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Translate

2016年3月19日 星期六

體制內外群起反抗 中宣部潰不成軍


北京兩會期間出動大量保安人員。 ( WANG ZHAO/AFP/Getty Images)
【記者郭惠報導 責任編輯:林銳】
今年的北京兩會,表面的沉悶之下卻暗濤洶湧。繼網絡大V任志強批評「媒體姓黨」被封嘴後,中共政協委員蔣洪接受採訪時提出公民表達權要受到保障的言論也遭連環刪除,財新網指責網信辦是「政府審查機構」;隨後,新華社記者周方寫公開信批評文宣系玩忽職守、濫用公權作惡;蘇州市作協副主席荊歌也以公開信的形式高調辭職,稱作協副主席令他產生「不潔和污濁」感,不願再過「蠅營狗苟」的生活;就連一向極左的《環球時報》總編輯胡錫進,也大轉彎呼籲當局要「開放言論」。
中宣部遭遇越來越大的抗議聲,中共面臨瀕臨失控的意識形態。有消息指,最近中宣部內部紛爭頻起,彼此猜忌,互相指責,亂作一團。
一、中宣部犯眾怒 體制內人士群起反抗
有評論認為,從現在站出來公開叫板中共的這些人來看,都是體制內的人,說明就連這些人也到了忍無可忍的地步。中共窮途末路的敗像盡顯。
外媒的報導表示,現在的中國民眾不再僅僅是被動地反抗,許多人已經敢於積極和公開地挑戰中共了。

蘇州作協副主席公開信形式高調辭職
3月12日,大陸作家、蘇州市作協副主席荊歌在微博發表《辭職聲明》,引起關注。聲明中說,自當上蘇州市作協副主席「匆匆已十多年」,最初新鮮,現已「審美疲勞」,今主動請辭「棄之如敝履」。
他表示:「一無工資、二無權力、三並不能為蘇州的文學事業效犬馬之勞。」「近來,又突然對這個職務有了不潔之感⋯⋯既然有了愧疚感、污濁感,便要給出解決辦法。否則,像得了強迫症,惶惶不可終日。」
荊歌對《蘋果日報》表示,他之所以辭職是因「厭倦了」,並直言「是主觀感受,指蠅營狗苟」。荊歌還指中共若因此怪罪於他,則與「文革」無異。
55歲的荊歌,生於蘇州,專注小說創作,2014年他曾以訪問作家的身份,在香港浸會大學進修。
荊歌高調請辭引發網上不少回應,大部分人予以支持,「做一個乾乾淨淨的人」,稱讚這才是「真正作家」。
13日,蘇州作協另一名副主席葉彌也在其微信朋友圈發布了辭職聲明。52歲的葉彌著有《天鵝絨》,是一名小說家。她在聲明中說,近年來與蘇州作家幾乎沒有往來,「看到的世界已缺失真正的溫暖,世風日下」,蘇州尚文的「好傳統快要消失殆盡了,令我這個沉浸在文學世界裡的人深感憂慮而無能為力」。

新華社記者公開信斥責網管部門踐踏言論自由
在荊歌高調辭職的幾天前,2013年曾因公開舉報某文宣高官參與「人奶宴」而轟動一時的新華社記者周方,3月7日再度實名發表致中共全國人大常委會、最高法院、最高檢察院、中紀委的公開信,控告中共網絡主管部門嚴重違反憲法和有關法律法規,粗暴踐踏公民基本權利、侵犯公民言論自由權。
公開信說,「網管部門以極其粗暴的方式來『管理』網絡媒體合資媒體,常常在未經任何司法程序、缺乏足夠法律依據的情況下,動輒關閉個人博客與微博」。
信中還說,在網管部門的粗暴統治下,網絡輿論受到了極大的壓制,人民群眾的言論自由受到了極其嚴重的侵犯。一時間,人民特別是網民當陷入了一種前所未有的恐怖之中。擔心文革重來。
舉報信還提到,近日發生的「圍攻任志強」這一類似「文革式大批判」的特大網絡安全事件使網管部門玩忽職守、濫用公權等違法行為達到了頂峰。
同時,周方還建議重點調查中央宣傳經費使用情況、「圍攻任志強」事件及千龍網、百度封鎖網絡言論自由刑責等8項問題。
此後,周方回應海外媒體查詢時,承認是他所為,但不願多談,稱「我還是新華社員工,內外有別」。
目前,大陸網上的相關文章已被刪除。

