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Translate

2016年3月23日 星期三

《疫苗之殤》揭中共黑幕 引高度關注遭速刪


河南省周口市近400名兒童被接種過期半年的疫苗,三個月寶寶高燒不退發育遲緩。(網路圖片)
《疫苗之殤》引發網絡熱炒
【編者註 】
大陸財新網於2013年刊發了題為《疫苗之殤》的系列報導,講述了20個兒童因疫苗致死致殘的悲劇故事,疫苗慘劇駭人聽聞,如1歲半的小童接種疫苗後,血小板急降致顱內出血死亡;4歲的王藝筱連翻身都不會,只因到幼保健院接種了A群流腦疫苗等。
但《疫苗之殤》系列文章發表3年後,山東龐某母女的問題疫苗案再度將大陸疫苗安全問題曝光在民眾眼前,而《疫苗之殤》也再度被被翻出來,並引發網絡熱炒。

以下是財新網《疫苗之殤!!!》全文。
近日有媒體報導:山東警方破獲案值5.7億元非法疫苗案,疫苗含25種兒童、成人用二類疫苗。據濟南警方初步統計,在長達5年多時間,龐某衛母女從醫藥公司業務員或疫苗販子手中,低價購入流感、乙肝、狂犬病等25種人用疫苗然後加價售往湖北、安徽、廣東、河南、四川等18個省。疫苗問題再度成為人們關注的焦點。
早在2013年,財新記者郭現中就拍攝完成過一組有關疫苗問題的深度報導《疫苗之殤》,引發過巨大反響和討論。但是三年過去,問題依舊,悲劇也依舊在上演。對於疫苗在生產和流通中的出現的質量問題,以及正常疫苗的不良反應問題,目前都缺乏足夠的識別和補償。這裡我們重發這組報導,希望讀者能有些風險防範意識,更希望衛生疾控部門能拿出切實有效的行動。
曾經的架子鼓十級的活潑女孩因注射麻疹減毒活疫苗 ,現在身心都受到嚴重摧殘,在鬼門關幾度掙扎之後雖然在漸漸康復,但是那架凝結父母希望的進口鼓她已經幾年不摸而落滿灰塵。
董梓欣現在已經是植物人狀態,父母常年不回來,把這個孩子交給了七十歲的爺爺奶奶撫養。
2009年5月,董梓欣的出生給家人帶來了莫大的快樂。同年12月,奶奶帶孩子去衛生所接種了A群流腦疫苗和口服輪狀病毒疫苗,結果孩子當天就開始發燒,輾轉多家醫院後,醫院告訴他們:孩子造成的腦損害不可逆轉,任何治療均不再有價值。
從死亡線上被救回來的許譯文大腦嚴重受損,在經過多次干細胞移植之後,唯一的進步就是會在父母的要求下擊打幾次小鼓。2011年2月,許偉的妻子帶女兒許譯文接種了百白破的第二針和脊灰的第三劑。5天之後孩子突然出現發熱、抽搐等症狀,兩天下了四份病危通知書。歷經三家醫院一個多月的治療,女兒生命體徵才得以穩定下來。但此時孩子已經腦部萎縮,基本處於無意識狀態,失去肢體活動能力, 市人民醫院的診斷為:病毒性腦病。
2012年4月23日,龔建的妻子抱著孩子去了社區衛生服務中心接種疫苗,疫苗接種後孩子身體出現異常,在血常規檢查的時候發現血小板竟然只剩下11個(人體正常值是100~300),孩子連夜住進了ICU。醫院連下了幾次病危通知書,並很快在5月8日做了第一次骨髓穿刺。在一次次的骨髓穿刺中,這個一歲半的孩子受盡了折磨,媽媽精神也接近崩潰。可最終還是沒能停住死神的腳步,2013年4月22日凌晨,龔子崇因血小板過低導致的顱內出血去世。
謝俊傑今年5歲,本應該是起淘氣不消停的年紀,但他大部份的玩耍時間都是在閣樓上獨自度過,一刻也不能離開父母的視線。注射疫苗導致的「血小板減少性紫癜」,這個拗口的名字如同一個隱身的魔鬼,隨時威脅著他的生命。
方灶群陪著小沁怡在樓下的空地玩耍,小傢伙將手裡的玩具娃娃甩來甩去,稍不滿意就大喊大叫,「從小就住院,孩子的性格受到很大影響」。2011年3月,方灶群夫婦帶著女兒方沁怡接種卡介苗,5月底時,作為護士的妻子在一次給孩子洗澡時發現其腋下淋巴腫大,直到7月份,孩子的淋巴腫大已經有雞蛋大小了,還出現潰爛。在不斷奔波治療的同時,方灶群也不斷地找疾控中心要求鑑定。最終得到了「接種卡介苗後淋巴結嚴重反應」的結論, 並給出了三級丙等的傷殘鑑定。
2013年清明節,夫妻倆回了老家給去世已經三年的孩子的墳頭立了塊碑,並沖洗了和孩子等大的照片,就像孩子還活著。2009年,女兒費晶銘正值花季,天生一副好嗓子學美聲,夢想考上解放軍藝術學院。同年11月打了甲流疫苗,之後被診斷為「急性重症再生障 礙性貧血」。晶晶在入院到去世前,三個月的時間裡做了四次骨髓穿刺。在最後一次穿刺中生命體征惡化,最終離開人世。
