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Translate

2016年2月21日 星期日

中國崛起已終結?


類比民主法治的日本,「失落的20年」並沒有崩潰,至今仍算世界經濟強國。中共極權政治必須轉型,才是長遠之計。圖為日本東京家樂福連鎖超市買氣旺盛。(Getty Images)
在過去的3個月裡,中共似乎已經知道中國經濟出現停滯,陷入了嚴重的窘境,回顧歷史,中共曾製造經濟虛假泡沫,結果經濟更加惡化。類比民主法治的日本,其「失落的20年」並沒有崩潰,至今仍算世界經濟強國。中共極權政治必須轉型,才是長遠之計。
【編譯.李清怡】
《外交事務》雜誌近日發表南加州大學國際關係副教授丹尼爾.林區(Daniel Lynch)文章,題為〈中國崛起之終結〉。在過去的3個月裡,中國發展進程的不確定性日益彰顯,經濟惡化的壞消息源源不斷地傳出。
事實上,中共眼睜睜地看著經濟出現停滯,而對這一狀況感到非常的恐慌。中共似乎已經知道中國經濟陷入了嚴重的窘境,勞動力缺乏和人口老齡化更是加重了其經濟惡化。
中國急需年輕人,不僅工廠需要,辦公室、學校都需要,而且,還指望他們將國家經濟從投資主導型轉為內需主導型經濟發展模式。

中共曾製造假象 使經濟更惡化
但是,這種策略移轉還未來得及實現,中國的經濟增長就已經接近尾聲。回顧歷史,中國在2000至2008年間,曾迅速增加出口量,但是,2008年全球出現金融危機後,唯一可行的選擇就是乾脆繼續增加投資,啟動全球史無前例的貨幣刺激政策,結果是,中國躲過了那次蕭條,甚至給人製造出一種虛假的現象,讓人以為中國經濟會處於絕對不敗之地,但事實上,這種刺激政策使得原本經濟失衡的問題變得更加惡化。
2009年,中共央行大力增加貨幣供應,新增貨幣與貸款相當於之前4年增加量的總和。不可避免的後果就是,貸給國有企業和個體精英的貸款無法收回,而這些企業和個人用貸款來投入原本已經遠遠超過了中國的內需,結果負債飆升,若要清償債務或還款,就又得從社會急需的領域吸取資源,如環境淨化行業,老弱病殘社保等。
在中國,市場機制與國家機制相比,簡直是太弱了,根本無法靠市場扭轉全國的趨勢。新貸款很多都被用來償還舊貸款,中共必須停止印發貨幣,接受長期的通貨緊縮。從經濟角度來看,這種歷史性的過渡正在逼近;從政治角度來看,中共將難以承擔如此慘重的後果。

類比日本 中共體制必須轉型
有一個較為恰當的類比,就是日本「失落的20年」,大約從1990年代至今。當年日本展現出無止境的經濟快速增長(至少當時看上去是那樣),房地產和股票價格飛漲。後來,日本資產價格泡沫破滅,全國陷入螺旋式的通貨緊縮,現在還沒熬出頭。
日本的鼎盛階段雖已終結,但是,還遠沒有到崩潰的程度,至今仍然算是世界經濟強國。
與日本相比,中國當然還是有根本的不同,不僅是因為今天的中國與1990年代的日本比起來要窮得多,而且最大的不同在於日本是一個民主法治國家,而中共的體制是極權專政,與生俱來的本性注定這個集權專政會傷害本國人,並且永遠會不斷製造與其他國家之間的摩擦。
最引人關注的就是:中國崛起之終結到底對中共政權將產生什麼樣的影響。
目前尚不清楚,其他掌權者是否意識到了問題的嚴重性和緊迫性,政策策劃者必須面對這一現實:中國的崛起終結在即,尤其是狂熱投資之後的螺旋式通貨緊縮已經拉開了序幕,到了那時,無論是對於中國,還是其他國家,迫在眉睫的外交挑戰將變成如何定義和面對複雜繽紛的新世界,因為中共已經無法上走。
也許等不了那麼久,很快中共就將面臨執政合法性的挑戰。隨著經濟增長的停滯,就會有個定論,這是個很嚴峻的現實。2000年至2010年間,所謂的民眾群起事件(抗議、罷工、暴動)就已經增加至原來的3倍之多。
儘管中共用防火長城封網,6億5千萬中國網民可以相互鏈接,而且,還可以與那麼多其它國家的朋友和社團相互溝通,全世界範圍的網民都一樣,與那些不使用網絡的人群相比,他們算是較為年輕、富足、消息靈通,而且思維更加國際化。在中國,使用網路的民眾正是中國未來所指望的人群,還得靠他們解決中國目前面臨的複雜的經濟、環境和人口問題。從邏輯角度講,年輕人應當成為中國社會更有「價值」的人群,因為年輕人的比例變得越來越小,但是,他們卻是非常關鍵的主要少數人群。
一些跡象表明,中國的年輕一族如其他社會的年輕人一樣,無論在政治方面,還是文化方面,都變得越來越後現代主義(即反對以特定的方式來繼承固有或既定的理念):他們對不同的事物和觀點更具包容性,更具鑽研精神和事業心,而且,對他們來說,精神重於物質。中共越來越意識到對這部分社會人群的依賴,可能會因此被迫接受轉型。這可是個長遠之計,對於關注這一事態的人,都應該希望看到這樣的結局。

來源轉自:
【第467期2016/02/18】
(注意:帖內文或圖片中可能含有厭惡性簡體字;本站維護中華文化,堅決行使正體字。版權歸著者所有。)
【其他.相關】: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