蔣洪言論被刪 財新網指網信辦是「審查機構」
兩會期間除了周方公開信引發關注外,中共政協委員、上海財經大學教授蔣洪的採訪報導被連環封殺也是焦點。
3月2日,蔣洪在接受財新網採訪時直言:「受某些事件的影響,現在公眾也都有點迷茫,希望少講些話,氣氛是這樣。」接著他明確表態說,作為公民,表達的權利有必要保障,因為「表達的權利是憲法上劃定的」,而且「公眾各抒己見是一個國家興旺發達協調的標誌,也是社會自信的標誌」。
3月3日,財新網以「蔣洪委員:公民表達的權利必須要保障」為題報導了對蔣洪教授的訪問,但隨後這篇採訪被指有「違法違規」內容而被刪除。
3月5日,蔣洪再次接受財新網採訪,他直呼:「太可怕了,太讓人驚奇了。」並稱所謂的「違法違規」內容,恰恰是憲法賦予公民的權利。
當天,財新網再以「蔣洪委員:我的兩會言論被指違法違規『太可怕』」為題做了報導。該報導同樣被刪除。
3月7日,財新旗下英語網站發表文章,就這兩篇報導遭當局刪除表示異議,直指中共國家互聯網信息辦公室(網信辦)是「政府新聞審查機構」,結果這篇英文文章也沒有逃脫被刪除的命運。
3月10日,東網發表評論文章說,三文全被刪,網信辦已肆無忌憚,從這連環刪文,可見內地言論空間面對的壓制愈來愈強烈。

文宣系圍攻任志強 傳習近平叫停
2月19日,在習近平視察了中共三大官媒人民日報社、新華社、央視後,多家中共喉舌報導稱「黨媒姓黨」。
當日晚上,任志強在微博發帖炮轟:「徹底地分為對立的兩個陣營了?當所有的媒體有了姓,並且不代表人民的利益時,人民就被拋棄到被遺忘的角落了!」
此言論立即掀起軒然大波。
2月22日,由北京市委旗下的千龍網首先發表兩篇評論,用文革式的語言稱任「簡直就是黨性的泯滅、人性的猖狂」。
隨後,任志強被中共多家喉舌戴上「反黨」高帽,在互聯網「遊街示眾」。
2月28日,網信辦下令騰訊、新浪關閉任志強的帳號;29日,北京西城區委稱將「對任志強作出嚴肅處理」。
隨著中共喉舌大規模對任志強批判,大陸和海外民間表達支持其「反黨」行為的聲浪也愈發高漲。就在民意越發洶湧之際, 任志強事件突然峰迴路轉。3月初,中紀委機關報、《人民日報》先後發聲,反擊中宣部。
兩會期間,習近平、俞正聲也公開發聲,被指在任志強事件上表態,並支持王岐山。
3月8日,有海外媒體援引消息人士的話透露,習近平對有關部門在兩會前掀起的這場對任志強的批判運動非常生氣,認為這是「愚蠢透頂的行為」,並親自叫停。北京市西城區委也洞悉風向,主動停下了對任志強的「黨紀處分討論」。

胡錫進改口風「支持開放言論」的內幕
近期以來大陸意識形態部門異象頻出,就連以極左出名的胡錫進也頻繁出來表態,一改口風,宣稱「支持開放言論」。胡的「急轉彎」讓外界詫異。
現年56歲的胡錫進,筆名單仁平,北京人,是《環球時報》(簡稱,《環時》)的現任總編輯。因其常有「出位」言論而屢遭網民炮轟。
今年2月14日胡錫進突然發布微博說:「中國還是應多放開言路,鼓勵、寬容建設性批評,對非建設性批評也應有一定承受力。言路寬鬆會導致一些問題,但它帶來的好處更多些。」
胡錫進的微博引得網友一片譁然,甚至有人懷疑胡被盜號。有評論調侃說:「胡編總算說句人話,表揚一下。」
3月8日,胡錫進又在其微博賬戶上發表短文稱「請官方各部門學外交部,多給犀利問題一些空間」。有統計稱胡在近一個月裡五次發出呼籲「放開言路」的舉動。
胡錫進突然轉向,這背後或有更深層原因。
在今年初,香港銅鑼灣書店老闆李波突然「失蹤」後,1月6日,《環時》發表評論文章攪局,激化矛盾。
香港雜誌《前哨》今年3月號期刊引述接近胡錫進身邊人的消息透露,習近平讀了那日「環時胡說」後拍台大怒。傳習親命一國安委高層登門傳達:今後(《環時》)不能擅自再碰香港的事,除非中央部署,否則一定要先上報,得到中央批准才能刊登。
據悉,胡乘高層喝水抓緊時間稍作辯解,諸如某某部門、某某人要求之類,(國安委)高層大怒並再重申,只要涉港澳問題,就是有人要你刊登,也一定要向中央請示...
1月28日,中紀委官網通報,查處環球時報社未經審批擅自去波蘭公款旅遊的問題。對胡錫進給予行政警告處分,責令其與環球時報副總編輯向中紀委駐社紀檢組作書面檢查,並分別向報社計財部退回兩人個人應承擔的有關費用6417.9元。
時事評論員陳思敏表示,胡錫進長期以來充當江派的政治打手,多次在反腐關鍵時刻暗唱反調。這次中紀委「小題大作」的通告,可以看出又是再一次藉機敲打。

