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Translate

2016年2月21日 星期日

【醫案】飛蛇


飛蛇(大紀元)
【文/溫嬪容(明慧中醫診所院長)】
一個風和日麗的日子,在掛號櫃台看到一位85歲的老先生,帶著一張眉頭緊皺的苦瓜臉,滿面皺紋刻劃著歲月的痕跡,臉色暗沈,眼神憂鬱,那個嘴翹得可以掛上豬肉了。真不知是誰得罪他了,還是被什麼病痛折磨著?
遺留下的神經痛
當他走進診間,我問他:「阿伯,你哪裡不舒服?」他那疑惑的眼神,好像在質疑中醫能治他的病嗎?他遲疑了一下,很不滿地用台語說:「生飛蛇啦!都已經2年了還在痛,看了幾個醫生都沒好!這個病到底能不能治?」於是我立刻檢查他得病的部位,外觀上留下一點疤痕,疱疹應該已痊癒,但遺留下的神經痛,沿右胸肋骨邊,一直走竄到背部膏肓穴附近,對於原本不良的睡眠品質,真是雪上加霜。然後我對他說:「阿伯,年紀有了,抵抗力、復原力就會差一些,我幫你修復受傷的神經,好不好?」他仍是一副質疑的表情。
發病部位與症狀
飛蛇,即是醫學上所稱的帶狀疱疹,病原是水痘帶狀疱疹病毒,通常都發生在身體的一側,發病部位常見於胸、腰、四肢、頭面,在春、秋季最容易發病。初期長出如米粒、綠豆、黃豆般大小的疱疹,群集成帶狀,沿著周圍神經分布和知覺神經支配區,以致順著末梢神經引起神經痛。剛長出的皮疹發紅,1~2天後長出水泡,漸轉成膿瘡;過幾天後,皮膚變成黑褐色的痂皮,痂皮乾燥後脫落,就痊癒了。
病程與侵犯部位
一般病程約3週,痊癒後就免疫,終身不再發作。只有少數重病人、免疫系統極差的人例外;如果處理不好,痊癒後就會留下神經痛的後遺症。在發病期間,淋巴腫大,有輕度發燒現象,倦怠無力,吃不下,皮膚會搔癢、有灼熱感、蟻走感。一般常見侵犯肋間神經、三叉神經、腰神經,其中以肋間神經最常見,經絡以少陽膽經,帶脈最多。
病因與飲食注意事項
帶狀疱疹在中醫又稱為:火帶瘡、蜘蛛瘡、蛇丹、蛇串瘡、纏腰火丹,而民間以其瘡一串,行如蛇狀稱之為飛蛇。民間也傳說,飛蛇繞全身一圈就會見閻王。病因常見肝膽火熱、肝經溼熱、脾溼內藴,夾雜風溼熱凝結而成,累及肝心脾肺經。罹患此病的人,勿接近小孩,小孩抵抗力差,有受感染的危險。此外,因為蛇喜歡吃蛋,所以患病期間不能吃蛋,還要少食發物、蝦,蟹、南瓜、竹筍、豬頭肉、腥味重的魚類、冰品、冷飲。由於蛇怕火,如果一時沒有任何藥可用,就用火薰患處;雖然飛蛇不是蛇,而疱疹屬實熱症,理應用寒涼藥處理,但前人留下來的這個方法實屬有效。
飛蛇食療法
1. 青仁黑豆1碗、甘草2片,用3碗水煮成1碗,喝湯。
2. 蒲公英3錢、馬齒莧3錢、大青葉3錢同煎,煮水當茶喝。
3. 薏仁1碗,放入3碗水煮成1碗水,先喝湯,再吃薏仁,以健脾利濕。
4. 飯前喝絲瓜水50毫升,病情嚴重者喝100毫升;病情緩解後,改用絲瓜水噴患處。
5. 大青葉5錢、柴胡5錢,放入3碗水煮成2碗水;取藥汁,再放入粳米1兩、少許白糖,煮成粥,連吃6天。

飛蛇外治法
1. 取鮮黃瓜葉,搗碎外敷。
2. 取生仙人掌,搗碎外敷。
3. 取大黃粉,與純麻油調合外塗。
4. 將紗布浸於梅酒中,取出外敷。
5. 取蘆薈葉,磨碎後鋪於紗布上外敷。
6. 取鮮番薯葉,加點冰片,搗碎外敷。
7. 取荸薺5個,搗爛後用蛋清調勻外敷。
8. 取老茶樹葉,研成粉末,加濃茶水調勻外塗。每日3次。
9. 將空心菜烘焙至焦,研成粉末,加菜籽油調勻外塗,每日2次。
10.將醋在鍋中稍煮,放入剁碎的蔥白,再煮2分,將紗布沾汁,熱敷患處。

飛蛇台灣民間療法
蛇最怕蜈蚣,治蛇病用蜈蚣。治飛蛇可用的藥草為:白尾蜈蚣、蜈蚣草、半枝蓮。白尾蜈蚣是唇形科的有苞筋骨草,在台灣平地野外至中海拔山區的農區路旁多見,用其葉;蜈蚣草以其葉似蜈蚣得名,是蓼科的竹節草,庭園栽培植物中常見,用其葉;半枝蓮用全草。此三種藥草任選一種,用冷開水沖洗,勿沾到生水,用微加熱過的米酒一起搥搗。
接著再用毛筆或棉花棒沾藥汁,點蛇眼。蛇眼是初生的2個疱疹,或選2個最紅的疹。點了蛇眼,在患處1~2寸外圍繞一圈擦拭,注意要從外圈擦到內圈,如此才可圍剿蛇窩。如果從內圈擦到外圈,蛇會飛掉,就會遺留神經痛的後遺症。這是前人治療此病獲得的要領。

針灸處理 6次見成效
針灸處理:主穴是陽陵泉與支溝穴。陽陵泉穴為足少陽膽經之經穴,可疏肝利膽,瀉溼熱;支溝穴為手少陽三焦經之經穴,能活絡散瘀,通關開竅。肋間神經痛,要先針陽陵泉,後針支溝穴;疏經止痛,針內關、外關、合谷、曲池穴;健脾利濕,針足三里、三陰交穴;袪風解毒,針曲池、血海穴;治疱疹瘡,在病灶處圍刺,即離患處0.5寸處,呈15度角向中心橫刺,也可用梅花針扣刺患處,以微紅為度。此外,因為蛇怕火,可用艾條灸患處,每天至少30分,效果奇佳,尤其灸至患處疹乾,就不會再痛。由於他的疹已痊癒,沒做此種處理。
老人家第一次針,針感比較輕。針完,我都會觀察病人臉色,以知病情。我看老伯的臉色轉紅潤,理應比較舒服了,於是我就問他:「阿伯,你有好一點嗎?」他老人家臭著臉,丟出一句冷冷的話:「根本沒什麼差!」
3天後復診,老伯說胸肋處已不痛了,只剩背部還在痛;這也許是因為老人家行氣反應較慢。再治療6次,已全不痛了,為鞏固療效再針2次,老伯終於笑著回家。

來源轉自:
【2016年1月14日訊】
(注意:帖內文或圖片中可能含有厭惡性簡體字;本站維護中華文化,堅決行使正體字。版權歸著者所有。)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