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Translate

2016年5月27日 星期五

中共會頓滅還是漸滅的思辨


中共會頓滅還是漸滅呢?這其實不單單是哲學或政治學上的思辨,而更是道德和理智上的判斷。圖為中國北京人民大會堂內一名衛兵木然的往窗外觀看。(Getty Images)
【文/ 謝田/美國南卡羅萊納大學艾肯商學院講座教授John M. Olin Palmetto Professor in Business University of South Carolina Aiken】
中共會頓滅還是漸滅呢?這是一個有意義的探討課題。因為目前對中共滅亡的討論,世人已經基本達成了共識;中共不光彩的退出歷史舞台,或者天滅中共的實現,現在已經不是會不會實現的問題了,這已經是學術界、政治界、輿論界的共識,也是中國街頭巷尾老百姓的內心認識,是一個毋庸置疑的定論了。這一點,即使現在高居共產黨政權內部的人們,尤其是越在上層呆著的人們,就越能認識得到。中共的中層幹部,從他們瘋狂貪腐、攜款潛逃的速度,看來也基本上對此非常清楚。只是中下層的有些人,還有海外華人的一部分,對此還有些糊里糊塗。所以,中共會不會滅亡,早已不是問題。現在人們關心的,是中共什麼時候滅亡,還有,它退出歷史舞台的過程,是個什麼樣的光景,它會有多麼狼狽、多麼醜陋、多麼聲名狼藉、多麼的不光彩等等。這些,才是人們最關心的問題。 但是,中共什麼時候退出歷史舞台,這個時間點的判斷,還不是簡簡單單的一個學術上的問題或預言上的考慮,這其實都不是哲學或政治學上的思辨,而還有道德和理智上的判斷。因為,讓中共什麼時候垮台,實際上涉及了有多少人會被傷害,有多少人能夠被解救,有多少人能夠擺脫苦難的問題。因為,中共政權的存在,不僅僅是一個政治上的政權交替,它還是一個道義和正義的考題。中共政權多存在一天,在中國大陸,就會有更多的財富被侵吞,有更廣的環境被污染,有更多的家被血腥強拆,有更多的人被投入冤獄,有更多的人被活摘器官,也有更多的人被剝奪各種各樣的自由。
美國一位知名的中國問題學者日前提出,中共統治「已進入一個漫長的衰落期」,他認為,未來10-15年後,「改革式革命」將終結中共的一黨專政。說起來,與這位學者當年在芝加哥還有一面之交。當年,正值1989年的六四,幾乎所有留美的中國留學生和訪問學者都站了出來,支持天安門抗議的學生,反對中共暴政。六四之後,又過了許多年後,當年留學生中的活躍人物,有的偃旗息鼓,有的回到中國,有的投靠中共,有的繼續反共,有的潛心研究,有的賺錢發財,有的走入宗教,有的走入正法修煉。反正,人生之路就是這麼的不同,就是這麼的多采多姿,就是有這麼多的選擇。
從這位學者分析的角度,不管是中國經濟、成人文化教育程度、共產主義制度的歷史,還是中共殘暴的歷史,中共政權體系的衰落,早已經過了一個政權垮台的臨界點和不歸點(Point of no return)。前蘇聯和東歐國家共產黨政權的潰敗,已從歷史和現實上闡明了這個趨勢。中共能夠存活到今天,不是常態,不是慣例,而是一個特例。當然,對中共居然還能存活了這麼久,這也是一個非常令人不解的謎團。
謎底其實已經有了,也許,在不久的將來,人們都會恍然大悟,噢,原來是這個原因。
美國中國問題學者沈大偉2015年就提出,中共在中國的統治已經進入殘局,中國共產黨在末日的旅途上走得比很多人想像的還要遠。中國維權律師高智晟也預言,中共將於2017年崩潰,他並稱,這是神明點化給他的。當然,高智晟的神奇故事有人會信,有人不信,這都無關緊要,因為,驗證的時日,也不會太長。在高智晟即將出版的書中,我們會看到「驚心動魄的啟示」,和「神奇及震撼的細節」。
觀察中共的未來動向,往往是中共的朋友,尤其是其最緊密的朋友、「用鮮血凝成的戰鬥友誼」之類的狐朋狗友,看得其實最清楚。朝鮮的《平壤日報》發表長篇評論,大罵中共是「中修社會帝國主義」,是一個「叛徒集團」統治下的超級大國;文內也列出大量數據與例子,直指中共以援助和經濟合作為名義,傾銷陳舊機器設備,掠奪第三世界國家的原料;中國對北韓的援助,事實上是對北韓的「野蠻剝削」;中共在伊拉克戰爭期間大肆「投機」,伊拉克戰爭剛結束,又挖空心思、獨霸伊拉克的承包工程,賺取超額利潤。 朝鮮官媒罵中共,共產黨政權狗咬狗,真是蠻有趣的,也實在是好玩得很。罵得很難聽,這只說明了所有共產黨政權的卑劣,但他們罵的確實有許多「道理」。也就是說,它們其實罵到了點子上。這是因為,刻骨仇恨的敵人,尤其是曾經的朋友,現在變成了敵人,因為對朋友的本質非常了解,對敵人的本質也明察秋毫。實際上,朝鮮共產黨罵中國共產黨,是流氓罵流氓、痞子罵痞子、惡棍罵惡棍、邪惡罵邪惡。但不管怎麼說,分析共產黨政權的對罵,實際上有助於人們理解這些日漸沒落、正在被拋棄在歷史的垃圾堆裡的專制統治集團。
北韓對中共的攻擊,是出於自身即將覆亡的恐懼。北韓在政治、經濟、軍事上全面危機下的局勢,也是給中共的一面鏡子。北韓維持不下去了,中共也沒有太多維持的能力。中國百姓說,趙家黨是一個利用紅頭文件、政策、決定等下三濫手段「合法」搶劫中國人民財富的黑社會流氓集團。中共當然希望江山永固,但他們繼續的搶劫,還有多少空間呢?他們絕對不會再有10-15年的洗劫期了!因為中國的財富被他們利用權力,利用通脹,利用房地產,利用國企,已經洗劫得殆盡。中國經濟在停滯甚至衰退的基礎上,現在已經進入了快速的通貨膨脹,消費者價格指數(CPI)已經連續5個月上漲。最讓中共膽戰心驚的「滯脹」——停滯性通貨膨脹,已經正式來臨。「10-15年」的樂觀預言,恐怕是一廂情願的為中共著想,為中共留點面子,甚至是為中共悄聲站台。中共根本沒有那麼長的壽命,中共的垮台,每時每刻都可能出現。

