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Translate

2016年5月20日 星期五

「疫苗恐慌」席捲中國的啟示──大陸民眾陷入「兩個生態」災難中


誰營造了一個「流氓時代」?
二○一五年四月,山東濟南警方查獲涉案金額為五點七億元的非法疫苗案。隨後濟南警方向全國二十個地級市發出協查函;二○一六年三月十九日晚,山東省食品藥品監管局公佈:共梳理出向龐某等提供疫苗及生物製品的上線線索107條,從龐某等處購進疫苗及生物製品的下線線索193條,涉及安徽、北京、福建、甘肅、廣東、廣西等二十四個省市。四月五日,國務院山東濟南非法經營疫苗系列案件工作督查組召開會議,專題聽取各個部門聯合調查組工作進展情況匯報。
社會生態災難與道德霧霾
如今,「山東五點七億非法疫苗案」在中國大陸不斷發酵,「疫苗恐慌」席捲全國,家長們人心惶惶,網上惡評如潮。官方再次採取其一貫做法,避重就輕,迴避問責,導致民間公憤浪潮。民眾紛紛譴責司法部門在哪裡?監管部門在哪裡?甚至今年博鰲亞洲論壇原以「藥品審評審批制度改革與藥物創新」為主題問答環節,不下二十家媒體同時舉手追問,使食藥監總局副局長吳湞成為眾矢之的。
然而,就在山東非法經營疫苗案真相尚未大白,上海又發現一起生產銷售假冒名牌奶粉案,估計至少有一點七萬罐假冒奶粉流入多個省市。經歷了安徽阜陽劣質奶粉事件和三鹿毒奶粉事件後,乳製品市場又發現假冒產品,致使整個中華民族像聚焦自然生態被破壞一樣,開始聚焦大陸社會生態災難,以及遍及中國的道德霧霾。

「兩個生態」的災難性大破壞
世界上本來天理共存,人性相通,普世價值全球共認。然而,中國當政者卻偏要反文明潮流而動,固守「特色」,妄言「自信」,成為人性自由與創造的桎梏,走向了一條經濟貪婪、畸形發展、政治專制、封閉的「北京模式」發展道路,進而導致了當今中國的社會、自然「兩個生態」的災難性大破壞。當今中國的自然環境破壞,最主要表現在空氣、土壤與水源的全面污染;社會環境破壞,主要表現在國家的精神、靈魂、價值觀的全面污染。
中共執政前三十年破壞傳統文化「挖祖宗墳」。傳統文化本是一個民族傳承與發展的靈魂。民國時期,正當中華民族處於千年之變的歷史機遇,卻災難性地遭遇了「十月革命一聲炮響」,送來了一統天下的外來「紅色革命」價值觀,以「槍桿子話語」強行否定了中華文化本有的和諧中庸傳承,進而發展出毛澤東的階級鬥爭及「蘇維埃」式的紅色道路。直到大陸「十年浩劫」,當權者更以「文化革新」為名,發動以先進階級消滅腐朽階級的「挖祖宗墳」,剷除一切封資修的文化運動。如此人類史上所罕見的有組織、有計劃、有系統,且以國家暴力作為後盾的文化大破壞,致使千年中華精神資源毀於一旦,中華民族陷入自己滅絕自己文化的社會生態災難中。中共執政的前三十年對傳統文化的滅絕,在本質上就是「挖祖宗墳」的反文明活動。
中共執政後三十年抵制普世價值「斷子孫路」。毛澤東死後,中共在全球共產運動衰敗的大背景下,開一次黨代會,用所謂鄧小平的「貓論」,就可以把資本家再請回來,給剝削者戴紅花,「社會主義救中國」變為「資本主義救中國」,中共開始了打著「特色」招牌,推行只引進資本家剝削,不接受獨立工會制約;只要政府管制,不要民間社會對治;只接納資本擴張全球化,不接納普世價值全球化的「北京模式」發展道路,形成地位、權力、資源的特色、特權、特供「三特」社會制度。這種既破壞了中華傳統文化又抵制普世價值,先後切斷了兩種精神資源的「北京模式」,已走向了「斷子孫路」的懸崖峭壁,以至整個國家官民對立,社會兩極分化,價值觀紊亂,民族情感焦慮,人們行為放縱、道德滑坡、教育淪落,大陸已經成為舉世聞名的製偽造假、毫無底線的王國。

誰營造了一個「流氓時代」
在如此正義淪喪的社會生態中,孕育出商人們唯利是圖、坑蒙拐騙,官員們損公肥私、貪污腐敗,台前學雷鋒,台後包二奶。這幾年來,行走江湖「國學大師」的雕像轟然倒塌,七旬音樂教授收受報考女生肉體與金錢的雙重賄賂,大學副校長幹起抄襲的勾當……,如此林林總總的社會醜態,為當下中國已經墮落不堪的「主流文化」添油加柴。如此文化生態,正如網絡作家杜君立所言:「精神家園的喪失與淪陷營造了一個流氓時代」。
在如此一種文化上的流氓時代,「問題疫苗」、冒牌奶粉、地溝油、假羊肉、鎘大米、毒生薑、染色橙等事件的層出不窮就有了必然性。山東五點七億元非法疫苗案就如一面鏡子,再次折射出大陸社會價值觀扭曲、道德底線淪陷,中共前三十年破壞傳統文化,和後三十年拒絕普世價值,已經徹底摧毀了這個民族社會生態的正義靈魂。
一種正常社會生態的本質應是社會正義,而「北京模式」對社會生態的破壞,恰恰就在於對社會正義的踐踏。中共所謂「先進文化」,切斷了兩種精神資源,導致人性、人心分裂與扭曲所形成的社會生態大破壞,較之自然生態的破壞更可怕,也更難修復。

民眾認為中共喪失執政資格
如今中共當政者所謂「深化改革」的出發點,依然是堅拒普世價值的權力分立與制約。這就為官商集團結盟腐化、踐踏社會正義提供了無法剷除的政治土壤。而「三個自信」背離社會正義,維護特色、特權、特供的「三特」社會制度所形成的社會生態矛盾就無解。這也就決定了當今中國揮之不去的自然霧霾與社會霧霾互為交織,重重壓頂,令中國人民陷於空前絕後的自然、社會「兩個生態」災難之中。如今「疫苗恐慌」席捲全國就是例證。
習近平於二○一三年十二月二十三日在中央農村工作會議上曾說:「食品安全社會關注度高,一旦出問題,很容易引起公眾恐慌,甚至釀成群體性事件,引起群眾憤慨。」他表示,「在中國執政,要是連個食品安全都做不好,還長期做不好的話,有人就會提出夠不夠格的問題」。更具諷刺意味的是,二○一六年三月二十四日,食藥監督總局藥化監管司司長李國慶莊嚴宣告:中國的疫苗監管體系達到世界先進水平。然而,當年揭露毒奶粉事件的蔣衛鎖被害身亡,毒奶粉受害家長趙連海因堅持維權被判十年,而當年毒奶粉事件責任官員正是當下在食藥監督總局總管疫苗的官員。為此,大陸民眾正以習近平所言,抨擊中共所為,指其已經喪失執政資格。

來源轉自:
【2016年5月號 爭鳴總463期 (大陸)牟傳珩】
(注意:帖內文或圖片中可能含有厭惡性簡體字;本站維護中華文化,堅決行使正體字。版權歸著者所有。)
【其他.相關】: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