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Translate

2016年2月27日 星期六

香港生活日益艱困 港生:台對中共勿存幻想


香港旺角2月9日因民生問題發生警民流血衝突,圖為警方手持辣椒水試圖驅散示威民眾。(Getty Images)
【文/記者張原彰】
1997年後,香港轉由中共接管,看似同文同種,但現今香港人得學會面對教育、法律與生活上的不正義。香港新年的槍聲,劃破香港民眾多年來的心聲。
香港過去雖屬英國殖民地,但當時的港英政府(又稱:殖民政府)以英國律法治理香港,落實民主、自由與人權等普世價值,這也是香港能成為國際金融中心的重要原因之一。但1997年後, 獨裁的中共政權,採取不斷滲透與洗腦的方式,企圖消抹這些普世價值,讓港人相當反感。
中共也試圖將洗腦教育滲透至香港的校園內,就讀香港理工大學的學生陳俊傑表示,2012年香港政府擬實行的國民教育,課程內容過度吹捧中共政權,迴避人權與自由事件,引起香港人的反彈,群起上街抗議,後來事件雖然暫時落幕,但中共並沒有放棄,推行洗腦教育,勢必捲土重來。

中小學生「認讀簡體字」 港人憂中共滲透
近期,香港教育局提倡中小學生應「認讀簡體字」,就讓香港人相當的擔憂,陳俊傑表示,政府沒必要刻意推動這項政策,因為其實會繁體字後,也能看懂簡體字,這反而讓許多香港人覺得是中共想再次滲透香港,把香港的文化給毀掉。另一點,教育局所推行的「普通話教中文」,也讓習慣講廣東話的港人相當反彈。
中共接管後,香港有限的社會資源也被中國人瓜分。陳俊傑談到在教育上,香港人就得與中國人爭搶資源,他表示,每年有許多符合上大學資格的香港學生,因開放名額不足無法入學,希望政府增加本地生入學機會,遲遲沒有下文。而另一方面,部分香港的大學又會先公布中國生錄取名額,接著才公布香港本地生的,讓應是主體的港生感到相當奇怪。
校方有時較偏袒中國學生,陳俊傑表示,過去曾有校方為讓中國學生們回家探親,把考試時間提早,此舉與讓香港人相當不解,認為不應只滿足中國生的需求,而損失其他學生的權益。
不只是教育層面,警察執法常讓香港人感到不公平,陳俊傑表示,中共外圍組織這幾年滲透到香港,擅長使用暴力,也當中共的打手,例如:青關會騷擾法輪功學員,違法張貼汙衊法輪功的橫幅,並言語恐嚇學煉法輪功的學生,不肖人士也在法輪功的交流會期間恐嚇場內有炸彈,黃之鋒也曾遭人用剪刀恐嚇,造成各界恐慌。
而這些案件,香港警察至今辦案進度仍不明朗,無法還給人民正義,相較於日前香港立法會的炸彈恐嚇案,嫌犯很快就被逮捕落網,香港民眾看在眼裡也感到,「案件性質類似,怎麼會落差這麼大?好像親共團體犯案總能不了了之?」
民生層面則是造成這次新年衝突的最後一根稻草,陳俊傑表示,不少以前販售日用品與餐飲等店鋪,為迎合中國遊客,紛紛改成藥妝店,讓香港人吃東西得到昂貴的餐廳,買東西得到較遠的地方,近年生活變得不如過往方便。
港人喜愛的小吃流動攤販,近年在食環署取締之下漸漸消失,陳俊傑表示,「我們只能趁著年前在夜市中偶爾回味一下。」但是隨著九龍深水埗桂林街夜市於2013年因食環署的掃蕩而熄燈,今年的旺角夜市再被取締,「這讓我們感到最後的機會也被剝奪,忍無可忍,是造成這次新年衝突的起因之一。」
陳俊傑表示,中共接管香港後,好像香港人喜歡什麼,香港政府就會加以限制,且政策多向中國靠攏與偏袒,相當容易挑起民間的憤怒,如果持續這樣壓迫香港人民,類似的衝突事件可以推測不會只有這一次。
陳俊傑表示,經過雨傘運動後,不少香港人覺得向政府和平談判已經是無效的方式,香港要想追求民主與自由,唯有共產黨解體,不受共產黨的影響,才有成功的希望。他也談到,台灣得堅守民主、自由、法治等立場,不能對中共有任何幻想,否則與中共走得太近,遲早會被壓迫與控制,「今日香港、明日台灣。」