中宣部內部推脫責任 潰不成軍
在憤怒的民意之下,最近中宣部內部也彼此猜忌,互相指責。來自北京的多方面消息透露,激化衝突的導火索有多個原因,其中一個就是「紅二代」房地產大亨任志強事件。
中宣部的匿名官員對海外媒體透露,中紀委正將中宣部幾名主要領導列為調查重點,有的涉嫌貪腐、違規違法的事實已經基本查實,並已經上報政治局,現在正待最高領導人習近平批准抓捕;有的正在調查落實之中。
中宣部的匿名官員表示,這次對任志強的圍剿,正是中宣部副部長蔣建國下令讓網信辦出面大打出手。網信辦因此而引起公憤,堪稱千夫所指。
據稱,網信辦受到網絡安全信息小組和中宣部的雙重領導,即中宣部副部長也可以對網信辦發布指令。
網信辦的官員亦對該媒體透露,網信辦的人十分委屈,頗有怨言,明明是主掌新聞口的官員下令,他們只是執行者而已,但現在卻要他們「背黑鍋」。
現在,中宣部下轄的這幾個部門互相推卸責任,指責對方。上述中宣部的官員表示,中宣部攤子太大,關係複雜,格局混亂。有的名為副部長,卻是正部級,他們各管的一攤「貧富不均」,有的徒有虛名,有的大有油水。
報導稱,中宣部各大系統主管各自盤算,以圖避免因貪腐尋租被查處,更企圖日後有機會被提拔,其結果,就是一場競相「高級黑」、一個比一個更給習近平抹黑的惡性競賽醜劇。

傳中宣部年內「大換班」 劉奇葆下黃坤明接棒
3月12日,北京接近中南海的消息人士對海外媒體表示,中宣部長劉奇葆已確定年內下馬,由習近平舊部黃坤明接任。中宣系統整個架構要調整。
據悉,習近平已將主管意識形態的中宣部視為清理的對象。原因在於現主管宣傳部門的負責人不能準確地領會和詮釋習的思想,甚至有意扭曲誤導,經常讓習近平「背黑鍋」。
消息人士指,今年秋的六中全會前,對中宣部的調整將要首先完成。消息透露,主管意識形態的中共政治局常委劉雲山曾一度力保劉奇葆,但無礙習換馬的決定。劉奇葆去職的時間應該在今年六中全會,但也許會更早。
之前有消息說,自去年3月份中紀委對劉奇葆立案調查後,劉一直處於邊工作邊接受調查階段。
時事評論員石久天說,在1989年前後任職的中宣部長王忍之,只做了5年,在1992年就下台的直接原因,就是他與鄧力群一起阻礙改革,最後被鄧小平弄出中宣部。在江和胡掌權的兩個時期,丁關根(1992-2002)和劉雲山(2002-2012)都在中宣部長的位置上做滿10年。
石久天還說,劉奇葆自2012年11月21日上任至今不足三年,卻幾次傳出其要下台的消息。可見,在之前江澤民貪腐治國的政策下,中共已經走到了末路,民眾給中共施加的壓力越來越大。如果這次劉奇葆真的走人,那就是近20年的大變局,顯示中共很快解體的命運不可避免。
二、公開信質疑中共多個謊言 兩會期間民意洶湧
中共以謊言起家,靠欺騙民眾維持統治。時至今日,民眾紛紛覺醒,繼續靠謊言已難以維繫其統治。最近在網絡流傳的一封公開信《我有問題問總理》,就開始質疑中共宣傳的多個謊言。