中共會頓滅還是漸滅呢?這其實不單單是哲學或政治學上的思辨,而更是道德和理智上的判斷。圖為在美國首都華盛頓舉行的解體中共、停止迫害大遊行。(Getty Images)
美國一位知名的中國問題學者日前提出,中共統治「已進入一個漫長的衰落期」,他認為,未來10-15年後,「改革式革命」將終結中共的一黨專政。這位政治學者的推論不能算錯,但也沒有什麼新意,因為這其實早就是世人皆知的道理。但是呢,到了最關鍵的、人們最關心的「When」(什麼時候滅亡)、中共垮台的具體年限的時候,專家就跳了過去,直接給出了這個讓人摸不著頭腦的結論。 「10-15年」的結果,沒有什麼推理過程,也沒有什麼計算和證明過程,就憑空的給了人們這個10-15年。這非常寬容,對中共也非常優惠,但讓中國民眾非常失望。為什麼是10-15年呢?為什麼不是25-30年,為什麼不是5-10年,為什麼不是1-5年呢?沒有根據的推論,這樣的研究,其實不研究也罷。為什麼這麼說呢?沒有根據的推論的具體數字,也沒有像高智晟那樣承認是神明的點化,那就是自己腦子裡蹦出來的了。一般人的腦子裡蹦出來的東西,恐怕還不是那麼可靠。撇開這位學者不談,以前許多研究中國問題的西方學者,因為恐怕得罪了中共,不敢揭示真相,不敢一語中的,只是小打小鬧,敲一敲邊鼓,許多人為了保留能夠去中國講學、研究的機會,不敢跟中共撕破臉皮,小心翼翼,如履薄冰,已經很讓中國人民失望了。
頓漸之爭 無太大意義
中共還有沒有10-15年的壽命,中共會不會在幾年內突然垮台,亦即中共是逐漸滅還是頓時滅的課題,這個涉及時間尺度的分析,要看研究者是從哪個角度去看。各界多方面的分析已經指出,中共統治之下的政治、金融、經濟、社會、環境等諸多方面都已接近甚至超過了臨界點、爆破點、不歸點,時局已是瞬息萬變。我們怎麼知道中國巨變的時機,不是可能隨時來臨呢?
中共會頓滅還是漸滅的問題,也就是頓、漸之分,其實不是很新鮮的事務。中共在談自己的無產階級革命時,就有漸進和冒進之分;科學界尤其是生物界,有物種漸變和突變之說;在地質和古生物學界,有寒武紀生命大爆發(Cambrian Explosion),也有白堊紀(Cretaceous)的物種大滅絕,這裡也有物種的漸變和突變之說;氣候研究中,關於氣候的變遷和地球暖化問題,也有漸變和突變之別;以前在宗教界,在佛教的禪宗法門之內,還有關於頓悟和漸悟的爭議。
比方說,如果人類繼續吃大量的轉基因食物,人類就會慢慢的變,變得畸形,變得逐步走向毀滅。你說這是漸變還是突變(頓變)呢?從一個人的一生來看,是逐漸的,是漸變;但從人類和歷史的角度看,可能就是非常快的頓變和巨變。
而頓漸之爭,好像很關鍵,其實往往沒有太大的意思。

