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Translate

2016年5月28日 星期六

內蒙古央企化工「三污」嚴重 偷排被抓個正著


內蒙古騰格裡沙漠被曝出現很多化工污水池,池中黑水異常惡臭。污水排放和地下水過度開採對當地生態造成嚴重危害。(網絡圖片)
【記者李淨報導】
內蒙古多倫煤化工有限責任公司在剛剛發生的廢水洩漏事故,致使周邊村民的飲用水遭到污染的問題還未解決之時,日前竟向周邊村莊偷排大量污水,被當地村民抓了現行。近年來,當地村民們對這家「三污」嚴重的央企化工廠已經怨聲載道。
偷排污水被抓 化工廠「三污」嚴重
5月26日上午,內蒙古錫林郭勒盟多倫縣二道窪村的3位村民尾隨著從大唐內蒙古多倫煤化工有限責任公司(下稱「多倫煤化工」)出來的3輛載滿污水的罐車,發現它們在村裡路邊的大坑裡排污水,立即上前喝止,並召集村民阻止車輛逃離。
據大陸媒體引述多倫縣二道窪村一隊村民李健披露,「多倫煤化工偷偷往我們村田間地頭排污水已經有很長一段時間了!」
事發後李健也趕往了現場。他說,被圍堵的3輛罐車裡面滿載污水,有一輛車排出的液體像「汽油」,粘稠並且呈黃色,充滿刺鼻味兒。罐車的罐體上有明顯的「危險」「爆」字樣。
多倫煤化工是大唐國際發電股份有限公司(下稱「大唐發電」)的三級子公司。儘管大唐發電的二級子公司大唐能源化工方面對此解釋稱,這3輛罐車排出的液體「沒有污染性」,但是據多倫縣環境保護局環境監測站站長羅慶軍表示,經檢測發現,企業的罐車排出的是生活污水,水體中COD指標(衡量水體有機污染的一項重要指標)超標,對土壤有污染性。
據報導,企業偷排污水並不是引起村民不滿的唯一原因。4月末,多倫煤化工發生了蒸發塘壩體管湧事故,導致塘內廢水洩漏,使多倫縣二道窪村一隊、二隊、三隊、六隊的飲用水被污染,村民及牲畜出現飲水困難。目前,村民們仍在依靠桶裝純淨水來維持日常生活。因此,村民們對多倫煤化工的對立情緒明顯。
村民們要求企業和政府針對此次偷排事件以及發生在4月的飲用水污染事件給出回應及解決辦法。
其實,多倫煤化工被曝光違法偷排污染物已不是第一次了。早在2012年,多倫煤化工就被環保組織指存在工業廢水、廢氣、廢渣污染問題。
2014年6月,多倫煤化工被環保部門處罰。經查,該公司採用五爐一塔脫硫運行方式,全年脫硫設施停運174天,二氧化硫長期超標排放。2013年發電量6.3億千瓦時,煤炭消耗量275萬噸,全廠二氧化硫排放量30,595噸。
大唐發電旗下的多倫煤化工公司以褐煤為原料,主產聚丙烯,聯產汽油、LPG、硫磺等副產品。大唐發電是是中國五大國有電力集團之一,是央級企業中國大唐集團公司的核心子公司,公司旗下的電廠遍佈中國各地。大唐發電控股的內蒙古區呼和浩特市托克托大型發電廠,主要向北京市供電。

內蒙古資源被肆意開發 當地民眾維權遭鎮壓
幾十年來,中共推行「以糧為綱」的農業政策,開墾不適宜耕種的山地和草原,並對邊疆少數民族地區的資源搜刮掠奪,致使當地自然生態遭到嚴重破壞。
4月21日,大陸多名網民發帖披露,內蒙古呼倫貝爾的莫日格勒河被污染,導致大量魚死亡漂浮在河面。隨後,呼倫貝爾環保局官網發佈消息稱,死魚位置位於巴彥庫仁鎮莫日根河濕地,原因正在調查中。不少當地網民表示,對家鄉最後一片淨土被蹂躪糟蹋深感痛心。