網民公開質疑中共的多個謊言
中共兩會期間,3月12日,一個筆名叫李悔之的網民稱自己是「失地農民、業餘寫作者」,他給中共總理李克強寫了一封公開信,題為《我有問題問總理》。
信中,他表示看到一則「9億多選民今年參加縣鄉人大選舉」的「兩會」新聞。對此,他感慨良多。
李悔之說,李克強早在2013年3月26日的一次會議上講到要向民眾「說真話、交實底」。
隨後,李質問道:然而時至今日,中共的官員們不但不願「向群眾講真話、交實底」,更讓廣大人民群眾傷心的是,中共官員、文宣部門仍習慣使用宣傳語言糊弄公眾。信中,他一針見血地說:「如此,也就難怪人民群眾意見紛紛:21世紀互聯網時代的網民,不再是三十七八年前勒緊褲腰帶過日子人民還自認世界上最幸福的『革命』群眾,再把諸如『中國有9億選民』、『民眾對黨的滿意度已提高到91.5』、『中國是最大民主國家』、『中國是個法治國家』、『中國人權比美國好5倍』等等實在拿不上檯面的話糊弄公眾,只有讓世界看笑話,只能使執政者與知識精英、先明白一族之間的對立情緒日益加大,只能使『多乎哉,不多也』的政府公信力蕩然無存——如此,才最令人堪憂!」
目前,此文已被刪除。但是這篇文章中提到的中共的那些謊言,在網絡上遭到網民猛烈抨擊。

張德江兩會謊言 官微評論全關
3月9日,中共全國人大委員長張德江在作人大常委會工作報告時自稱,從2016年開始,中國大陸縣鄉兩級人大代表要換屆,9億多選民將直選產生250多萬名基層人大代表。
這一說法迅即在網路引起網民的激烈抨擊,大批網友反駁說,從未見過一張真正的選票,張德江的說法是「雷人」的謊言。
網名為「走向民主」的新浪微博用戶罵道:「我xx快50了,連選票都沒見過,我遼寧東港的。」
網民「旗手PK鼓手」則質問:「有人見過人大代表們拜過票嗎?見人大代表們掃過街嗎?有跟代表握過手的嗎?高高在上的一群人,哪有資格跟9億大眾談代表。知道台灣立法委員怎麼選舉出的嗎?」
「影子阿凡」更是一針見血地說:「到處都不能評論,還好意思說我們是選民?」
由於網路輿論猛烈的抨擊引起輿情發酵,中共各大官媒的微博帳號幾乎清一色地對此關閉了評論功能。美國之音將此稱為一大諷刺。
紐約城市大學政治學教授夏明表示:「這倒是從反面向中國人指出這麼一個事實,就是這個政權一直建立在剝奪9億多人自由選擇權和政治參與權。」

「對黨滿意度91.5%,怎麼統計出來的?」
今年1月15日,中紀委5名官員解讀十八屆中紀委六次全會精神。副書記吳玉良自稱,民眾「對我們黨的滿意度已經提高到91.5%」。此言一出,眾皆嘩然。
筆名「維揚臥龍」的作者在博客發表評論文章《對黨滿意度91.5%,怎麼統計出來的?》質疑:「中紀委的職責就是反腐,至於民眾滿意度那是民眾自己投票說了才算,中紀委說群眾對黨滿意度提高到91.5%,是14億群眾委託中紀委打分的?全民未見過對政府滿意度的公投,又沒有權威第三方進行的普選調查,那這個精確到小數點的滿意度豈不是閉門造車出來的?」
閩籍作家廖祖笙對此發表看法:「我孤陋寡聞,竟然完全不知黨國在何時何地,以何種方式在國民中對『我黨』的滿意度展開過可信的調查,更不知『對我們黨的滿意度已經提高到91.5%』,這數值究竟是怎麼得來的。我一家老小也是人民群眾,在這之前真沒拿到過相關的問卷。」
廖祖笙暗諷道:「我昨天在街頭見著個瘋漢,街市上的人群,對他的滿意度也恰好是91.5%。這瘋漢真是髒得可以,大抵是幾十年不曾洗澡了吧,身上的跳蚤、蟑螂多得已是數不勝數。這漢子連續三天在街頭專心致志,就只做一件事:抓蟑螂,抓跳蚤。因此捷報頻傳:『哇,又抓了個蟑螂!又抓了個跳蚤!』」

