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Translate

2016年3月20日 星期日

國民黨大陸政策:戰略之失與戰術之得


敗選後國民黨能否浴火重生?
國民黨已經在台灣大選中慘敗,近期黨內應該會展開檢討。檢討固然會包括方方面面,但過去近十年的大陸政策當為核心之一。目前國民黨的大陸政策,一言以蔽之,就是「和共」,是不斷加強與中共交往的「和共」。而共產黨基於其統戰立場,也不斷密切與國民黨的關係。國民黨企圖聯共制民(進黨),共產黨又何嘗不想聯國(民黨)制民(進黨)?這是國民黨大陸政策與共產黨台灣政策的重要契合點之一。然而兩黨之間真是雙贏關係嗎?此種大陸政策對國民黨究竟是得大於失,還是得不償失呢?國民黨在大選中的慘敗,實際上已經給出了答案。
戰略之失:影響黨運
二○○八年民進黨失去中央政權後,處於政治低潮期。那時該黨受陳水扁等人弊案的影響,支持率低落。對國民黨而言,如果當時在大陸問題上不採取急進立場,而是有意維持現狀,避免引發社會重大爭議,就能通過清算陳水扁政府的腐敗在一定時期壓制住民進黨。然而,國民黨內馬英九等人企圖在兩岸關係問題上取得重大進展。但此種進展其實難以消除(甚至會增加)台灣民眾的疑慮與困惑,而成為民進黨重振聲勢的重要社會心理基礎。民進黨在相當程度上是作為國民黨大陸政策的批評者與反對者,在台灣獲得相當部分民意的支持。
馬英九政府從推動與大陸簽署ECFA(《海峽兩岸經濟合作框架協議》)著手,後續又致力於與對方簽訂《海峽兩岸服務貿易協議》。然而,後一協議在立法院遭到民進黨反對而未能通過,儘管國民黨在立法院佔多數。二○一三年馬英九與立法院長王金平之間的「馬王政爭」以及次年「太陽花學運」的發生,都與國民黨方面急於在立法院通過該協議有關。而這兩大事件可看作導致國民黨在「九合一選舉」中慘敗的兩個重要因素(當然也有其它因素)──「九合一選舉」挫敗的陰影,其後又籠罩於台灣總統大選。
國民黨目前最大的問題之一是,未能對該黨以往施行的重要政策真正進行反思,包括大陸政策。尤其在去年「九合一選舉」慘敗後,國民黨面臨艱困局面仍然未能有效進行反思──這從該黨先後兩位總統參選人洪秀柱與朱立倫的相關言論中就可看出。現在無論深藍還是正藍,都認為處理與大陸關係是國民黨強項,誠可謂執迷不悟。該黨未意識到大陸政策固然使其有所得──但這一般僅是戰術上的、局部性的,更使其有所失──而這一般卻是戰略上的、全局性的。
大陸政策其實是導致國民黨快速沒落的重要原因,但在前段時間卻被它視為「救命稻草」,這表明該黨已經淪為「積重難返」之境,不僅在內部難以開展實質性改革,還難以就大陸政策真正作出檢討與修正。而在大選慘敗之後,公眾可以拭目以待,國民黨能否真正反省。

戰術之得:以習馬會為例
國民黨大陸政策也有少數戰術上之得,前段時間主要表現在兩岸領導人會面上,但其影響較為有限。
在馬英九總統任期屆滿前,「馬習會」忽然登場,顯然出乎兩岸絕大多數人預料。在台灣內部事務方面,馬英九幾已不可能有所作為,但在兩岸關係方面卻並非如此。顯然他想在兩岸關係上有所突破,以提升其歷史定位,為此他不惜改變以往在兩岸領導人會面問題上的立場。如果前幾年馬英九政績較佳、爭議較小,他或不會決然走此一步。
馬英九或以為,他此舉的意義與影響並不僅限於他的歷史定位,還會直接或間接影響此次台灣大選。國民黨在選舉中形勢相對被動,兩岸議題被該黨視為扭轉不利局面的希望之一。大致看來,「馬習會」對國民黨此次選舉或會有拉抬效果,但不能高估,尤其在台灣大多數人對民進黨將在總統大選中獲勝形成預期的情況下──更何況民進黨也會採取種種作法力圖消解「馬習會」可能產生的影響。
對國民黨大陸政策而言,戰略上之失決定了全局上的被動,而戰術上之得不過使形勢在局部或特定時候有所起色而已──但難於持續。即便「馬習會」對馬英九的歷史定位真有少許「添彩」,這也已被國民黨慘敗的洪流吞噬了。

得失之間:朱立倫的政策主張
在馬英九後接任國民黨主席的朱立倫本非真正的破舊立新者,在該黨改革問題上如此,在大陸政策上同樣如此。因此,他的大陸政策主張不會與馬英九有本質上區別,不過在局部、細節方面會有一些新(或看似新)的提法。他也不會對國民黨近十年推行的大陸政策深入反省,重新選擇方向。而對於台灣年輕世代的不滿,他主要提及「經濟利益未獲公平分享」,而不願因此公開檢討國民黨的大陸政策。
不過,這位政治精算師比馬英九對台灣的政治風向更敏感些,因此對於遭到民進黨方面乃至台灣民眾強烈質疑的具體政策、措施等,他在表態上會與馬英九有所區別。去年十二月中旬他在接受美國媒體Bloomberg專訪時,表示反對馬政府考慮開放陸資進入台灣半導體設計產業。然而,這一「戰術性切割」不足以說明兩人的大陸政策主張有根本區別,尤其從戰略全局方面而言。
十一月十四日在與美國外交政策全國委員會成員閉門座談兩岸關係時,朱立倫提到主要大方針是「和平共贏」──這與馬英九的立場一致。其實,建立在兩岸分裂基礎上的和平固然可以在一定時期維繫(而這最應該感謝的是美國對兩岸的影響包括軍事方面的影響),但「共贏」卻難以成為終極目標,因為只能「各表」的「一中」意味最終當有一方成為輸家,被對方的「一中」統掉。即便就近期而言,「共贏」究竟是國共兩黨之間的還是大陸與台灣之間的,也是需要加以思考的問題。
兩岸關係議題未在此次大選中成為朱立倫的有力加分項,或許會讓他有些失望,但卻不令人意外。就國民黨大陸政策而言,這位現任黨主席既難以全面彌補戰略上之失,又不能最大化戰術上之得,而他自己的相關政策主張確實也缺乏亮色。再加上其它方面的一些失誤與不足,終遭挫敗的朱立倫,成為了國民黨政權謝幕的主持者之一。

來源轉自:
【2016年2月號 爭鳴總460期(大陸)林榕傑】
(注意:帖內文或圖片中可能含有厭惡性簡體字;本站維護中華文化,堅決行使正體字。版權歸著者所有。)
【其他.相關】: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