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Translate

2016年3月26日 星期六

和平諾獎不能變成獨裁者的美容霜

二○一五年十二月二十八日正逢中國著名持不同政見學者、由於《零八憲章》因言獲「罪」的劉曉波博士六十周歲生日,中外媒體輿論紛紛強烈要求北京當局立即無罪釋放這位已繫獄六年之久的二○○九年度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北京當局一方面一如既往冥頑不化,不作回應;另一方面卻暗中支使其「體制內」的文人配合台灣某些國民黨人一唱一和,要求將今年的諾貝爾和平獎授予習近平與馬英九,以表彰他們在新加坡的會面握手。如此「以攻為守」,「愚樂」式對策,不啻為絕妙的黑色幽默。
習馬「握手秀」無關和平
顧名思義,諾貝爾和平獎應頒給對人類和平事業有傑出貢獻的人或團體。該獎項根據瑞典科學家諾貝爾的遺囑,應該獎給「為促進民族團結友好、取消或裁減常備軍隊以及為和平會議的組織和宣傳盡到最大努力或作出最大貢獻的人」。而習近平與馬英九去年在新加坡的握手,根本對取消或裁減軍備、軍隊毫無貢獻,說穿了就是中共眼見國民黨在台灣二○一六大選中選情低迷面臨潰敗,於是為了拉抬國民黨一把,令其知恩圖報繼續傾向北京而作的一場政治表演「秀」而已,與人類和平毫不相干。
不妨設想,如果去年新加坡習、馬握手言歡時,「習總」能大大方方地說一句「中國人不打中國人」,中共決定永遠放棄以武力進犯和「統一」台灣……,那倒也確實是對世界和平的一大貢獻。然而根本沒有。不妨再退而求其次,如果當時「習總」能大大方方地宣佈:中共將立即撤除部署在大陸沿海、針對和威脅台灣的上千枚導彈,那麼這也不失為對和平的一大貢獻(至於口惠而實不至,則又當別論)。然而就是這樣的「口惠」也沒有。據說馬英九也曾低聲下氣地向習總提及此事,但據馬總統後來說,習的回答很乾脆:「那些導彈,不是針對台灣的」。言下之意與你馬英九無關,你少多嘴。那麼是針對誰的?據中共官方「經典」的解釋是「只針對台獨份子,不針對台灣同胞」。於是有網民調侃云:「中國的導彈比美國先進多了,彈頭上長有眼睛,能識別哪個是台獨份子,哪個是台灣同胞」。這不是在侮辱民眾的智商嗎?

北京對諾獎的變臉策略
諾貝爾獎共分設五個獎項即:物理學獎、化學獎、生理或醫學獎、文學獎、和平獎。根據諾貝爾遺囑,在評選的整個過程中,獲獎人不受任何國籍、民族、意識形態和宗教信仰的影響,評選的唯一標準是成就的大小,因此一向被認為是世界的最高榮譽、公正和公平的獎項。然而北京當局對此卻一貫採用雙重標準,取「我」所需、唯「我」所用的立場。
華人作家高行健二○○○年獲諾貝爾文學獎,中共當局對此事採取全面封殺。那時大陸互聯網還不普及,普通民眾基本上被蒙在鼓裡,不知有此事。原因就在於高行健的政治觀點不合中共的旨意。高行健的作品在大陸更成了「禁書」,中共視頒獎予高行健的諾貝爾文學獎評委會為「敵對勢力」,充分體現了官方執行愚民政策的「堅強」決心。然而,莫言獲得二○一二年的諾貝爾文學獎,他不但是中共體制內的文人,且公然宣稱「中國是個有言論和創作自由的國家」,甚至說:「這是一個可以自由發言的時代」。如此與「我黨」高度保持一致,當局態度便來了個一百八十度的大轉彎,官媒一片熱烈歡呼。諾獎文學評委會不但不再是「敵對勢力」,而稱「這是一件大好事」、「體現世界對中國文學的認可」等等。這便是當局高超的「變臉」藝術。

視諾貝爾和平獎為寇仇
至於諾貝爾和平獎,則被中共當局向來視若寇仇。當一九八九年西藏宗教精神領袖達賴喇嘛獲得該獎時,中共竟無視事實與藏人的情感,指達賴喇嘛「不是宗教人士」,而是「民族分裂主義份子」。甚至使用「披著羊皮的狼」這樣赤裸裸進行人身攻擊的粗鄙詞語來誣衊一個諾貝爾和平獎的得主,使文明世界大為震驚。
而更令文明世界震驚的是,中共至今還把因起草《零八憲章》正當行使公民言論自由權利的劉曉波博士,判以十一年的重刑囚於獄中,同時劉曉波的夫人、詩人劉霞女士亦無端竟被株連,長期遭到軟禁,精神遭受摧殘,甚至有病也得不到診治,引起海內外輿情的公憤。
應該指出的是,十八大以後,中國國內民族矛盾愈趨激烈,特別是藏人的自焚和新疆民族衝突的暴力事件層出不窮。而民主憲政、人權、自由、司法獨立等理念更由「敏感詞」而成禁忌詞,直到「不准」講。特別是壓制言論自由,打壓與抓捕記者、維權律師,甚至抓捕要求官員公示財產的民眾之類的事件層出不窮。不言而喻,諾貝爾和平獎只應成為對促進民族團結友好有卓越貢獻的民主政治家頭上的桂冠,怎能變為獨裁專制者臉上的「美容霜」?

不妨把孔子和平獎授予習馬
就在中共將劉曉波投入監獄後的二○一○年初,《人民日報》旗下的《環球時報》發表了一篇評論題為《中國要設立「孔子和平獎」》,鼓吹用「孔子獎」來代替諾貝爾獎。接著便由一個叫譙達摩的人發起設立這個莫名其妙的獎項,這位譙達摩據說是一位「詩人」。與譙達摩共同發起設立這個獎項的,還有一個叫譚長流的據說是「哲學博士」的人。這兩個人當時打的旗號大得有點嚇人,叫做「文化部中國鄉土藝術傳統文化保護部孔子和平獎評委會」,聲稱設立此獎是為了與諾貝爾和平獎「分庭抗禮」。經過一番搗鼓和黑箱操作,便「評」出了第一屆的得主是台灣國民黨的連戰。可是在中外一片嘲弄聲中,一向對中共百依百順的連戰也不敢來「買賬」,表示「不知情」,連戰本人也未出席頒獎禮。
但這幫子人並不死心,一連搞了五屆,歷屆的得主分別是:連戰、普京、袁隆平、安南、一誠法師、卡斯特羅。但可憐的是,除一誠法師與主辦方主要人物合影並接受了獎金之外,其餘的幾位得主都沒有露面,無人理睬,因此一直被視為是一場鬧劇。
中國商界有句成語叫「出口轉內銷」。意思是說有的商品或因質劣,或因價貴,出口賣不掉,可以拿到國內市場來讓自己同胞享受。這個「孔子和平獎」,不但俄羅斯總統普京、前聯合國秘書長安南、古巴大獨裁者卡斯持羅這些洋人都嫌棄不要,連「血濃於水」的連戰同胞也不領情。看來「出口」是沒啥希望了,唯一的希望只有「內銷」。習主席與馬總統都「同屬一個中國」,在「一中架構」下「內銷」應是順理成章之事,孔子和平獎授予他二人豈不皆大歡喜?

來源轉自:
【2016年2月號 爭鳴總460期(大陸)盛 言】
(注意:帖內文或圖片中可能含有厭惡性簡體字;本站維護中華文化,堅決行使正體字。版權歸著者所有。)
【其他.相關】: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