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Translate

2016年5月21日 星期六

新的「造神」面臨難產


是神是鬼人心已知,毛魔作惡,不爭事實。
這裡所說的「神」,與宗教信仰無關,而是指在政治領域,把獨裁者極力吹捧、神化,妄圖使其成為全能、全知的「完人」、「聖人」,於是其一言、一行人們不得「妄議」,只能服從、學習、敬仰、頂禮、膜拜。這樣的權勢獨裁者就是所謂的「神」。
中國人吃夠這種「神」的苦頭
在中國,「毛澤東」三字幾乎就是個人崇拜、人為造「神」的同義詞。從一九五七年「反右」,迫害上百萬知識分子,再到所謂「大躍進、人民公社」導至大饑荒餓死三千多萬人,特別是所謂「史無前例」的文革,更把對毛的個人崇拜,弄到比邪教還更勝一籌的荒唐地步,把中國帶入了黑暗與野蠻的淵藪。
毛死後,他指定的「接班人」華國鋒才上台不久,又一度被捧為「英明領袖」。只是由於汪東興等「凡是派」被鄧小平聯合葉劍英、陳雲等「走資派」打敗,華國鋒最終黯然下台。這場「造神」運動,終於胎死腹中。鄧小平雖不在台面上當「神」,卻在背後「垂簾聽政」。他自己也狂妄放言:毛主席在,毛說了算。毛不在了,我說了算。終於在一九八九年由他「說了算」造成了六‧四屠殺的悲劇。而由鄧指定的「江核心」,也在其任內對一個準宗教團體法輪功廣大信仰者大規模的迫害而震驚世界。由此可見,中國大陸自一九四九年中共掌權後,這「個人崇拜」引發的「造神」,就像瘟疫一樣地流行著。而每一個「神」的出世,都給中國帶來一場場的大災難。

獨裁者越強勢對民眾危害越大
在胡、溫當政時期,是中共在大陸奪取國柄後,「神」的色彩相對最弱的時段。胡、溫雖然也奉行的是一黨專政,卻沒有搞「個人崇拜」,單就這一點而言,比毛皇與鄧、江兩朝都要好。不過偏偏有人(包括自認為是倡導民主的人士)批胡溫軟弱、平庸。殊不知在獨裁專制(特別是共產極權專制)下,一個強勢的獨裁者對國家和民眾才具有更大的危害性。也就是說,獨裁者越強勢,對外財大氣粗,以為只要甩出一大把訂單,就可堵住批評中共人權記錄不佳的國家的「嘴」,乃至令美國也得讓它三分。對內自然動不動就以今天抓人,明天抓人來「維穩」。在這種情況下,他就會今天要「三個自信」,明天要「七不准講」。對任何希望社會變革的意見,都會橫加打壓。這樣「一言九鼎」集大權於一身的權勢者,也就必然產生想成「神」、成「聖」的欲望。
十八大後呼之欲出的「神」
有人曾半開玩笑地說:中國最不缺的「人才」就是馬屁精。還在中共十八大召開之前,便有自稱為「救黨派」的幾個馬屁精,說從高層得到內部消息,這位「新君」上台後將「舉重若輕」(其原文如此)地「去毛、非毛化」,即清除毛澤東思想對中共的影響,以此顯示新君的開明。並說已在中央政治局通過了相關文件,連文件編號都說了出來,真是有鼻子有眼,叫人不相信都難。然而「新君」上台後卻給了這些人一記響亮的耳光。此君不但不「非毛,去毛」,而是熱衷於尊毛,崇毛。其作派基本上都繼承了毛澤東的那一套。幾乎是言必稱毛,行必仿毛。不僅毛語錄、毛詩詞常不離口,而且諸如什麼「整風」、「群眾路線教育實踐」、「批評與自我批評」……,無一不在「毛規習隨」。而且習「學毛」的重點在於集權於一身。除了總書記、國家主席、軍委主席,將黨、政、軍大權集於一身,這些中共的「傳統」外,更成立了諸如「全面深化改革領導小組」,「中央財經領導小組」等六個這樣的「小組」,均由習總擔任組長,這些所謂的「小組」實際上是繞開了人大、國務院甚至中共政治局、中常委,直接由「小組」來決策指揮。這完全近似當年中央文革領導小組主宰一切的翻版。實則是廢除常委集體領導,集權於一人。
自二○一五年七月以來,更瘋狂管控新聞言論自由,打壓知識分子,大抓維權律師至少已有二百五十名。同時封網、銷號、刪帖,以污名化的莫須有罪名迫害網絡名人,甚至要求官員公示財產的合法行為,亦均在打擊之列。今年二月十九日,習近平更御駕親征,一日之內赴《人民日報》、央視和新華社三大官媒進行閃電式的視察,高調指示黨和政府主辦的官媒「必須姓黨」。央視則誠惶誠恐地在其辦公大樓內的電子屏幕上打出了「央視姓黨 絕對忠誠 請您檢閱」的迎接口號。此情此景與當年毛澤東檢閱紅衛兵,發「炮打司令部」的號召何其相似乃爾!人造之「神」已呼之欲出。

造「神」遇難產
不過今日的中國已不可能再像毛年代那樣閉塞落後,民眾更不會那樣愚昧無知易於受騙而接受造「神」了。尤其在中國已進入互聯網時代,更不可能再像毛澤東年代那樣,官方的「一言堂」就可以統管天下輿論。互聯網年代不僅民眾眼界大開,民眾的認知能力與見解更已趨多元化,而且一切真相與民意可以通過網絡、微博、推特、微信、QQ等平台瞬間傳送萬里之外,進入萬眾耳目。甚至一台電腦、一個手機就可以成為一個「媒體」。例如這次雖然習總親自出馬號令官媒必須「姓黨」,但立馬便遭到體制內人士、網絡大V名人任志強在微博發文予以駁斥。雖然北京市委控制的千龍網、中青網眾多黨媒立即組織力量瘋狂打壓,說任「妄圖通過資本控制政權」、「危害國家安全」,甚至稱「誰給了任志強反黨的底氣」?大概還要想揪背後的「黑手」吧!而任所在的北京市西城區黨委也發出威脅要「嚴肅處分」任志強。隨後任擁有三千八百萬粉絲的微博被封號。
但網上仍有不少敢言網民,以調侃或嬉笑怒罵之語表達對任志強的支持。幾天以後,中紀委網站發表文章稱:「千人之諾諾,不如一士之諤諤」,明顯是在針鋒相對。接著《人民日報》也發文稱「有的領導怕丟面子,不願聽群眾逆耳之言」。甚至到了中共的「兩會」上,政協主席俞正聲也說「堅持求同存異……不強求一律、尊重差異而不擴大分歧、包容多樣……」。這些話是針對誰講,說給誰聽的?只要不是傻瓜都應該明白。於是要「嚴肅處分」任志強的威脅,也從此沒有了「下文」。
這個典型的事例充分說明,今日的中國不但整個社會的民心、社情已發生了根本的變化。因此誰要想控制輿論宣傳,令媒體「姓黨」,為「我」所用,反而會置自己成為眾矢之的。
有人曾說過:一切重大的歷史事件都會出現兩次,不過第一次是以悲劇出現,第二次則是以鬧劇出現。把毛澤東捧上神壇肯定是中國的一場大悲劇,那麼誰想「效顰」毛皇,他就只能以鬧劇收場!

來源轉自:
【2016年4月號 爭鳴總462期 (大陸)盛 言】
(注意:帖內文或圖片中可能含有厭惡性簡體字;本站維護中華文化,堅決行使正體字。版權歸著者所有。)
【其他.相關】: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