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Translate

2016年5月18日 星期三

看這場「大躍進」北京如何收場

一哄而起辦「世界一流大學」
北京政府大言不慚地吹噓「建設世界一流大學」,如果從清華大學一九八五年提出「建設世界一流」算起,到現在已經三十一年了。三十一年的時間夠他們說多少大話、做多少面子上的事情!他們首先把各大學的名字改來改去,專科改本科,學院改大學。其次是在各個學校裡修了很多漂亮的樓房,然後不停地擴大招生數額,確實一直都沒閑著。李克強在二○一五年和二○一六年的「人大」會議《報告》裡,都要提一句「建設世界一流大學」。然而十分不妙的是,時間耗了這麼久,錢不曉得燒了多少億,在他們治下的中國大陸,「世界一流大學」的影子都還看不見。官員們有點著急,為了證明他們燒錢燒得正確,於是公佈了「時間表」,北京大學說是「到二十一世紀初葉把北京大學建成世界一流大學」,清華大學則明確提出「二○二○年達到世界一流水平」。這兩所大學是北京最拿得出手的「面子大學」,甫一宣佈,其他那些學校也跟著起哄,復旦大學、南京大學、山東大學紛紛發誓「二○二○年達到世界一流」,令人想起毛時代的大躍進──他們在農村「放衛星田」,第一個公社宣稱畝產水稻一萬斤,其他公社接著保證畝產兩萬斤甚至三萬斤四萬斤。時間過去五十多年,中共好大喜功吹牛撒謊的習性依舊,又一次搞起了「大躍進」。只是這次不是亂吹水稻產量,吹的是堂堂「世界一流大學」!
以「相對論」詭辯的自負
二○二○年,距今只有三年多的時間,眼看著「大限」越來越近,北京政府在幾年前已經在謀劃這場荒唐的鬧劇如何收場。他們的「有識之士」經過一番深思熟慮,居然想出了兩個「錦囊妙計」,以此來為這次「大躍進」善後。一個是「接近」,即把原來賭咒發誓的「達到世界一流」,悄悄改成「接近世界一流」。二○一○年三月初,在他們公佈的《國家中長期教育改革和發展規劃綱要(二○一○──二○二○年)》第七章裡,不聲不響地亮出了一句「若干所大學達到或接近世界一流大學水平」,這是「接近」二字正式公開亮相。接著,在二○一一年四月的一次會議上,教育部長袁貴仁(就是那位「絕不讓西方價值觀教材進課堂」的好漢)宣佈,中國高等教育搞得非常好非常出色,「若干所大學達到或接近世界一流大學水平」。袁大人話音未落,多家官媒同時捧場發表,題目居然就是:「中國若干所大學達到或接近世界一流大學水平」,比袁某的膽子還大。然後,袁又在今年三月八日回應南開大學原校長饒子和關於「建設世界一流大學」的講話,再次宣稱:「接近或達到國際一流都可以」算作「世界一流大學」。北京官方自認為「接近」是神來之筆,「接近世界一流」,就是只比「世界一流」差一點點,「相當於世界一流」。愛因斯坦不是有個「相對論」嗎,所有東西都是「相對」的。根據這個「相對」,他們的哪所大學不可以說成「接近世界一流」?豈止是二○二○年才「接近」,早在上世紀五十年代就「接近」了。接近一釐米是「接近」,接近十萬八千里憑什麼不叫「接近」?關鍵是看你站在什麼「立場」上。
「中國特色」的絕地反攻
他們推出的第二個「妙計」,是在「世界一流大學」前面加個定語「中國特色」。目前看來首先發明這一「計」的是習近平,他在二○一四年五月四日提出:「辦好中國的世界一流大學,必須有中國特色。」老大發了話,手下自然必須緊跟,二○一五年九月二十四日《人民日報》載文宣傳「我們的目標是中國特色世界一流大學」。然後國務院在二○一五年十一月五日公佈《統籌推進世界一流大學和一流學科建設總體方案》,進一步明確「構建完善中國特色的世界一流大學」。如果說他們推出「接近」二字,多少還暴露了有一點無奈和認輸的話,那麼,他們接著提出的這個「中國特色世界一流大學」,那就是以守為攻,妄圖絕地大反攻,一舉扭轉整個頹勢了。他們從此把「世界一流大學」分為兩種,一種以哈佛、劍橋等等為代表,另一種曰「中國特色世界一流大學」,這自然只有北京政府辦的學校才有資格,必須要照共產黨的規矩辦才「合格」,比如「堅持黨的領導,實行黨委領導下的校長負責制」、「以馬克思主義毛澤東思想為教學指導」,等等,這既是了不起的「中國特色」,全世界只有他們趙家人才玩得最內行,「水平」最高,同時也比哈佛、劍橋辛辛苦苦地研究什麼數學、物理、哲學、藝術之類要輕鬆多了。依照習近平的這個「發明」,從今往後中國幾千所大學不費吹灰之力都可以隨便弄成「中國特色的世界一流」,想要多少就弄成多少。哈佛、劍橋累死累活,在這方面也只能「接近」他們,要叫全世界的「一流大學」也嘗嘗「追趕」他們的味道……不要「友邦驚詫」,他們確實就是這樣設想的,就是打算以此為他們所謂的「建設世界一流」來個漂亮收場的。
目標與措施完全相對立
趙家人一天到晚不准別人「妄議」,其實他們在一黨專制的情況下要「達到世界一流」,才是一個天大的「妄議」。他們「妄議」了幾十年,他們的學校與世界一流大學之間的差距不是在縮小,反而還在不斷擴大。這不是書記、校長們不賣力氣,更不是「西方敵對勢力」破壞,而是充分證明了在他們反民主的政治制度和教育制度之下,以對抗世界普世價值為目的的「創建一流大學運動」,不過就是當代世界教育史上的一個大笑話。他們一方面空喊「趕上世界一流」,另一方面宣佈「七不准」,拒絕真正的世界一流大學實行多年的教授治校和民主辦校,拒絕人類先進思想和知識進入課堂,使教師們動輒得咎。如果在這種極端落後的制度下也能弄出最先進的「世界一流大學」,進而誕生全世界最先進的思想、文化和科學技術,使他們真的成為「戰無不勝」的力量,那就不僅是中國人民的悲劇,而將是整個地球人類的悲劇了。如果真的有這種可能,中國人民和世界人民還有活下去的希望嗎?
真正的世界一流大學,絕不可能出現在獨裁者的鞭子之下。不管趙家人吹噓得多麼天花亂墜,也不管他們有錢修建了多少幢摩天大樓。對這一點,世人應該絕對放心。

來源轉自:
【2016年4月號 動向總368期 西方藍】
(注意:帖內文或圖片中可能含有厭惡性簡體字;本站維護中華文化,堅決行使正體字。版權歸著者所有。)
【其他.相關】: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