嗽、無力等身體不適,而且隨著天氣越來越熱,情況越來越嚴重。家長們發現,明顯是跑道有毒,導致孩子們身體異常。但校方卻一直不採取措施,其中一名學生更突然患急性白血病不治身亡。家長們人心惶恐,紛紛帶孩子去醫院體檢,並聚集學校進行抗議。
今年五月,家長們與校方協商約定,五月二十九日就此事件雙方進行商討謀求解決辦法。殊不知到二十九日當天校方竟然「報警」。警察到場後,蠻橫兇暴地將家長們打出的維權橫幅撕掉,更命令原定要去學校採訪的當地媒體不准前往。校方在強大的警力支持下,對家長維護兒童人身安全的要求置之不理。可謂草菅人命,投訴無門。

汶川冤魂至今還在哭泣
人們更不會忘記,二○○八年四川大地震中,汶川地區倒下近七千所中、小學校校舍,活埋數以萬計的學童。一場噩夢醒來後,幾個縣內就多出了數以千計的「失獨家庭」和「三孤」人員。一些救援人員因目睹那恐怖情景而精神陷於憂鬱狀態;不少痛失兒女的母親,已經走到近乎瘋癲的邊緣。與此同時,與倒塌校舍近在咫尺的各級政府辦公大樓、禮堂卻巍然屹立,好像在對地震中遇難的孩子發出冷漠的嘲笑。
上蒼並無偏心,大地震也沒有「選擇性」的破壞能力,倒塌的校舍是「豆腐渣工程」。當時溫家寶總理面對電視鏡頭,丟下狠話:必須對相關責任人一查到底!然而八年過去了,卻沒看見一個「豆腐渣工程」的責任人被繩之以法,甚至道義譴責也沒有。有的只是遇難學童的家長被打壓,被噤聲,被告之不得說三道四,否則「尋釁滋事」罪名會讓你「吃不了兜著走」。對個別不聽「我黨」訓示警告,硬要探求真相的如譚作人、艾未未,輕則被惡警打成顱內血腫,重則被送進大牢。這樣的社會,這樣的政府,還有臉在「兒童節」大言不慚地宣稱我們的孩子是「祖國的花朶」。哪門子的「祖國」?誰家的「花朵」?

作惡者又「光榮」入黨
人們更不會忘記一九九四年十二月八日在克拉瑪依的一家劇院發生火災時,因為官員高聲命令孩子不許動「讓領導先走」!最終連坐在離出口處最遠的官員也一個個「全身而退」,且衣冠楚楚,毫髮無損,而我們「祖國的花朶」卻有二百八十八人被活活燒死,一百三十二人受傷,另有三十七位老師、家長和工作人員遇難。
更可惡的是,當時在現場的新疆石油管理局教育培訓中心、黨委兼紀委的官員況麗女士,不僅不指揮打開所有安全門和組織學生疏散,而只顧自己逃生,她更憑藉著對該劇院──「友誼館」地形的熟悉鑽進了廁所,又憑著成年人的力氣,把原本可塞三十人以上的廁所反鎖頂上,任憑孩子們哭喊也絕不開門!事後在廁所門外地上發現一百多具學生屍體!她還「驕傲地」告訴記者,自己的「逃生知識有多豐富」。這樣一個無恥之徒,雖事後被追責判刑四年,伹令人不可思議的是,刑滿出獄後又「光榮入黨」繼續當官。
這樣的黨,這樣的政府,還有臉在「兒童節」大言不慚地宣稱我們的孩子是什麼「祖國的花朶」麼?想想那慘死在廁所外的一百多個孩子吧。

小攀太累了,早上再也沒醒來
現在中國大陸還有個更不幸的未成年群體──童工。中共官方雖然口頭上也說嚴禁使用童工,但在許多地方,特別是沿海一帶台資、外資工廠與地方官員沆瀣一氣,使用童工並不鮮見。童工報酬低於成年人,勞動強度則相差無幾。許多童工難以承受,工傷、疾病接踵而來,常常醞成悲劇。二○一六年四月十日晚上,十四歲的小攀像往常一樣回到出租屋睡覺,卻再也沒能醒過來。據中共佛山電視台透露:小攀的媽媽不明白,睡覺前還好好的,小攀怎麼會猝死?小攀的媽媽說,自己在兩個月前,從湖南老家來到佛山「至雅內衣有限公司」打工,之後小攀也跟著她,來到這裡打工,想掙多點錢補貼家用。小攀做內衣加工,每天竟然長達十一、二個小時。這對於一個未成年的孩子,實在是難以承受的重壓。這個小童工顯然死於過度勞累。而中共官媒所透露的,只不過是冰山的一角。
在一個人權狀況惡劣,官商勾結、金權橫行的國家裡,弱小的未成年人,更是人權災難最嚴重的受害者。什麼「祖國的花朶」?六‧一這天拿來唱唱,也只是口惠而實不至,平日那就更只能是黨國統治下的小奴隸罷了!

來源轉自:
【2016年7月號 爭鳴 總465期(大陸)盛 言】
(注意:帖內文或圖片中可能含有厭惡性簡體字;本站維護中華文 化,堅決行使正體字。版權歸著者所有。)
【其他.相關】: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