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Translate

2016年2月18日 星期四

哈爾濱天價魚事件始末 其背後「水」很深


哈爾濱「天價魚」事件近日一直處於各大媒體的頭條,引發各界關注。此事件多次翻轉的「情節」讓人們懷疑其背後的「水」很深。圖為涉事店家大門緊鎖。(網絡圖片)
【記者周慧心綜合報導 責任編輯:高靜】
哈爾濱市松北區「天價魚」事件近日一直處於各大媒體的頭條,引發各界關注。此事件多次翻轉的「情節」讓人們懷疑其背後的「水」很深。最新消息稱目前該飯店因不以真實名稱提供服務、餐飲許可證過期等問題,被責令停止經營,但仍有實質問題真相不明。
事件多次翻轉 引發輿論博弈
2月12日
江蘇常州的網友「@jack光頭」(自稱陳巖)微博發帖稱,2月9日他與家人在導遊帶領下到哈爾濱松北區的「北岸野生漁村」餐廳就餐,遇「天價魚」,兩桌飯共花了10,302元(人民幣,下同)。
在其敘述當中,提到三點:
1. 魚很貴,一頓飯1萬多;
2. 店家虛報斤數、打人;
3. 到場警察叼煙執法,並有維護店家之嫌。
輿論指責店家過份。

(網絡圖片)
2月14日
涉事的飯店「北岸野生漁村」開口說話。自稱當時值班的經理趙玲說,陳巖所說的情況,不屬實。稱其喝酒鬧事,還賴賬。
其敘述中也稱三點:
1. 關於魚的重量,顧客有確認斤數,並出據顧客簽了字的菜單;
2. 最後有打折,不是一萬多而是七千多;
3. 最後雙方擁抱和解。
輿論質疑消費者酒後鬧事。

2月15日晚
哈爾濱市松北區公布了北岸野生漁村「萬元鐵鍋燉」消費爭端問題的調查情況通報。並稱因未能聯絡到當事人陳先生,調查是單方面根據店家的說法。
報告中強調三點:
1. 商家經營合法;
2. 398元一斤的魚屬於市場調節價格;
3. 未見警員有不文明執法行為,否認有警員抽菸。
網民不再聲討「無良店家」,開始指責陳巖等人無理取鬧。

2月16日
當事人陳先生接受央視採訪,對調查組的調查結果提出多點質疑,希望還自己一個公道。
當事人陳先生澄清:
1. 菜單上的簽字是店家偽造;
2. 被打後店家主動提出7折;
3. 最後與店家擁抱和解是擔心人在外地不安全;
4. 質疑野生的真實性,價格的合理性;
5. 提供警員抽菸照片

陳巖提供的警察抽煙照片。(網絡圖片)
隨後媒體爆出更多細節,諸如「北岸野生漁村飯店」工商登記實為「北岸漁村飯店」,並無標榜的「野生」二字;餐飲服務許可證已於2月4日到期;更多同時同地的宰客事件被爆出;當地導遊爆料,帶遊客去涉事飯店消費可獲60%提成。
隨後店家承認票據上的簽字是造假的。而官方迫於輿論再次進行調查,發現該店家「名不副實」且營業執照已經過期,被責令停止營業。

官方調查迴避的諸多疑點
官方第二次調查結果是「北岸野生漁村飯店」工商登記實為「北岸漁村飯店」,並無標榜的「野生」二字;餐飲許可證已經過期,並以此為由責令店家停止經營活動。
但是大眾輿論所關心的:店家所賣鰉魚是否是野生的?店家是否真的明碼標價?價格是否合理?魚的斤兩是否造假?導遊、的士司機是否有利益提成?這些問題官方都沒有交代。
《揚子晚報》刊登的評論文章稱事件仍有一些關鍵問題真相不明:
鰉魚到底是不是野生?是否可以進行買賣?如果這類鰉魚可以買賣,它在當地的市場價到底是多少?對於當地行政主管部門來說,並不應該是個謎。
文章表示,1998年聯合國華盛頓公約將鱘鰉魚認定為瀕危物種。既然是瀕危物種,如果是野生的,怎麼能夠買賣?如果不是,那以野生的名義標以高價,這種行為是否是價格欺詐呢?
重案組37號(微信ID:zhonganzu37)探員在海鮮市場海鮮廳A區56號攤位上看到一條約30斤江魚,攤位女老闆說,這是死了的鱘鰉魚,16元/斤,活的、重量在四五十斤的鱘鰉魚售價在22元/斤。
另一位做魚生意已有20多年的海鮮老闆吳大勇表示:「整個哈爾濱市場都沒有野生鰉魚出售,現在外面鬧得沸沸揚揚的天價魚就是這種鱘鰉魚。」吳大勇說,一斤鱘鰉魚的售價最多100元。
另外,該評論文章還提出以下兩點質疑:
1、事件調查組在沒有和當事人陳先生取得聯絡的情況下,僅就單方面瞭解的情況,匆匆發表結論,這種做法是否太過倉促?
2、目前涉事飯店因存在不以真實名稱提供服務、餐飲許可證過期等問題,被責令停止經營活動,但是餐飲許可證過期這麼明顯的問題在第一次結論公布的時候為甚麼沒能查明?