天滅中共勢必行
中共前黨魁毛澤東,也曾經大談「量變」和「質變」的問題。如果反其道而用之,毛澤東所謂的「量變」,其實就是漸變;他所謂的「質變」,其實就是突變或頓變。那麼,在量變的時候,一直慢慢的量變的時候,人們會說是漸變;但量變的最後一刻、最後一秒鐘的時候,在即將成為質變的時候,你說那前一秒鐘的量變,是漸變還是質變呢?中共政權所剩的時間,恐怕已經沒了,其大限已到。中共政權的量變,也就是中共逐漸崩潰的過程,從文化大革命時,就已經開始;到1989年的六四,這個過程在加速;到1999年中共鎮壓法輪功,這個過程更是急劇加速;到了鎮壓17年之後的今天,強弩之末,中共就注定要走向滅亡了。中共說自己與天鬥、與地鬥,誰讓你要與天鬥、與神賭呢?那不就是自取滅亡嘛!
中共有沒有10-15年的壽命呢?有人一廂情願,有人糊里糊塗。在筆者看來,它不會有了。如果說,中共統治的基礎目前只剩經濟,已經沒有了人心和天意的基礎,那中國經濟繼續放緩、停滯、滯脹,基礎沒了,中共統治安得不隨之瓦解呢?中國經濟會不會突然坍塌呢?中共自己都說過,文化大革命後期,中國的國民經濟已經到了「崩潰的邊緣」,這可是中共自己說的,他們也知道經濟有崩潰的可能。文革後的中國經濟其實已經崩潰了,只不過,中共用上山下鄉,把青少年流放到鄉下,減低了城鎮失業率,躲過了一劫。如今,城鎮青少年不會下鄉,農村農民工還在進城,當年的陽謀肯定是不能再用了。
海內外現在流行的、最具震撼力的一句口號,也是中共最害怕的,就是「天滅中共」。天滅者,就是天意使然。當然,對絕大多數的人來說,天意不可測。但是如果我們細緻觀察,就可以揣摩天意之一二。以前人類歷史上,天要滅什麼的時候,雷霆萬鈞之際,都是立即滅還是漸漸滅的呢?暴政、王朝、甚至文明的結束,從羅馬帝國到蘇聯、東歐共產黨政權,哪個不是頓滅的呢?如果這些都是頓滅,我們有什麼理由,說中共一定是漸滅呢?

來源轉自:
【第480期2016/05/19】
(注意:帖內文或圖片中可能含有厭惡性簡體字;本站維護中華文化,堅決行使正體字。版權歸著者所有。)
【其他.相關】: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