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Translate

2016年5月30日 星期一

反共是責任 陸青年:沒理由留給下一代


王中義平時相當低調,不願出名。(王中義提供)
【文/記者吳旻洲】
30歲是精采人生的開始,有人選擇成家、有人選擇立業,也有人選擇挑戰自我、揮灑更多的可能,但中國異議人士王中義卻在而立之年,選擇逃離自己最愛的祖國,對抗他最痛恨的政權——中國共產黨。
去年5名中國異議人士因非法入境台灣,面臨被遣返回中國,引發國際矚目。其中一名異議人士王中義近日接受《大紀元》專訪,說明他之所以選擇反共、投奔自由的心路歷程。
現年33歲的王中義(本名王睿),出生於中國南京,是家中獨子,從小家境小康、不愁吃穿,平時喜歡看電影、玩音樂、打電玩,與時下的年輕人並沒有太大差異。
在中共的高壓統治下,若他選擇隨俗浮沉,或許不會惹禍上身,但在2012年時,他卻選擇接受了「民國派」的啟蒙,毅然決然投入了危險萬分的反共行列。
而王中義反共意識的啟蒙,全都從了解歷史真相開始。王中義從小就喜歡研究中國歷史,尤其對二戰特別感興趣,但在中國書店找到的都只有外國戰史,而打了比歐戰還久的中國戰場,相關史料卻只有中共宣傳的百團大戰、平型關大捷,「中國前後總共打了14年,怎麼可能只幹了這兩件事?」
後來他與友人交流時聽到一個說法,「抗戰是國軍打的」,引起他對中華民國歷史的興趣。在一次因緣際會,他透過翻牆軟體看到中國以外的世界,「過去研究中國歷史都很零碎,會翻牆後,所有東西都改變了」,終於把真正的歷史脈絡拼湊完整了。
「了解歷史真相後發現,中共是個非法的政權,是1949年以後盤踞在中國大地上的偽政權,只是劫持了中國人民,又不斷對外宣稱有合法性,但中國唯一的合法政府,就是中華民國政府」,王中義說。
過去中國有很多「自由派」人士,主張要在中共體制框架下追求自由,但近年越來越多人往「民國派」靠攏,他們發現共產黨是不可能改變的,因為中共內部有太多的利益交換,若實現民主就等於要了共產黨的命。
不過王中義坦言,父母對他參與組織的行為感到非常憂心,「我就是一般人眼中的不孝子」,不僅很少回家,而且一直在中國各省到處跑。
「但我們這一代人,有責任要拿回原本應該屬於我們及身邊人的權力」,這種責任是高於個人的親情、財產,甚至是生命,雖然很煎熬,但若不做出抉擇,責任必然又要推給下一代。
「這是一種逃不開的責任,我們必須面對恐懼、威脅,必須主動出擊才能結束中國人長期生活在恐懼中的現狀,因為即便我們苟且偷生,這種危險總有一天還是會找上門來」。
王中義感嘆,中國現在有毒奶粉、毒空氣、毒食品,什麼樣的災難都有,「這已不是自己小心點就可以防範了」。
但共產黨卻掐斷了全社會的改善機制,一切都要由它掌控,不允許別人發聲,所以許多中國人覺得活得太累、太委屈,越來越多人想要移民、逃離中國,但哪個國家能裝下十幾億人?唯有把中國變得跟其他國家一樣自由,大家才不用往外跑。

遭揚言遣返 王中義:會被整死
王中義在加入民國派一年多後,有一次在網路聊天時,一位反共的神祕友人突然要他快跑,但他沒當回事,直到多位朋友被公安問話時都在找「毋忘在莒(王中義的網路名稱)」,他才驚覺事態嚴重。
「我們這種不是改良派的,對中共而言就是敵我矛盾、你死我活,如果落在中共手裡,就是生不如死」,王中義說,因為當時中共還沒明確知道他就是毋忘在莒,因此必須盡早做出決定,否則再晚一點就會被認定為煽動顛覆國家政權,屆時要嘛放棄追求民主,要嘛被中共整到變傻子、神經病了。
所以他決定在2014年南京舉辦青年奧運會、所有警力都放在上訪與外來人士時,選擇參加台灣旅遊團、投奔自由社會。
成功投奔台灣後,王中義積極與台灣的反共力量接觸。隔年他本打算與其他4位中國青年駕駛機動帆船,前往關島向美國政府尋求政治庇護,不料因風浪太大,一行人在桃園外海擱淺,由於當時正值台灣漢光演習期間、時機敏感,被疑有「刺探軍情」的可能而移送桃園地檢署偵辦,期間移民署本打算遣返5人回中國,不過因各界反對聲浪太大而作罷,法院也經酌量後,裁定交保。
對於這段曲折離奇的遭遇,王中義說,他逃離中國就是要把中國人民嚮往自由、光復民國的民主追求,與海外的力量結合,像他這種具體做事的人,如果這次真被送回中國坐牢,那不知一關會關多少年,「那還不如死了算了」。

來源轉自:
【2016年05月30日訊】
(注意:帖內文或圖片中可能含有厭惡性簡體字;本站維護中華文化,堅決行使正體字。版權歸著者所有。)
【其他.相關】: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