「中國是最大民主國家?」韓震言論遭砲轟
3月14日,北京外國語大學黨委書記韓震在青年網絡(中共中青團中央網站)公開課上,又一次說:「中國是最大民主國家」。 事實上,他的這套「理論」早在去年8月27日,《環球時報》就曾以「究竟誰是最大的民主國家」為題刊登。文章先對西方民主一頓批評,然後開始吹捧中共體制。
文章說中共人大會制度就是當代中國的民主制度,最後得出驚人結論:「中國的民主是真實、有效的民主形態,中國是最大的民主國家。」
韓震的言論讓外界大跌眼鏡,網民們嘲諷說:「大中華民族永遠都不缺阿諛奉承之徒」,「那朝鮮就是第二大民主國家囉。」 也有網民調侃:「我證明中國是最大的民主國家:去年APEC期間,為了減少汽車排尾氣,北醫三院二門診停業近7天,導致本人也為此停藥7天,西方國家的咳嗽族群,有誰能享受這樣的民主待遇?」
另一位網民列出人民的「民主心聲」標準,回嗆道:「民主應該是這樣的:
1) 讓我們不用擔心房子突然沒了;
2) 讓我們吃東西放心;
3) 讓我們不用天天想著翻牆;
4) 讓老人老有所依,病有所治;
5) 不要突然刪掉我的微博,不要讓我擔心網上帳號突然消失。」
美國紐約中文政論雜誌《北京之春》主編胡平對此評論說:「這篇文章整體上來說是個笑話,本身太站不住腳了。談到民主,就必定要談到一些基本的理念、基本的制度設計。這個東西在民主國家中,儘管形式略有不同,但它的一些基本價值、基本理念是完全一致的。而之所以我們說中國不是民主國家,就是因為它缺少這些最基本的理念和制度的設計。」
胡平認為,在中共的統治下,中國的選舉制度名存實亡,言論自由遭到封殺,毫無民主可言。

中國是法治國家?網民小範圍投票100%否定
2016年1月29日,中共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在主持例行記者會時稱:「中國是法治國家」。這已經不是她第一次提到這種言論了。 針對這一說法,大陸天涯社區論壇上,有部分民眾搞了一個網上調查:中共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在外國記者接待會上,言必稱中國是法治國家,「到底我國是人治還是治國,請各位投票表決。」
儘管目前網上看到的投票人數僅有13人,但都清一色地選擇了:「不是」。
後面的跟帖更是五花八門:「典型的人治,說法治那都是騙騙三歲小孩和弱智的。」 「再過一百年也不會。」

參與投票的13個人都認為中國不是法治國家。(網絡截圖)
還有跟帖嬉罵中透露出悲哀,「看來真是人治,你看大家連投票的勇氣都沒有了!」
還有的說:「我國的媒體只能叫政府發言人,沒有多少人相信。社會上又有很多的不公不義,媒體裝聾作啞,民眾確實對他們失去信任,也對政府失去了信任。」

…………
陸昊講話引發群體事件
中共全國人大代表、48歲的黑龍江省省長陸昊或許沒想到在兩會上的發言會讓「後院起火」。據悉,陸昊於本月6日兩會討論總理政府工作報告時,聲稱黑龍江在產能調整關閉煤礦過程中,「工人妥善安置,至今沒欠工人一分錢」。消息傳出後,立刻惹眾怒。
3月10日、11日,黑龍江省雙鴨山市雙鴨山礦業集團旗下多個礦區,數千煤礦工人及家屬,連續兩天發起遊行示威,抗議集團拖欠工資,當局派出上千武警和特警鎮壓,期間有4名工人被捕。
抗議期間,職工打出「我們要活著我們要吃飯」的橫幅上街討薪。
有工人在網上稱:「請問陸省長,我們工人3個月都沒開工資為甚麼呢?2015年又有哪幾個礦是百分之百開工資的,40%至50%開工資,剩下那些錢到底又去向何方?現在各礦為何都曠工?」
黑龍江省12日發表聲明,承認龍煤集團拖欠工資 。
13日下午,陸昊就龍煤集團職工欠薪問題接受媒體採訪時承認,之前說龍煤井下職工不欠薪的說法不準確。

評論:中共會越來越潰不成軍
時事評論員石久天說,從這個事件可以看出,在黑龍江強大民意壓力下,陸昊只能改口。
石久天還說,在黑龍江維權事件出現後,中共仍然是威逼利誘同步進行。一方面緊急發錢利誘民眾,另一方面還通緝了這次抗議中的75名維權民眾。龍煤集團的危機暫時被壓下去了,但是吉林通鋼的工人因受到黑龍江民眾的鼓舞,又上街了。大陸民眾的反抗此起彼伏。
石久天認為,在經濟下行壓力增加的情況下,今後任何中共高層的謊言都可能成為民眾大規模反抗的導火索。中共會在民意的壓力下越來越潰不成軍,其實這就是解體的前兆。

來源轉自:
【2016年3月19日訊】
(注意:帖內文或圖片中可能含有厭惡性簡體字;本站維護中華文化,堅決行使正體字。版權歸著者所有。)
【其他.相關】: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