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Translate

2016年5月9日 星期一

習近平的「假硬」與「真爛」


習近平一向標榜「打鐵還需自身硬」,然而最近的幾件事卻令人們對他的「硬度」產生了莫大的疑問。
巴拿馬文件暴露了鄧家貴
今年四月三日,全球約有一百家媒體同時發佈了一條重大新聞:中美洲小國巴拿馬莫薩克‧馮賽卡律師事務所被洩露出一千一百五十萬份文件,確鑿暴露出全球政商權貴建立離岸避稅空殼公司匿藏財富。其中一百四十三位客戶涉及各國政要,包括中國習近平的姐夫鄧家貴、劉雲山的兒媳賈麗青、張高麗的女婿李聖潑、李鵬的女兒李小琳等。消息公佈後,全世界鬧翻了天,而中國卻是靜悄悄,有如冰炭兩重天。因為中共嚴密封鎖消息。首當其衝的習近平以為不讓老百姓知道,雪中埋葬了死人,大家看不見就沒事了。於是,不管冰島總理因此辭職,英國民眾遊行抗議,也不管文件指名道姓,註冊人身份和註冊時間都一清二楚,中國外交部發言人洪磊回應記者問時卻說 「對於這種捕風捉影的東西,我們不作評論」。怪不得洪磊被稱為中國的薩哈夫(伊拉克薩達姆厚顏無恥的新聞發言人)。
但現在是互聯網時代,舉世皆知的新聞能瞞得了所有的中國人?巴拿馬之後,還有瑞士銀行和維爾京群島會公佈資料。越來越多的國家會逼迫自己的政府調查離岸資金,這是全球一個新的大趨勢。中共想用郭伯雄、芮成鋼、令計劃等轉移目標,逃避民眾對「巴拿馬文件」的注意力,恐怕只能是癡心妄想。再說,九月杭州舉行二十國峰會,怎麼可能再推行鴕鳥政策封鎖「巴拿馬文件」呢?習氏與中共只能是欲蓋彌彰!
最可笑的是網上竟出現「巴拿馬爆料,證明了習總管教好了子女和親戚,更顯習總高風亮節」這樣一篇明顯是習近平宣傳團隊的苦心孤詣之作。這篇奇文提出:「按照國際公認的法律和道德標準,一人做事一人當。姐夫犯罪,小舅無罪。」但很可惜,人們還記得習王打擊異議人士和政敵時不是按照這個標準行事的。為了逼迫獨立記者高瑜認罪,當局把她的兒子和弟弟都關進去了。收拾周永康時不僅株連九族,連五歲的孫女也要開除出幼兒園,甚至連秘書都要牽連進去。
這都是不久之前的事情,跟一人做事一人當完全反著來。對人對己雙重標準,如此出爾反爾,厚顏無恥,而且還如此煞有介事,好像天下百姓都不知道什麼是可恥之事了。這或許就是習近平的「三個自信」的表現,但更可能是孔夫子所說的,「其愚則不可及也」。
習姐、姐夫發大財發到國內都藏不下,他們的暴富靠的是什麼?光靠區區一個副總理(而且已經是死了的)能有如此大的法力嗎?據媒體計算,齊橋橋、鄧家貴僅在萬達的股票就已漲到超過五百億美元!習近平本人怎麼證明齊、鄧之財不是托他習近平權力之福?何況習家不是早已公開聲明齊、鄧的財產和公司都已經全部與齊、鄧脫鉤,他們是為習做了大犧牲嗎?怎麼還在鄧家貴名下? 人們已經清楚地看到,習家人屬於標準的「捂產階級」。習氏不抓捕在巴拿馬文件中暴露的貪腐數十億、數百億元的大老虎,而只抓捕貪腐百萬、千萬元的省市局級官員,向全世界暴露出他自己也不是自身硬的。

嚴查倒習公開信
暴露習近平假硬度的第二件事情是今年三月四日出現的、署名「忠誠的共產黨員」的《要求習近平同志辭去黨和國家領導職務的公開信》。該信在大陸新疆自治區黨委轄下的正牌黨媒「無界新聞」被轉載。
本來,按大陸共產黨一貫做法斷網刪除,這事或許還能小事化了。但習氏緊張萬分,偏偏成立了上百人的專案組,並讓公安部副部長傅政華直接指揮,追查作者是誰。不僅國內追查,而且涉及境外海外,把香港媒體人賈葭抓了,甚至還搞起了連坐,抓了紐約媒體人溫雲超(筆名北風)和德國之聲專欄作家長平在大陸的家人。一時之間,風聲鶴唳,草木皆兵,但作者是誰仍不得而知。
有評論指出,追查辭職信事件,顯示習氏政治智商嚴重不足,反而把事件炒作得沸沸揚揚,等於為這封辭職信作一次爆炸式的推廣宣傳。越是追查,倒習信擴散得越快,茅坑愈掏愈臭。這是習自己在拚命「高級黑」自己。倒習信事件發生後,習氏極度緊張,從野戰軍調了四千軍人加入對中南海和北京的警衛。如此遑遑不可終日,神經緊繃是維持不長的。
對比之下,今年三月七日,山西毛學組給人大建議信:請罷免李克強總理職務。為什麼習氏不同樣指令公安部成立專案組追究呢?要求習氏辭職信要追查,要求罷免李克強總理職務信就不追查, 任何人都看得出來這是明顯的對人對己雙重標準。文武百官看在眼裡,不是心向倒習一方就是消極怠工讓習去唱獨角戲。

綁架書商事件顯示缺自信
暴露習近平假硬度的第三件事涉及海外出版有關習近平個人生活的書,讓習近平如坐針氈。不論是出於習氏的指令,還是手下人猜測上意所為,採取買斷其版權的手法,清晰地顯示出習當局的慌張。
再到後來,「強力部門」竟越境綁架五名書商,其中桂民海是瑞典籍,李波持英國護照,引起外交糾紛,終於把此事件鬧成欲蓋彌彰的天下第一蠢事。
以上各事件表明,習近平現在雖然大權獨攬,高叫「打鐵還需自身硬」,實際上卻膽怯心虛,缺乏起碼的自信。人們不禁要問:習究竟為何要「打鐵」?究竟是「反腐」和「保黨」,還是權鬥清除政敵?答案其實已經清清楚楚:這是一塊銹鐵、爛鐵,只是表面塗了一層薄鋼,而現在這一塗層已經豁然開裂了。
中共紅二代的異類、開國大將羅瑞卿的次子羅宇勸習改旗易幟,指出習近平非此沒有第二條路。羅說別人都是在「高級黑」習,甚至乾脆反習,而只有他是為這位「習老弟」好。但人們看到,不管羅宇是否真好假好還是不好,習自己是「毛」病已入膏肓,如今既失黨心民心,下台可能只是時間問題了。

來源轉自:
【2016年5月號 爭鳴總463期 公 理】
(注意:帖內文或圖片中可能含有厭惡性簡體字;本站維護中華文化,堅決行使正體字。版權歸著者所有。)
【其他.相關】: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