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Translate

2016年3月26日 星期六

國民性缺陷不改,中國夢將成泡


屠呦呦是土共建權至今獲得諾貝爾科技類獎項的第一人。卻有人聯名投書諾獎評委會,以其一無院士頭銜、二無外語能力、三沒幾篇論文等理由,要求撤銷其諾獎。這些中國人再一次把「文革」中內鬥內行之本事臭到國際上,讓世人更瞧不起中國人。
歷史反思才是最好的紀念
去年九月三日,北京舉辦規模盛大的紀念抗戰勝利七十周年閱兵,以顯示軍威。作為抗日先烈後裔的我,對七十年前家破人亡記憶猶新。中國從地域廣闊、人口眾多、文明程度來講,均屬當年的泱泱大國,為什麼屢戰屢敗在各個小小外族手中?問題出在哪裡?國防大學政委、劉亞洲上將追根溯源作了回答。他撰文說:「今天中國的一切問題都指向制度。一切制度問題都指向文化。而一切文化問題都指向宗教。宗教決定了文化。文化決定了民族性。民族性決定了民族的命運。」他又說:「中國人基本上是個沒有信仰的民族。中國人心中沒有永恆的神的位置,即,沒有終極性文化精神的追求。這樣的人不會把自己關心的範圍擴大到個人和家庭之外。這樣的民族怎麼不會是一盤散沙?」
劉亞洲還說:「中國是告密成風之國」。這一點世人已在建國後的歷次政治運動、尤其是文革司空見慣。告密與反腐中的舉報有什麼不同?告密者是陰的,為個人利益,不惜借刀殺人,像家父的罹難。舉報則不同,是陽的,多從國家利益考慮。君不見周永康這隻大老虎的倒台,不就因總後一些知情人的聯名舉報嗎?兩者因本質不同,告密者才一向被世人鄙視為小人。
告密之風不可長,即使一時對當局有利。因為一旦成為民族性(劉亞洲說,中國人最擅長的是歌功頌德,其次是告密,最後是明哲保身),戰爭一旦再發,就很容易發展成漢奸。英國人深諳其弊,所以當政府針對恐怖案件高發,制定出舉報恐怖分子的法律時,被國會(下院)否決,理由就是不能助長國民的告密之風。劉亞洲對此評論說:「這表現出不列顛民族的成熟」。
我認為紀念二戰勝利對中國來講,與俄羅斯的紀念方式應該不同,即致力於國民性缺陷的改造,比什麼都重要、都迫切。

奴性是國民缺陷之要害
對國民性缺陷的批判,最早出現在辛亥革命時期,魯迅的《阿Q正傳》中,他把受盡舊社會壓迫、剝削與欺凌的國民,卻不思反抗與鬥爭,反而自我安慰地尋求精神上的勝利以自娛自樂。魯迅把這種愚昧的國民,塑造成阿Q形象,刻畫出中國之所以落後,又不求進取的民族病態。
第二位對國民性缺陷的批判,是台灣作家柏楊。一九八五年他出版的《醜陋的中國人》,再次驚動華人世界。在該書中,他一批「國民的醜陋,來自不知道自己醜陋」,二批「內鬥內行的窩裡鬥、外鬥外行的一盤散沙」,三批「缺乏團隊精神:一個中國人是條龍,三個中國人就是一條蟲」。
第三位對國民性缺陷的批判,是美籍華裔女作家張純如。她的驚世之作就是《南京暴行:被遺忘的大屠殺》,或稱《南京大屠殺》。可惜,隨著調查的深入,她的困惑越來越深,她曾對親友說:「在調查南京大屠殺時,我發現不僅僅是日本人的問題,還有中國人的奴性」。她說:「中國人有一種極其惡歹的心理,在世界民族中罕見:從來沒有一種人,因為不同的主子,可以作踐自己的同類,到了極其殘忍的地步。」她還說:「我原想拿起大刀砍向鬼子,可是發現,需要砍的還有自己的同胞」。對這種不堪回首的史實,她患上抑鬱症。年僅三十六歲的她,最後死於自殺。

對「南京大屠殺」的歷史解讀
針對《南京大屠殺》,請看去年「九‧三」慶典,被邀來的頭號上賓普京對中國國民性缺陷是如何貶評?他說:「南京死三十萬,是鬼子太殘酷?還是中國人太聰明?要知道去殺三十萬隻豬或狗,一不小心被咬還會弄個工傷事故、感染死亡什麼的,難道三十萬南京人真的豬狗不如?」一位《南京大屠殺》倖存者的台灣老兵回憶那段不堪回首的歷史時說:「我們可能永遠不懂,五個日本鬼子可以押著兩千個手腳並沒有被捆著的人去屠殺。兩千人像豬一樣,任憑五個鬼子宰殺。多麼可怕的事情呀!」
再看看美國的希拉莉,二○一四年她針對我國國民性缺陷,又是如何預測其後果。她以高官、富豪及其家屬子女瘋狂移民,棄船逃離中國的事實,以國民缺乏信仰,自私自利,不知對國家、對社會應該承擔的責任和義務,只知崇拜權力和金錢的事實,以我國肆無忌憚地破壞環境、掠奪資源,以供少數人極盡享受奢靡生活方式的事實,以我國全民腐敗、全民墮落、全民茫然等等事實,公開斷言:「二十年後,中國將成為全球最窮的國家。」
對民族性缺陷的任人貶評,是國家之恥。不改造,官民有尊嚴嗎?不改造,一切豪言壯語,有人信嗎?不改造,面對強敵壓境,能同仇敵愾嗎?看看屠呦呦的遭遇,她可是建國六十六年以來,獲得諾貝爾科技類獎項的第一人。作為中國人,本該為之振奮與歡呼!可是,卻有人聯名投書諾獎評委會,以其一無院士頭銜、二無外語能力、三沒幾篇論文等理由,要求撤銷其諾獎。這些中國人再一次把「文革」中內鬥內行之本事臭到國際上,讓世人更瞧不起中國人。
國民性缺陷之害,靠什麼改造?靠制度。施行民主制度,不想當清官都難。像民主國家,貪官雖有,但屬個別。專制制度繼續,吐故納新再多的新官仍然容易變質成貪官。這在我國已有時間最長、危害最大,世界第一的教訓。當前為強軍在搞軍改,我認為只能強壯巨人一條腿。要想另一條腿也強壯,就得改造國民性缺陷。因提升軟實力遠比打造硬實力重要。劉亞洲在高層,是第一個指出:「今天中國的一切問題,都指向制度」;也是他第一個公開預言:「十年內,中國必將向民主政治轉型,中共不可能有退路」。

來源轉自:
【2016年3月號 爭鳴總461期(大陸)鄭愛民】
(注意:帖內文或圖片中可能含有厭惡性簡體字;本站維護中華文化,堅決行使正體字。版權歸著者所有。)
【其他.相關】: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