事件中存在利益鏈條?
隨著此事件在媒體發酵,另一位有類似經歷的趙先生也稱此家店有價格問題。上海的趙先生表示,2月8日5時許,他們一家7人到哈爾濱自由行,經當地出租車司機介紹,來到北岸野生漁村飯店。
他說:「稱魚的時候大堂裡並沒有看到價格標識牌,服務員推薦鰉魚頭,詢問價格時只說了498元,並沒有說明是一份還是一斤。」於是趙先生說來一份魚頭。沒想到是每斤498元,最後付帳有9000多元。他說當時因為有老人孩子在就沒敢爭論。
2月14日,趙先生撥打當地12358價格舉報熱線。2月16日,便收到1900元的退款。趙先生表示,如果店家價格沒有問題,為何要退款?
另據鳳凰網報導,該涉事店家「天價魚」事件其實早在2015年2月就有遊客在點評網站上投訴。多名網民在評論網上投訴該店價錢離譜、服務也差。而且透露他們都是被的士司機「騙」到那裏的。

(網絡圖片)
報導稱,一名哈爾濱匿名導遊小麗(化名)表示,自己曾經做過導遊,往上述漁村帶人會有60%左右的提成。不過此說法未得到店家的證實。
大多媒體質疑,養殖的鱘鰉魚批發價格不過幾十元一斤,而在進入餐館之後價格飆到398元,這背後是否存在不正當的利益鏈條? 官方調查為何跑輸媒體?
針對哈爾濱「天價魚」事件松北區專項調查組2月15日發布的通告漏洞百出,而媒體記者卻通過調查曝光出很多細節。《新京報》發表評論文章質疑為何官方調查會跑輸媒體。
2月15日晚,哈爾濱相關部門在初步「說法」中稱,因未能聯繫到消費者陳先生,只能對涉事飯店方面進行取證;可當天《新京報》記者卻順利地聯繫上了消費者陳先生。2月17日晚,當地調查小組公布的結果也是在《新京報》報導之後才發出。
文章質疑,為何當地官方沒聯繫上的人,媒體聯繫上了;為何當地官方沒發現的問題,媒體發現了?如果沒有媒體的不斷追問、調查,「天價魚」涉事飯店隱藏的諸多問題,能不能被發現?其實,類似這種事件,調查起來真有那麼費勁嗎?那些千里之外的媒體都能做到的事情,為何就在「身邊」的調查小組就是發現不了?是礙於城市形象不想發現,還是玩忽職守不能發現?頗值得追問。

「天價魚」背後的水有多深
對於「天價魚」事件「劇情」的多次逆轉民眾並不陌生,當一個公共事件變的越來越撲朔迷離的時候,就越能說明這背後的水很深。
多維網引述天涯海角的博客文章質疑為何在消費者被坑矇欺騙之後,官方不為消費者討公道,卻首先要為酒店來開脫,極力平息事件。如果這位消費者不站出來說明,恐怕這件事情也就不了了之了。
當今民眾「寧做冤大頭,不做出頭鳥」,因為大家都知道,如果你選擇抗爭,可能會惹上一身的麻煩。此次事件的當事人趙先生也表示在網上曝光事件後曾受到威脅,甚至其家人孩子的信息也被發到網上。
文章認為,之所以這些人有這麼大的膽量,往往背後有靠山,「而從店家的種種行為,還有官方的忙著平息事件來看,相信很多人都看出——此事必有蹊蹺。不過真相是否被揭開呢?恐怕就是一個未知數了。」
文章最後寫道:「一個公共事件,原本是很簡單明瞭之事而變得越來越模糊,往往都是背後有黑手在操作,水很深呀!因為他們的利益是綁在一起。今天酒店老闆倒霉,明天跟酒店老闆相互勾結的官員也同樣會跟著倒霉。因為天價物品的背後,並非個人的張狂,而往往官商勾結相結拿產物。如果酒店沒有靠山,他們敢這樣做『天價魚』的生意。如有人說,介紹人拿60%提成,恐怕並非是這麼簡單,因為這60%的提成還要拿去孝敬某些利益者的,這樣方纔讓酒家方能夠長期的利用『天價魚』來獲取暴利。而背後操作的黑手便可坐收漁利!如果這樣的關係鏈不掃除,中國『天價』物品是不會滅絕,昨天我們發生了『天價蝦』,大家憤怒一下,今天發現『天價魚』再憤怒一下,那麼明天發現『天價X』,難道還只是憤怒嗎?」

來源轉自:
【2016年02月18日】
(注意:帖內文或圖片中可能含有厭惡性簡體字;本站維護中華文化,堅決行使正體字。版權歸著者所有。)
【其他.相關】: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