一年前,馬宇軒還在深圳,會在父母的注視下隨著音樂跳舞;一年後,馬宇軒在湖南常德老家, 安靜地躺在嬰兒床上,對這個世界再沒有回應。改變這一切的是一針疫苗。2012年2月15日小宇軒進行了乙腦疫苗的注射,僅僅過了6天,突然開始發燒、嘔吐甚至抽搐。但是住院三天也沒查出病因,情況也越來越糟,之後被送到了深圳市兒童醫院ICU,醫院給出的診斷是:乙腦。
梁嘉怡已經12歲了,卻還是只有一捧大,智力為零。2001年,梁永立的小女兒梁嘉怡出生,健康可愛。2003年8月,梁永立帶小嘉怡到會城衛生院一門診打第二支乙型腦炎預防針。次日凌晨,小嘉怡發起了高燒,住院治療,出院確診為「重症病毒性腦炎」。 轉眼近10年過去了,梁嘉怡已經接近植物人的狀態,四肢萎縮,只有幾十斤重,每日飲食都要靠豆漿機打成汁狀餵下去。為了討說法,父親梁永立曾歷時35天騎自行車到北京上訪。
易世華在歷經幾個月的昏迷和幾次搶救之後終於活下來,現在鄭州一家衛校學習,她說現在的生活就像宿舍樓下的場景一樣,一團糟。易世華原本是個聰明伶俐、討人喜歡的孩子。2006年 12月,她和所有同學一樣由校醫注射了流腦(A+C)疫苗,噩 夢從此開始。幾天後,她突然變得思維遲鈍、胡言亂語,後來 還突然昏倒了。到北京治療時,易世華已 經昏迷不醒,生命垂危。最後醫院診斷為「急性播散性腦脊髓炎」。
余榮輝在打疫苗之前獲得過江門市第一屆五年級作文大王比賽的一等獎,他寫作的題目是《拯救地球》。他最終也沒有完成夢想,他甚至連自己都拯救不了,注射疫苗後導致智力低下,喜怒無常,無力面對多舛的世界。
王昭潔已經7歲,每日在院子裡房子裡漫無目的的徘徊。2007年4月9日,當時6個月大的王昭潔注射了乙肝疫苗的第三針,厄運從此開始。當晚就開始發高燒,很快就發展到驚厥抽搐。從此之後,孩子只要一發燒就抽搐, 又過了半年,竟然開始不發燒也抽搐了。智力接近於零,連喝水都要用針管打到嘴裡。
李佳欣於2009注射了乙腦疫苗,2010年出現發熱和全身抽搐。在當地醫院治療效果不佳後於1月19日轉到大醫院就診,診斷為:「急性播散性腦脊髓膜炎」。住院22天後出院,後語言功能和運動功 能都受到損害,留下後遺症。西安市預防接種異常反應小組鑑定為與疫苗無關。李尊偉不服,2011年1月13日 在戶縣衛生局以死相逼,服下了整瓶的安眠藥,經醫院搶救才得以脫險。當年,雙方達成賠償協議。
「我祈禱奇蹟在兒子身上出現,讓一切的痛苦都離我們遠 去,回到以前的幸福平靜的生活中去,讓時間倒流到2010年3 月16日,把兒子身上的那針藥水取回……」李寶向在申訴書裡這樣寫道。那一天,他八歲的兒子李致康打完甲流疫苗,表現得沒精打采,之後的兩三天,孩子一直氣息奄奄。輾轉多地最終來到北京,在北京兒童醫院ICU,四個月的治療花去了三十萬元,耗盡積蓄,但換來的確是「植物人」狀態的孩子。
王藝筱已經四歲,連翻身都不會。父母奔忙終日換得一點治療費用,奶奶做飯的時候,她只能安靜地躺在玩具堆裡。2010年3月,媽媽史玉鳳帶王藝筱在臨沂市婦幼保健院接種了A群流腦疫苗,當晚孩子就發高燒並開始抽搐,被診斷為重症病毒性腦炎。轉到臨沂市人民醫院治療半年依然無效。當年9月,他們去了北京大學婦兒醫院,病情才逐漸穩定,但巨額的醫療費用已讓這 個家庭瀕臨絕境。 注射強化麻疹疫苗之後,孫舒晴就患上了血小板減少性紫癜,長期大劑量的激素治療雖然暫時保住了命,但是卻讓她的身體停止了生長,六歲的孩子還停留在打疫苗前的身高。
盧佳潤現在的智力基本為零,母親帶她看院子裡早開的櫻桃花,她在懷裡一動不動,卻一直睜著眼睛。盧佳潤曾經在七個月大的時候就能挨著牆站,每天早上六點就會醒來,趴在盧衛衛臉上喊爸爸。盧衛衛覺得自己是最幸福的人,但四年前的一針疫苗讓這種幸福戛然而止。
鄭州北郊的一間狹小的出租屋裡,患血小板減少性紫癜,隨時會有生命危險的張俊龍已經這樣一動不動躺了三年。
注射疫苗之後,這個本來都會爬了的孩子再也沒能站起來,年輕的母親傷心欲絕。高晨翔,一 個曾寄托了這個家庭無數希望的名字。「現在叫甚麼都不重要了, 孩子已經完全毀了,我們這個家一輩子都只能熬著過冬了」。此時, 高晨翔正在炕上吮吸手指,不停蠕動著發出奇怪的聲響。
每天晚飯後,奶奶和媽媽都會帶著冀贇去街上走走,算是康復治療的延續。疾控中心所公佈的百萬分之一的疫苗不良反應率在統計學上或許微不足道, 但對於每一個受害家庭而言卻是百分之百的災難。近日山東非法疫苗案再次刺痛了我們的雙眼,悲劇輪番重播,我們只願今後苦難不再無止境的上演。