東方之珠失色 一國兩制名存實亡

香港大學校友日前發動罷免,要求檢討曾任香港教統局局長、外界認為偏梁振英的李國章的校委資格。(記者蔡雯文/攝影)
【文/記者陳懿勝】
談到香港,人們的印象是美麗的「東方之珠」,1997年前的「她」,長久以來因為歷史機緣及獨特的地理位置,擁有不少「經濟自由」以外的自由,例如「免於恐懼的自由」、「言論 、 出版自由」等;在1997年被中共接收之後,這些自由相繼被剝奪,雖然還擁有所謂的經濟自由,但一切還是在中共的操控下。
近年來,在中共因素影響下,香港社會被逼得走出來發聲,尤以學生最為顯耀,從雨傘運動到港大罷課改革校委事件,不乏看出中共不斷在壓縮香港的自由,打著一國兩制之名,實質侵蝕香港人權自由。

所謂特區政府 淪北京打手
針對香港在一國兩制下的處境,中研院台史所副研究員吳叡人表示,中共過去承諾的一國兩制,表面上說容許中國內部有2個不同系統,香港擁有自主權,可以依照過去(1997年前)的生活與處理事情的方式,但事實上,從現在的香港,可以得知所謂的兩制早已消失,完全一國化,方方面面都要管制,不斷地將中國那一套滲透入香港。
吳叡人進一步指出,從港大的校委事件來看,特首指定校友會主席,就是在實質上控制港大,再加上港大是學生運動的重要之地,說穿了中共是在直接控制思想。從這幾年來的抗爭,不難看出中共一步步在政治、言論、商業經濟活動、媒體、文化、學術緊縮自由人權,一國兩制已經名存實亡。
「但是香港並不是一個完全沒有武裝與自主能力的社會,它還有社會自主(Social Autonomy)還有在保護著」,吳叡人說,2年前香港律師公會罷免「愛共產黨」的會長林新強,保護了律師公會的自主性,學生發起的雨傘活動與這次的港大罷課改革校委事件,這就是香港留存下來的社會抵抗力,但可惜的是,香港的大學教授跟老師因為被聘用受限在校方手裡,沒辦法與學生站在第一線。 吳叡人無奈表示,香港特區政府照理來說要保護社會自主性,站在香港人的立場跟北京交涉與周旋,但是卻反過來,香港特區政府、立法會已經成中共政權的口舌、爪牙、部下,替中共執行命令,香港已經喪失了政治上的保護,讓社會赤裸裸地承受中共的暴力對待。
吳叡人強調,香港現在只剩下社會抵抗這一條路,從基層把各領域的自主性建立起來,學生站出來抵抗,保護的大學自主,律師要保護的是司法的自主,各行各業都要站出來,記者協會更要出來爭取言論自由,讓社會的自主性發揮出來,讓中共無法肆無忌憚地滲透控制香港。

