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Translate

2016年3月19日 星期六

香港「二二八」的反思



禍港根源梁振英以小販擺賣的問題引起抗爭,警員藉故胡亂開兩槍並冠名為「旺角暴動」,以此推算梁振英對習近平來說豈非是叛亂」?
香港的政治形勢急劇惡化,在農曆年初一,旺角發生嚴重警民衝突,至今八十人被捕。事件令涉及衝突的新興組織「本土民主前線」成名,其代表梁天琦則因此聲名大噪,得到很多年輕人的同情與支持,令其由原本寂寂無名可能低票落選,突變成曝光的明星。梁最終在二月二十八日香港新界東選區的立法會議員補選中以六萬六千五百二十四票(百分之十五點四)排名第三;亦因此,由於民主陣營的票源分裂,令得票第一的公民黨楊岳橋只能以十六萬零八百八十票(百分之三十七點二),險勝親共民建聯的周浩鼎十五萬零三百二十九票(百分之三十四點八)。是次補選成為了民情的對決,甚至改寫了香港民主運動的本質。
改寫香港民主運動的本質
二月九日凌晨的旺角衝突,原本只是為了小販擺賣的問題引起,有交通警察在面對大量市民時衝入人群追打,引發這兩年來仇視警察執法不公的示威者嚴重反彈,以拋雜物甚至行人路上的磚頭作還手,令人數居於絕對劣勢的警察陷於既無法進攻,也不知應撤退待援,卻留在原地繼續挑釁已失控的示威者,最終反被示威者追打。在混亂中一名警員向天開槍,更激發在場人士的憤怒,演變成一晚混亂的暴力衝突。
這種衝突的本質,就是源自二○一二年以來梁振英成為香港特首之後管治風格造成的局面。令原本不打算硬對硬的市民,都被激發到必須以強硬的行動,站於政府的對立面。於是連以往香港人長期堅持的「和平、理性、非暴力」抗爭,終於被旺角街頭的磚塊所瓦解。年輕人的憤怒,在不足三星期之內變成六萬六千五百二十四張抗議票。這種悲情即使比不上台灣的「二二八」,或者一九七九年的美麗島事件,但肯定改變了香港的政治版圖──泛民主派的議員從此不能再以在立法會之內投票反對,就視為盡了力,而必須用盡一切方法,包括拉布(filibuster)、搶佔主席台以至其他更激烈的手段,制止香港特區政府違反民意的政策。

中共製造「可怕的敵人」
自「二二八」選舉之後,中共的文宣攻勢暫時停頓,似乎判斷令局勢再升溫,只會令特區政府管治更加困難。以往政府訴諸於「泛民主派搞事」例如拉布,令政府議案無法通過等等,在更激烈的街頭反抗之後,令市民覺得「議案拉布」已變成小菜一碟,結果卻造成特區政府更加的困難,令被稱為「網絡廿三條」的版權條例修訂,在民主派一致「企硬」堅持的情況下,令政府被迫撤回條例修訂。
特區政府將要面對的問題,即由高鐵超支撥款以至其他政府議案,在不斷攻擊民主派「搞事」的持續攻勢下,竟不理反對,一分鐘強行通過近二百億高鐵超支撥款。因此泛民支持者亦鐵定了心,會支持民主派堅持下去。特區政府以「怕亂」來抹黑民主派的圖謀落了空,反而製造出更可怕的敵人,有評論嘲梁振英為「港獨之父」,這就是最好的例證。

來源轉自:
【2016年3月號 動向總367期 林 忌】
(注意:帖內文或圖片中可能含有厭惡性簡體字;本站維護中華文化,堅決行使正體字。版權歸著者所有。)
【其他.相關】: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