(責任編輯:蔡致信)
【記者張頓/綜合報導】

山東龐某等非法經營的問題疫苗案持續發酵。大陸財新網重新刊發2013年的舊聞《疫苗之殤》後,牽動人們對疫苗黑幕的關注,迅速被瘋傳「洗版」內地各大社交網絡,並引起廣泛討論。其後該文疑因此被刪。
《疫苗之殤》被熱炒文章被刪除
中共官方3月21日證實,山東省龐某非法經營的問題疫苗已波及24省市,涉案金額高達5.7億元(人民幣)。其中,300名涉案人員還是在案緩刑人員,案件時間跨度竟長達6年之久。龐氏母女從醫藥公司業務員或疫苗販子手中低價購入流感、乙肝、狂犬病等25種人用疫苗,然後加價售往湖北、安徽、廣東、河南、四川等24個省。
財新網隨後刊發了題為《疫苗之殤》的報導,大部分內容曾於2013年發表,講述了20個兒童因疫苗致死致殘的悲劇故事,疫苗慘劇駭人聽聞,如1歲半的小童接種疫苗後,血小板急降致顱內出血死亡;4歲的王藝筱連翻身都不會,只因到幼保健院接種了A群流腦疫苗等。
報導稱:《疫苗之殤》發表3年後,大陸疫苗在生產和流通過程中出現的質量問題,及正常疫苗可能引發的不良反應等問題,仍未引起足夠重視,希望重發報導提升民眾風險防範意識,並呼籲衛生部門以有效行動作出應對。
該文迅速被轉載到內地各大社交網絡(俗稱「洗版」),並引起廣泛討論。有評論認為,文章揭露了大陸的疫苗黑幕,呼籲以行動應對,稱:「你沉默你就是幫凶」。很快各類《疫苗之殤》點擊紛紛突破10多萬。目前財新網的此文已被刪除。
據大陸時事微信公共號「槽邊往事」認為:《疫苗之殤》並不止一篇文章,而是一系列文章都用了這個名字。其中的主要部分都用了財新記者郭現中,在2013年採寫的疫苗問題舊稿。

