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Translate

2016年5月18日 星期三

人民「好總理」周恩來竟殺人如麻


第一屆國務院總理周恩來竟殺人如麻。(網絡圖片)
文革是從1966年的5月16日正式開始的。這段時間被中共自己稱為“十年浩劫”,胡耀邦後來對南斯拉夫記者說:“當時有約一億人受株連,佔中國人口的十分之一。”十年文革是一部整人、殺人史。
已解密的檔案資料顯示,在10年文革期間,前中共領導人、第一屆國務院總理周恩來為自保不斷出賣自己的“同志”和曾經的“戰友”甚至親兄弟、養女、救命恩人。
李肅在“回首文革”中寫到,文革前期幹將周恩來,“惡毛之所惡、打毛之欲打”。1975年6月16日,已經動了三次大手術的周恩來在病榻上給毛澤東寫了最後一封信。他寫道:“從遵義會議到今天整整四十年,得主席諄諄善誘,而仍不斷犯錯,甚至犯罪,真愧悔無極。現在病中,反覆回憶反省,不僅要保持晚節,還願寫出一個像樣的意見總結出來。”
周恩來從來沒有寫出這樣一份總結。這對他來說也許是有利的。否則,即使以當今中國政治價值觀念來判斷,周恩來在文革中“保持晚節”的所作所為也很難和他“人民好總理”的形象相一致。
周虛偽的一生一直保持到死,為取悅其主子毛澤東,臨終前仍在演戲,想保住“忠君到死”的美名,同時也將文革中殺人的罪名都統統推給了毛。宋永毅在《文革周恩來:一個被掩蓋了的形象》中指,要完整地評述周在文革中的表現,恐怕要從文革的發動談起。毛無疑是文革的發動者,但毛絕無可能獨立寒秋地呼喚出漫天狂飆……。
劉少奇、賀龍、彭德懷、陶鑄被迫害致死,彭、羅、陸、楊冤案等,周恩來都直接插手。對於中共第二號人物劉少奇,毛澤東意欲置於死地而後快。《觀察》雜誌主編陳奎德說:“周恩來當然在路線上是比較同情劉少奇的。但是到了文革發動的時候,他選邊站。他比劉更早地知道毛的意圖。周在政治上是非常清楚的一個人。他後來選擇站在毛這一邊。”
他曾在江青定性劉少奇為“大叛徒、大內奸、大工賊”的專案審查報告上批示“此人該殺!”
周恩來甚至連自己的乾女兒孫維世、親弟弟周同宇蒙冤時,他都親自簽字逮捕他們。他還將跟隨他、伺候他數十年的貼身警衛,親自送到江青手中,任其殘害。曾是胡耀邦智囊的阮銘,在1994年發表的〈旋轉舞台上的周恩來〉中寫道:“在查證‘四人幫’的罪行中,發現那些文革中慘遭迫害的冤案,在逮捕令上幾乎都是周恩來的簽名,包括逮捕他自己的乾女兒孫維世。”
1931年周恩來親自策劃並參與了顧順章家的滅門血案,對所謂的中共“叛徒”顧,中共殺了包括顧妻、顧5歲的兒子、岳父母、小舅、保姆、小姑等30多人,甚至包括周恩來的救命恩人斯勵。當年周帶一群武功高強的殺手,闖進顧家時,顧順章十幾個家人和親友正在打麻將,其中周恩來的救命恩人斯勵也在場。斯勵是周恩來在黃埔軍校的學生,他的哥哥是國民黨將領,斯勵在“四一二”清黨中藉著哥哥的特殊地位曾將周從國民黨手裡救出,但正因為他認得周恩來,所以周索性把恩人一起殺掉。被殺的無辜者還包括當時來串門的鄰居。

文革中人與人之間最基本的誠信被“人人為敵”取代
文革初期,薄一波即因“六十一人叛徒集團案”被打倒。在批判薄一波的鬥爭會上,薄一波的兒子薄熙來響應當時的“革命潮流”,聲明和被打為反革命父親的薄一波斷絕父子關係,並狂呼口號,親自帶頭踢打薄一波,暴抽薄一波耳光。
作者楊光在《我所經歷的歷史故事:劉少奇叛徒罪是這樣被認定的》一書中寫道,1983年,楊秉城(黑龍江省參事室主任)在北京西山中共中央黨校與薄一波聚首長談,薄一波感慨的說:“文化大革命中揀了條命,別說人要整死咱們,江青一宣布我是叛徒,連我兒子小熙來也給我一頓鐵拳,把我打得眼前一黑摔倒在地上,這個狠小子,又照前胸踏了我幾腳,當時就有三根肋骨被踹斷,看他這個六親不認,手毒心狠連他爹都往死里整的樣子,這小子真正是我們黨未來的接班人的好材料。今後肯定會有大出息。”
《北京之春》曾發表文章披露,周恩來文革中下令殺害中國人權先驅遇羅克。文革初期,中共的“血統論”把人分成“紅五類”(工人,貧下中農,革命幹部、軍人、烈士)、“黑五類”(地主、富農、反革命分子、壞分子、右派分子)。很多人僅僅因為出身問題就受到殘酷迫害,有的家庭因出身問題滿門遭殺戮。
1967年1月18日,遇羅克的長篇文章《出身論》發表在《中學報》第1期上。他在文中表示:“在表現面前,所有的青年都是平等的。”遇羅克在他的另一文章《談鴻溝》中明確宣稱,“無論什麼出身的青年,都應該享受平等的政治待遇。”文章呼喚平等與尊嚴,籲求基本的人權。因此觸怒了中共當局,1968年1月5日,遇羅克被捕。1970年3月5日,遇羅克被中共以“現行反革命分子”的罪名在北京被槍殺,年僅27歲。

來源轉自:
【2016年5月號 開放雜誌】
(注意:帖內文或圖片中可能含有厭惡性簡體字;本站維護中華文化,堅決行使正體字。版權歸著者所有。)
【其他.相關】: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