內蒙古呼倫貝爾的莫日格勒河被污染,導致大量魚死亡漂浮在河面。(網絡圖片)
4月9日上午,內蒙古通遼市扎魯特旗阿日昆都楞鎮200餘名牧民遊行示威,村民們來到霍林河鋁廠拉起橫幅,抗議長期污染環境導致大批牛羊死亡。
據當地村民福吉德瑪女士對大紀元記者表示,當地政府調動300餘名全副武裝的特警進行鎮壓,多人被打傷,十餘村民被抓走,次日才獲釋。
2015年4月4日至5日,內蒙古通遼市奈曼旗數百名村民抗議化工廠污染,遭到上千警察鎮壓,警方使用催淚彈、電警棍、辣椒水圍攻毆打村民,打傷抓捕百餘人。村民則怒砸警車與官員車輛。
奈曼旗化工區在當地盤踞多年,區內有10餘家化工廠,污染涉及30多座村莊,每天凌晨化工區周圍散發著刺鼻的氣味,令村民們呼吸困難,附近的果樹全部都死掉,化工廠排出來的污水污染了地下水,附近幾個村的村民無人敢喝自來水。

內蒙古通遼市奈曼旗數百名村民抗議當地化工廠污染,遭到上千警察鎮壓。(網絡圖片)
據在現場抗議的村民告訴大紀元記者:「當時場面非常激烈,那些警察像土匪一樣毆打手無寸鐵的村民,連在旁邊看熱鬧的小孩都打。」另一位村民則表示,化工廠將污水直接排入沙子裡面,上面再覆蓋上好的沙子。村民已無法在此生活,因此圍攻化工區,要求其搬離。
2014年9月,內蒙古騰格裡沙漠被曝出現很多化工污水池,池中黑水異常惡臭。建於沙漠中的化工企業甚至還直接將污水排放到沙漠中,污水排放和地下水過度開採對當地生態造成嚴重危害。
據報導,向騰格裡沙漠排污的企業主要集中在內蒙古阿拉善地區的騰格裡工業園和寧夏的中衛工業園,其中共有上百家化工企業。有企業將化工污水排放到沙漠中的污水池內,待水分蒸發後,將淤泥再埋到沙漠中。

內蒙古騰格裡沙漠被曝出現很多化工污水池,池中黑水異常惡臭。污水排放和地下水過度開採對當地生態造成嚴重危害。(網絡圖片)
大陸《新京報》記者扮成牧民到阿拉善左旗額里斯鎮轄區內的騰格裡沙漠實地探查時見到,幾個足球場大小的長方形水泥排污池整齊排列在沙漠中,周邊有一人高的綠色網狀鐵絲圍欄。其中兩個排污池中注滿墨汁一樣的黑水,另外兩個排污池裡卻是黑色、黃色、暗紅色的泥漿,裡面還摻有細沙和石灰。排污池上面還飄浮著白色的煙霧,散發的氣味濃烈而刺鼻。
烏梁素海位於內蒙古巴彥淖爾市境內,是地球同緯度最大的濕地,黃河流域最大的淡水湖。2008年5月,烏梁素海曾出現面積達8萬多畝、持續近5個月的黃藻,使核心區域水面被覆蓋,水體嚴重污染。
近20年來,包括巴彥淖爾市在內的上游縣市,都將自己的生活污水,特別是工業廢水排到了烏梁素海中。如今,烏梁素海就是河套灌區和上游5個旗縣市的「公共廁所」。烏梁素海已經變成了內蒙古西部地區最大的污染物存儲池。
2004年6月,內蒙古河套灌區總排幹溝管理局因水位超過警戒線要退水,將積存於烏梁素海下游總排幹溝內約100萬立方米的造紙等污水集中下洩排入黃河,瞬間造成「6.26」黃河水污染事件。
事後查明,此次水污染事件對黃河400多公里河段造成了14天的嚴重污染,水體完全喪失使用功能。5天的斷水,讓內蒙古包頭市蒙受經濟損失約1.3億元,給200多萬包頭市民生活、工作造成的影響則無法估算。這是中共建政以來黃河遭遇的最大一次污染事故,污染源附近的黃河水域80%野生魚類死亡。
更令人擔憂的是,這裡的污水還在不停地通過入河河道排入黃河。烏梁素海的污染狀況如果得不到改變,「6.26」黃河水污染事件有可能再次爆發。

來源轉自:
【2016年05月28日訊 責任編輯:林銳】
(注意:帖內文或圖片中可能含有厭惡性簡體字;本站維護中華文化,堅決行使正體字。版權歸著者所有。)
【其他.相關】: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