官商勾結致假疫苗氾濫
據陸媒披露:龐某從2010年以來,就開始與其醫科學校畢業的女兒孫某,非法從10餘個省市,70餘名醫藥公司業務員或疫苗販子,手中低價購入流感、乙肝、狂犬病等25種人用疫苗(部分臨期疫苗),然後加價售出。
龐某曾經是山東菏澤市某醫院藥劑師,2009年因非法獲利、違法經營人用疫苗,被判處有期徒刑3年,緩刑5年。
中共法律規定:藥品零售企業不得從事疫苗經營活動;明知他人不具備合法經營資質、仍提供疫苗的,依法可作為共同犯罪,追究刑事責任。
陸媒稱:首先,龐某根本不具備疫苗經營資質,根本不可能賣出一支疫苗。可是,她居然能在長達6年的時間裡,利用網絡、快遞等最普通的手段,幹得風生水起,似乎完全處於法外之地。其次,龐某早在2009年,就曾因非法販賣疫苗被判緩刑,但在緩刑期間重操舊業,下線發展到24個省市。
文章質疑,緩刑期間,龐某重操舊業,變本加厲,這是甚麼性質的問題?司法部門在哪裡?監管部門在哪裡?
文章稱:從疫苗生產企業,疫苗經銷批發企業,疾病預防控制機構到接種單位這四者中,每個單位都負有審查疫苗及其經營者資質的義務。只要有一個環節略微嚴格,即可斬斷罪惡的鏈條。
也有評論稱:這是一起明顯的「官商勾結、謀財害命的勾當」。如果龐某沒有中共官員的背後支持,她怎麼能非法販賣體制內,監控嚴格的「疫苗」生意,而且生意還發展到24個省市。

「問題疫苗」撕開中共執政「遮羞布」
多維網報導稱,有觀點認為:「問題疫苗」事件反映了,中共監管體制問題的三大問題。首先,問題疫苗從生產、運輸到使用均能逃過監管,反映了中共監管體制的漏洞百出。其次,把監管層「九龍治水」的詬病,互相扯皮並推諉的現狀暴露無遺。最後,地方出於「政績」的考量,對「問題疫苗」進行遮掩、瞞報,系導致事件擴大化的助力。
評論認為:中共現行的藥品監督和監管流於形式。儘管地方均設有疾病防控的異常反應調查機構,但疾病預防控制機構,本身承擔了大量的預防接種工作,無異於自己既做「運動員」,又做「裁判員」。
其次,官方對疫苗進行評審和監督的機構贅雜,包括:總局藥品審評中心、總局食品藥品審核查驗中心、總局藥品評價中心,和中共食品藥品檢定研究院。普遍認為:權力的過度分散,及權責劃分不明顯,導致了藥品監管層長期「九龍治水」的局面。
最後,此次山東問題疫苗事件時間跨度之長,並非個例。早在2009年、2013年等也分別在山西、深圳出現過毒疫苗事件。而山東問題疫苗事件時隔6年才見天日,顯示了地方保護主義出於「政績」的考量,對問題疫苗事件進行瞞報和掩蓋。案犯早在去年4月就被抓獲,為何要等到時,隔一年之後再來「徹查流向」?案件曝光中間遭遇的阻力不言自明。
時政評論員石實表示:中共治下的大陸,道德敗壞,只要「弄到錢,無惡不作」;中共官員從上到下,腐敗透頂,不管大小官員,是「靠山吃山、靠水吃水,權錢交易、權色交易氾濫」;導致社會問題層出不窮。石實說:中國社會問題已到了,無可挽救的地步,中共不倒,中國社會問題就不會解決,這是個體制問題。

來源轉自:
【2016年03月23日訊】
(注意:帖內文或圖片中可能含有厭惡性簡體字;本站維護中華文化,堅決行使正體字。版權歸著者所有。)
【其他.相關】: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