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Translate

2016年2月23日 星期二

毛氏文革:中國宿命?


「頭號大渾蛋」稱號本是毛澤東獨有,但文革時期毛將自己名號「暫借」予孔子,並毀掉禮義廉恥。

中共建政後,不事生產,不談經濟,拒學禮義廉恥,只談「忠」字,時至今日也一如傳統,但維穩霸權需天量金錢,故多了一個「向錢看」的主旋律,搞得中國烏天暗地永不安寧。
上個世紀七十年代,經過十年風雷激盪的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隨著毛澤東去世及他的心腹「四人幫」在一場宮廷政變中被抓而宣告結束,文革中倖存的中共元老重新出來掌權。那時的社會主旋律──除了把工作重心轉移到經濟建設上,就是要建立民主與法制,防止文革捲土重來。比較典型的表述是鄧小平在《黨和國家領導制度的改革》中講的一段話:「斯大林嚴重破壞社會主義法制,毛澤東同志就說過,這樣的事件在英、法、美這樣的西方國家不可能發生。他雖然認識到這一點,但是由於沒有在實際上解決領導制度問題以及其他一些原因,仍然導致了『文化大革命』的十年浩劫。這個教訓是極其深刻的。不是說個人沒有責任,而是說領導制度、組織制度問題更帶有根本性、全局性、穩定性和長期性。」
然而,圄於權力高於一切的既得利益,中共並沒有徹底清理毛澤東的罪行,及對制度根源的一黨專制進行必要的改革,只以《關於建國以來黨的若干歷史問題的決議》將毛澤東冷凍起來。對於黨內外的追究和不滿,鄧小平用「不爭論」搪塞了過去。在官方文件上和輿論上毛似乎被淡化了,然而在名義上他仍是中共合法性的旗幟。六四槍響後,民間以所謂的「毛熱」表達對一黨專制的不滿和抗議,而走入權貴資本主義歧途的所謂「改革開放」,不斷以加劇貧富分化、官民對抗,為「毛熱」的蔓延推波助瀾。正是基於此,太子黨的代表人物薄熙來通過「唱紅打黑」汲取新的政治資本。
與薄熙來同樣是在文革中浸淫毛思想成長起來的習近平,一年多「新政」的主要標誌就是毛被完全解凍了!他無論是想左右逢源,還是「以毛的風格走鄧的路」,毛氏陰魂被放出魔瓶,爭論公開化的實質是從上到下、黨內黨外陷入了一個新的大分裂之中,……弔詭的是在一幫習近平的擁躉眼裡這成了習大權獨攬、施展鐵腕的需要。如今,作為毛信徒的習近平的權力在名義上已經超過了毛,不但要做皇帝甚至把宰相的大權也攬在手中,同時還開動宣傳機器對自己歌功頌德,令個人崇拜沉渣泛起。
當外界驚歎習近平在短短一年裡「以令人驚訝的速度鞏固了權力」時,其實也恰恰是他以同樣的速度完成了一次「政變」:嚴厲鎮壓民間異議人士,對網絡大V(意見領袖)亮劍,憲政和普世價值遭到大批判,以反腐敗的名義帶領「豪門」太子黨清算「寒門」出身的各級官吏,不惜挑起外交爭端以軍人干政為自己拓清權力障礙,……基本上「復辟」了過去三十多年前將毛澤東捧上神壇、孕育和引發文化大革命的溫床與土壤,以中國夢和「全面深化改革」的名義,毛二世的「新文革」準備啟航了嗎?
原全國人大常委會法制工作委員會研究室主任高鍇在《習仲勳建議制定〈不同意見保護法〉》一文中披露:「在一次會議休息時,習仲勳和彭真閒談。習說:『要有一個制度,有一種力量,能抵制住「文革」這樣的壓力才好。』彭真說:『我們建立法制,就是要能抵制住各種違法的行為。「文革」是極嚴重的錯誤,今後決不許重演。』習說:『問題是,如果今後又出現毛主席這樣的強人怎麼辦?他堅持要搞,怎麼辦?我看難哪,難哪!』彭說:『所以,我們今後一定要堅持黨必須在憲法和法律的範圍內活動的規定,這是一項極其重要的原則。』」
(二○一三年十二月《炎黃春秋》雜誌)
只要習近平繼續堅持一黨專制領袖獨裁、拒絕政治改革,黃炎培與毛澤東當年在延安討論的歷史周期律,就會像幽靈一樣始終籠罩在中共頭上;國人就難以走出毛氏帶給中國的分裂。毛當年可是把文化大革命「七八年來一次」,視為中共確保千秋萬代永不變色的根本動力。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習仲勳的擔憂甚至就有可能在自己的兒子身上重演。這莫不就是中共的宿命?
來源轉自:
【動向 341期】
(注意:帖內文或圖片中可能含有厭惡性簡體字;本站維護中華文化,堅決行使正體字。版權歸著者所有。)
【其他.相關】:
張貼留言