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Translate

2016年5月25日 星期三

中共央行會議紀要外泄 人民幣貶值前景堪憂


(大紀元資料室)
【記者高紫檀/報導】
近日,一份中共央行的會議紀要外泄,顯示人民幣貶值壓力大,而央行不得不走回干預和操控匯率的老路來「穩定」匯率。專家認為:由於央行已經大規模發行人民幣,以及挽救衰退經濟的需要,未來人民幣貶值前景堪憂。
《華爾街日報》援引會議紀要稱:在3月份的一次閉門會議上,一些經濟學家和銀行界人士要求中共央行停止對抗市場並允許人民幣貶值。一名未具名央行官員則表示:第一要務是維持穩定;據接近央行的人士透露,1月4日,央行非公開地摒棄了市場化機制,走回根據當局意願調整人民幣中間價的老路。

美國多元投資公司總裁:人民幣沒有升值可能
針對人民幣貶值問題,前德意志銀行資產管理部門高階主管、美國多元投資顧問有限公司總裁Rex Chou,接受大紀元記者採訪時拿出多種數據,來說明人民幣面臨的貶值壓力。
Rex表示:首先從中國經濟的基本面來看,GDP(國民生產總值)下滑,PMI(採購經理人指數)在50以下(意味經濟萎縮),出口雖然在今年2月份有回升,但1-4月比去年同比下跌7.6%。這說明中國經濟不是很好,人民幣不具備升值的條件。
另一方面,從匯率上來看,過去1年以來,人民幣對日元貶值超過15%,對歐元貶值7%,人民幣對美元已經貶值5.8%。雖然從今年初到目前,人民幣兌美元有小幅回升,但主要原因是美元兌日元及歐元等貶值。如果美聯儲加息預期升溫,美元升值,人民幣持續貶值將不是懸念。
再一方面,中國資本外流嚴重。今年第一季數據顯示:有481億美金外流。以外匯存底來看,2014年中國有40,000億美元外匯存底,但到今年3月底,只有3.22萬億。這說明要不是貿易順差的數字趕不上資本外流的速度,就是央行持續賣出美元阻止人民幣貶值太快。
Rex認為:為了挽救經濟,中共央行並不希望人民幣升值,而是希望人民幣貶值促進出口,但不會明白講出,「否則外匯都跑了!」 對於為什麼中共央行不斷操控人民幣匯率而不走向市場化,Rex認為:一方面是美國希望人民幣升值,並給中共壓力;另一方面,則是中共央行也害怕人民幣貶值太快而導致「資金迅速外逃」。
但Rex對中共央行操控人民幣匯率並不樂觀:「對能否長期這樣持懷疑態度,人民幣貶值的壓力仍然存在。」

謝田:貨幣濫發 人民幣面臨嚴重貶值壓力
美國南卡羅萊納大學艾肯商學院(UniversityofSouthCarolinaAiken)教授,中國問題專家謝田(Frankxie)接受大紀元記者採訪時認為:貨幣多發是根本原因,人民幣面臨嚴重貶值壓力。
謝田表示:中共央行操縱人民幣匯率是不得已的事情,如果讓匯率真正走向市場化,人民幣將會大幅貶值。「根本原因在於,中共當局長期大規模發行人民幣,如果匯率市場化,人民幣大幅貶值一定會爆發。委內瑞拉就是中國的前車之鑑。」
謝田認為:中國通貨膨脹的壓力一直存在,而中共當局的CPI(消費者價格指數)不可信,「一些重要指標包括房價在內,根本沒包含在裡面。」而中共央行也不可能長期操控匯率,「人民幣大幅貶值只是時間的問題。」

經濟學家:對於人民幣貶值無需諱疾忌醫
近日,經濟學家馬光遠也撰文指出:對於人民幣貶值無需諱疾忌醫,人民幣貶值是否會成趨勢在於中國經濟自身,在美元強勢,人民幣匯率明顯被高估的情況下,他認為:人民幣應該貶值,並建議中共央行「切不可為了維持匯率而揮霍寶貴的子彈。」
市場對人民幣貶值壓力反映敏銳 資金外流成熱點
此前,5月18日美聯儲公布的4月會議紀要意外透露出6月加息的可能。19日人民幣中間價大幅下調超過300個基點,成為自8月11日「新匯改」後中間價第3大跌幅。一時間人民幣貶值預期再次引發市場關注。
而離岸人民幣則經歷了一個微型的閃電崩盤(flashcrash),一度觸及1美元兌人民幣6.614元,為2月份以來的最低水平。之後,離岸人民幣匯率迅速收復了部分失地,顯示出外力的干預。這種異常的波動雖然短暫,但被專家視為一個人民幣貶值壓力的警示信號。
另據《華爾街日報》此前報道:由於人民幣貶值,加之國內的投資渠道十分有限,炒股類應用程序開始為中國投資者提供一條投資美國金融市場的渠道。像老虎股票這樣特點的移動應用,已經成為中國投資者打開海外投資之門的最快方式,老虎證券已成為中國國內最大的美股券商,月交易額突破30億美元。
老虎證券也表示:自從應用啟動以來,公司的投資者人數不斷成倍增加。

來源轉自:
【 2016年05月25日訊】
(注意:帖內文或圖片中可能含有厭惡性簡體字;本站維護中華文化,堅決行使正體字。版權歸著者所有。)
【其他.相關】: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