今日香港 明日台灣
「台灣怎麼可能接受一國兩制」,吳叡人斬釘截鐵地表示,台灣不能走入香港模式,落入中共手裡,一國兩制在香港被看破,九二共識在總統大選破產,所有中共對台灣的「緊箍咒」已經完全失效。只要中共把香港綁得越緊,台灣就會離得越遠,因為大家都已經知道了真相,一切都是謊言。
吳叡人表示,面對香港的問題,台灣一定要維持獨立自主跟民主,盡一切力量,避免台灣在國際政治、經濟各方面陷入中共的圈套裡,維持台灣的民主自由,這樣才能夠幫助香港,今日香港就是明日台灣。
吳叡人接著指出,香港在一國兩制殘餘空間下,香港人還可以進出台灣,而台灣擁有言論自由,可以成為香港發聲的地方,台灣政府更應該要聲援香港的民主自主運動,支持言論自由,因為台灣是香港重要的後盾,今日香港就是明日的台灣。
「中共繼續控制香港,反抗會越來越強,未來不排除會有更進一步的激烈抵抗,出現更大的社會運動。因為香港擁有多元文化,沒有這麼容易被中共所腐蝕掉,這就是香港的公民社會!」吳叡人堅定地回應。

大陸的「文革」會在香港上演嗎?
【撰文⊙任重】
「文化大革命」曾給中國大陸帶來深重的災難,而且至今還在毒害著中國人。所以,中國人談「文革」色變,無論平民百姓還是官員,凡是有正義良知的人都不希望「文革」再現中國。
然而,中共「文革」的那一套,今天卻正在香港上演著。繼香港推出「普通話教中文」等政策後,最近香港教育局又針對中小學生學習簡體字的計畫進行諮詢,未來簡體字很可能會被列入中小學課程範圍。香港教育局認為,「學生在掌握繁體字(正體字)後,也應具備認讀簡化字的能力,以擴大學生的閱讀面,及加強與內地、海外各地溝通」,故而要求中小學生學習認和讀簡體字。
這簡直就是笑話!不論港、台和中國人都知道,使用繁體字的人,認、讀簡體字不費吹灰之力。學生們掌握繁體字的同時,就具備了認讀簡體字的能力,根本就不需要額外再推廣什麼簡體字。而香港教育局這種愚蠢的做法,不過是幫助中共破壞在香港保留下來的中華文化和傳統。
因為當年中共在中國就是這樣做的。中國的漢字,凝聚了中華5千年文明的精華,從字形、字音到由此組成的成語、典故,都包含著深刻的文化內涵。而中共破壞民族文化就是從簡化漢字開始的,結果害得10幾億中國人只會寫四不像的簡體字,在認、讀、寫祖先留下來的繁體字時困難重重,更不要說每個漢字背後的涵義了。這已經是沉痛的教訓。
更有甚者,中共教育部日前發文,要求各級學校深入開展愛國主義教育。文件還強調要加大對港、澳、台青年學生的「愛國主義教育」力度、做好教育系統統一戰線工作、「堅持黨的領導」、「高舉愛國主義、社會主義旗幟」、鞏固共同政治思想基礎等等。中共分明是在向外輸出黨文化,試圖混淆「愛黨」和「愛國」的概念,夢想著用統治中國的方式統治香港。
那麼,香港人有這麼好騙嗎?筆者曾經在「和平佔中」期間,於街頭採訪了不同年齡層的參與者,發現他們都有一個共同點,那就是對中共的本質、中共行惡的手段非常了解。在現場有民眾自發組織隊伍,舉著「和平理性非暴力」的牌子遊走,勸說參與者,即便遇到有人肆意挑釁和暴力,也要堅持「和平理性非暴力」,不讓中共鑽空子。
如果說,今天中國人都不容易被中共欺騙了,那麼香港人就更不容易。從「和平佔中」和「魚蛋革命」警察的暴力,到試圖推行簡化字、堅持黨的領導,香港人越來越認清中共一步步滲透香港,欲將香港變成中國的企圖。這樣看來,中共要想在香港上演「文革」還真沒那麼容易呢!

來源轉自:
【2016年2月27日訊】
(注意:帖內文或圖片中可能含有厭惡性簡體字;本站維護中華文化,堅決行使正體字。版權歸著者所有。)
【其他.相關】:

1 則留言:

Ip wai keung 提到...

用不用殘體字,廣東話留不留,真好考香港人意志,有無可能一個地方硬要用普通話,再學殘體文盲字?睇怕最辛苦是學生囉,因定位已開始出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